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评 > 正文

轻点啊干哭了十一岁的小丫头|办公室老板和我好

2019-08-24 00:40作者:admin

更是在同一时间,低头隔着小裤裤,感受起朱晴最为迷人的娇媚……

只不过短短五分钟后,刘小军就受不了。

太刺激了,太过瘾了,小裤裤的存在已经不为他的欲望所接受。

所以他双手勾住小裤裤的边缘,一把给扯了下去。

那迷人的娇媚,彻底暴露在他的视线中。

这时候的刘小军,连欣赏的心思都没有了,他要狠狠感受属于朱晴这个舅妈的娇媚!

于是他将嘴巴凑了过去…..

在朱晴娇声迷离的十多分钟过后,刘小军暴躁了,而且是已经暴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再也忍不住了,哪怕多忍一秒钟,那里都会炸掉。

所以他猛地抽出身来,来到了朱晴的身下。

他要发泄,哪怕朱晴下一刻就会睁开眼睛,就会醒来,他也要发泄。

哪怕明天朱晴醒来会把发生的一切告诉他表舅、去告诉警察,他也要发泄。

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占有朱晴的决心,绝对没有!!!

朱晴做了个梦,在梦里面她感觉自己被刘小军给扑倒在了大床上。

没想到平日里在家里温文尔雅的刘小军,在床上的时候却是猛如龙虎,而且花样繁杂。

她甚至能感受到刘小军对她娇躯的那种迷恋,没有放过她的每一寸肌肤

,好棒。

而且这个梦境相当的真实,真实到朱晴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

直弄的她好舒服,那种舒服是前所未有的,甚至让她感觉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状态。

朱晴觉得自己要疯了,被这个梦境给活活折磨疯的。

她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却沉重似千斤,无论如何也睁不开。

文学

于是她更欣慰了,既然在现实中享受不到那种无与伦比的刺激,那么能够在梦境里体验一下,也不失为一种爱的刺激,可以让她毫不顾忌伦理的想法,然后去放肆绽放自己的娇媚。

同时,也体验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活……

朱晴喝醉了,她以为这是梦,但刘小军可没有喝酒。

这时候的他异常清醒,非常清楚自己到底做什么——

他就是要把朱晴的最后一块遮羞衣给褪掉,然后狠狠的占有她!

去特么的舅妈,去特么的什么道德。

当朱晴跟别的男人在屋里做那种艾斯艾木的游戏时,她的道德哪去了?!

在胸腔内强大欲焰的催使下,刘小军彻底失去了理智,双手猛拽向朱晴的小裤裤。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房内有手机铃声响起,而且特别的洪亮。

那骤起的铃声,直吓的刘小军一个哆嗦。

他赶紧替朱晴捂紧了耳朵,希望她不要被这突起的响亮铃声给吵醒。

虽然刘小军已经下定决心,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阻止他占有朱晴娇媚的身子。

但能够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将她给占有,当然要好过事后面对一堆的麻烦。

万幸,可能是他捂的及时,也有可能是朱晴醉的实在太厉害,总之她没有醒。

刘小军长长松了口气,殷切希冀着那铃声能够赶紧停止,别耽误他做好事。

终于在醒了一会儿后,铃声消失了。

惦记着别再打来第二遍,刘小军赶紧起身回卧室去关手机。

可手机刚到手中的,第二遍铃声又响了起来。

这时候他可没法再回去捂住朱晴的耳朵,只好着急忙慌的把电话给接起。

临接电话前他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着,是他母亲打过来的电话。

父亲去世后,就母亲一个人在农村。

如果说这世界上只允许有一个人可以被刘小军所牵挂,那么他一定会选择母亲。

这都凌晨1点了,母亲竟然连续打两遍电话,刘小军心里很是担忧。

电话接通后,母亲的责问声就传了过来,“你怎么才接电话,你干什么呢?!”

刘小军很是无语,虽然他没睡,但这个点接不着第一遍电话,应该很正常吧?

正准备找托词的时候,母亲的声音就再次传了过来,“你舅妈呢,赶紧让她接电话!”

刘小军懵了,他原本以为是家里的事情,没成想竟然是找舅妈的。

可问题是这会儿朱晴躺沙发上醉到不省人事呢,怎么接?

“舅妈她……”

刘小军本想说朱晴在卧室睡觉,他不方便敲门。

可还没说完的,母亲的声音再一次急促传来,“算了,跟你说吧,你想个法婉转点跟她说。你表舅刚才出车祸了,H市那边交警用他手机给我打过来的,说别的电话都打不通。”

“这会儿你表舅已经送医院抢救去了,伤势挺严重的。你跟你舅妈说说,别让她太着急,赶紧过去看看吧,钱要是不宽裕的话咱家还有,到时让她给我个帐号,我去信用社转过去……”

挂断电话后,刘小军懵了。

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大晚上的竟然会传过来这样一件事情。

赶紧提上裤子穿好衣服,回到客厅后的刘小军把朱晴睡裙弄好。

这个时候的他,心里再也没有那点花花心思了。

人命关天啊,表舅待自己不薄,这会儿人在生死线上挣扎,他再去睡人媳妇儿,那还是人吗?稳定下心神后,他拍打着朱晴的脸蛋儿,摇晃着胳膊,废老大劲终于把人给弄睁开眼了。

“舅妈,我表舅在路上出了点事,你是不是过去一趟啊?”

朱晴醉眼迷离的看着他,一双白皙小手抬起,捧住了他的脸蛋儿。

“小军,舅妈想给你,你用力,使劲,你那么大,肯定会让舅妈好舒服的,好舒……哇!”

旖旎的话都没说完,朱晴就喷了满地,酒气冲天。

刘小军急到不行,又是拍打又是擦嘴的,这才让朱晴舒服了些。

可舒服后的朱婷,竟然一头又栽倒在沙发上,怎么吆喝也吆喝不起来了。

嘴里倒是含糊不清的不停叨咕着,“小军,要我,我好难受……”

“谁不难受?谁不难受?我这会儿难受的要死好不好?”

瞪了朱晴一眼,刘小军实在没办法了,跑进了朱晴卧室,把她手机翻了出来。

上面果然好些个未接,一个是H市的,其余全都是他母亲打的。

将这些未接给忽