当前位置:主页 > 网评 > 正文

你下面好多水_让人看湿的细节描述

2019-08-24 20:18作者:admin

成了之后,我很慢,苏洁小猫般叫着,伴随着感觉的强烈,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大声喊出了我爱你!

这是苏洁第一次尝试到真实的感觉,很兴奋,这时候林浩为了看我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做,直接推门进来,刚好那个时候,我也来了。

随即,我瘫软的趴在床上,看到这个情况,林浩的眼神闪过一丝兴奋,良久,我和苏洁两个人都穿上衣服,林浩当场给我转了二十万,让我从此消失在他们家。

拿到钱之后,我如同一个行尸走肉,目光呆滞的准备离开,走之前林浩还威胁我,说以后不准在出现在苏洁的面前,要不然就打死我。

走出房门之前,我看了一眼苏洁,苏洁看我的眼神也同样复杂,我们俩之前,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说清,甚至连我鄙视一个聋哑人的事情,都没用时间解释。

钱拿到了,我再也不用装聋哑人了,但是我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轻松,回家之后,我把二十万给我爸爸,所有人都在问我钱哪里来的,问我是不是违法了,我说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躺在房间里的沙发里,哪里都没去,我变得抑郁,变得封闭,我满脑子都在想着苏洁,想着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想着苏洁那可爱的模样,我一直担心林浩还会不会对苏洁不利!

文学

那天,我一如既往的在家里躺着,突然收到了一条微信,是苏媚发来的,她问我干什么呢,怎么跟消失了一样,问我要不要出来约一次!

我说好啊,正好也想问问苏洁的情况。

苏媚说嗯,苏洁现在每天都被人监视着,只能待在家里,不过苏洁给我写了一封信,说让我带给你。

一听说苏洁有信给我,我高兴地不得了,赶紧问在那见面,苏媚骂了我一句没出息,说老地方吧!

老地方,就是说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宾馆,我去的时候,苏媚已经到了,我赶紧问道:“苏洁给我的东西呢,拿来我看肯!”

苏媚伸了伸舌头,妖娆道:“着什么急嘛,难道我就对你一点吸引力没有吗?先把我弄服再说喽?”

见苏媚这么说,我直接把苏媚推到在床上,骂着她怎么就这么想被弄啊,苏媚也是象征性的反抗着:“谁让你上次弄得我那么舒服啊,快来!”

把苏媚睡服之后,苏媚躺在床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指着桌子上的包:“东西,在包里,你自己去拿!”

我兴奋的下床,在苏媚的包里拿出那封信之后,我放在自己的兜里,准备回家再看,看着床上的苏媚,我好笑道:“还来不来啊,不来我回去了啊?”

苏媚一个劲的摇着头:“不了不了,你走吧,我要睡会!”

回到家之后,我迫不及待的把信打开,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苏洁的文字,很赶紧,很秀丽。

“王志,我们俩之前还有很多话没说,你也有很多事情没跟我解释,其中最让我生气的是,你竟然不是聋哑人,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呀!还有就是,那我们平时说的话,你岂不是全听见了,真是坏死了你!”

“那天那次,被你弄得挺舒服的,也很谢谢你,让我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一次快乐,而我好像,真的要怀孕了,这几天每天都想吐,要是我真的怀孕了,你也会很开心吧,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儿子。”

“你在我们家的这一个月,谢谢你照顾了我一个月,刚才是确实挺讨厌你的,但是回来慢慢发现,其实你也挺好的,悄悄地告诉我你,其实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上你了哦,希望你能好好地照顾自己,有机会,我们还会在见面的!”

看着苏洁给我写的信,其实我挺兴奋的,尤其是看到苏洁说自己好像真的要怀孕了,我更开心,因为这是我王志的儿子,不过又有一丝悲伤,这个儿子,却不能认我这个爸爸。

所有的一切,都是林浩在阻挡我们,我该怎么除掉林浩,而我一直知道林浩背景深厚,其实林浩到底是干什么的,我并不是很了解,尤其是想到那天林浩竟然有枪,这更让人费解。

想到这,我拿出手机给苏媚发了一句:“林浩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没人能动的了他吗?”

过了一会,苏媚回了我四个字:混社会的。

混社会的?看到这几个字我有些乍舌,我怎么都想不到,就林浩这种胖子,竟然能跟那个挂上边,我强忍着自己的笑意,问道:“林浩是下面打杂的吗?”

这番话发完之后,苏媚半天没回我,十几分钟后,苏媚发来了一大堆,说道:“你真的是南吴本地人吗,本地的社会势力你不知道?南吴这个城市鱼目混珠,三大家族和五小帮派支撑着,三大家族:宇文家族,白家,东方氏族,三大家族位居上层,而下层的五小帮派,五位大哥:乔三,文少白,萧天凡,陈天狼,林浩。

看到苏媚说的话,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回了,林浩是实实在在的大人物,而我自己就是一个小人物,这根本就没法比啊,想到我今天连人家的一个酒会都进不去,我连人家的圈子都进不去,又怎么能跟人家斗?

我当时深深地叹了口气,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时间觉得自己是真的没用,后来苏媚发来信息调侃我:“怎么?想把林浩扳倒啊?省省吧,别看林浩只是五小帮派中最微不足道的一个,但是手下的产业和小弟规模也是很大的,要是能扳倒,我们苏家也不至于现在被林浩欺负成这样了!

我说了句我知道了,就再也没回信息,躺在床上,我满脑子里都是苏洁的身影,我知道我真的爱上这个女人了,虽然我没恋爱过,但是我确定,这就是恋爱的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天都在家喝酒,喝醉了就睡觉,睡醒了继续喝,日子过的浑浑噩噩的,突然有一天,我良心发现了,我知道我不能在这么颓废下去了,在这样下去,我就真的没机会了,我不想苏洁再被林浩折磨。

那一天,我决定先找份工作,我去路边死了份小广告,去夜店坐起了服务生,一个月三千,管吃管住,瓶盖提成,那段日子我过的也并不开心,我记得一个瓶盖是一块钱,每天为了拿提成,客人走的时候,我挨个包房里找瓶盖,有时候为了瓶盖,我还能跟别人打起来。

因为我是后去的,我没朋友,好几次打架都是好几个人打我一个,那个时候我真的感觉这个世界都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而苏洁,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而上天,似乎也在给我创造机会,那天我在打扫包房,出去的一瞬间,我看到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那个我做梦都想弄死的身影,林浩!当时林浩和几个中年男人走进了我斜对面的包房.306.

我当时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包房,心里盘算着计策,心里一个大胆的计划在心里形成,今天,我他妈就要暗杀林浩,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哪怕把林浩弄死之后,我今后进监狱我都忍了,只要苏洁能自由,为了苏洁能自由,我什么都认了!

后来我去楼下,问前台306包房是谁负责的,前台告诉我是小张,于是我找到了小张,306包房今天我来负责,当时小张还有些不乐意,说我这是抢生意,我当时告诉他,所有的提成都算他的,我一分钱不要,就是里面有个认识的朋友。

小张我一听我不要钱,相当于他自己什么都不干就能拿钱,就乐呵的同意,于是我端着前台准备好的果盘和啤酒再次上楼,来到306包房的时候,我故意把头压的很低,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我就是一个服务生,没人注意我,我在把东摆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眼神打量着四周,房间里一共十二个人,林浩就坐在我的身后,我拿起一瓶啤酒,深呼吸一口气,快速转身,大骂了一声林浩!

随即我这一瓶啤酒砸在了林浩的脑袋上,只听碰的一声,酒瓶子炸了,留在我手里的是玻璃碴子,我再次以最快的速度,把尖锐的玻璃碴子,狠狠地扎在了林浩的肩膀上,顿时林浩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响彻整个包房!

这时候其他的人才反应过来,我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直接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我当时第一想法就是赶紧跑,见我跑了,林浩一只手握着自己受伤的肩膀,怒吼道:“骂了隔壁的,给我追,给我弄死他!”

后来我在楼梯口的时候几个小子按住了,七八个小子上来给我一顿揍,我本能的护着脑袋和下方,剩下的随便他们打,最后林浩出来了,当看到是我之后,还有些暴躁:“他妈的,是你小子?你小子他妈想死啊,我不是让你滚出老子的视线吗?”

看到林浩的一瞬间,我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当时两个小弟抓着我的胳膊,我还一个劲的往前中,腿一个劲的往前冲,却怎么也踹不到林浩,我眼睛红的吓人,我咆哮着:“林浩,我就是要草拟吗,我要草拟全家!”

对于我的挑衅,林浩一步步走到我的面前,一脚揣在我的肚子上,骂了去你妈的,少给脸不要脸,直接给我踹的跪在地吐酸水,可见林浩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我的大脑一片空间,身体已经没了知觉,我今天的举动,已经彻底触碰了林浩的底线,我第一见到林浩浩这么生气,我第一次感觉到林浩这么可怕,林浩再次走上来,一个劲的踢着我的脑袋,叫骂声响彻了整个长廊,每踢一次,我都感觉我离地狱又进了一步。

闹得动静太大,已经有不少包房里的人出来围观,就在我感觉自己真的坚持不住的时候,人群外面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喂,你们干嘛呢?这是老娘的底盘!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虽然我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我知道我好像有救了,在我清醒着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时候,我朦胧着双眼,隐隐约约的看到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女人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性感而又魅惑,在女人的身后,跟着六七个戴着黑色墨镜的大汉,看起来就像是在拍电影一样。

我竭力的想站起来,但是脑袋却好重,最后直接昏了过去,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当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是被噩梦吓醒的,嘴里一个劲的喊着:“不要,不要,不要碰她!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随即我直接坐了起来,浑身山下惊出一身冷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梦里我梦到林浩因为我暗杀他,回去报复苏洁。

看着这陌生的环境,我有些发楞,我不知道我在哪,这里的装扮很有情调,灯光显得那么柔情,大床上很软很舒服,我嘴里嘟囔着我不是昏倒了吗?怎么会躺在这里。

更重要的是,我突然发现自己现在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看到这,我倒吸一口凉气,满脸的惊恐,第一想法就是我该不会是让人睡了吧?紧接着,我就感觉我想多了,我是一个男的,我有什么好怕的,就算是我被破了,那也是自己占便宜把?

瞎想之际,房间的大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的这个女人,凝聚了高贵与妩媚与一身,走到我的面前,见我醒了,女人露出甜美的笑容,声音很好听:“醒了?还不赶快谢谢我,没有我你早被打死了!”

面前的女人,很美,很动人,像个高贵的御姐一样,就是穿的太少了,此刻的女人已经褪去了紫色的长裙,换成了一件白色的长衫,略长的下摆遮盖到大腿根部,漏出女人雪白而又修长的大腿,我甚至都怀疑女人有没有穿里衬。

我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谢谢,随即,我好像想到了什么,这个女人,就是那天把我带进林浩酒会的那个女人!

“你,你是那天的……”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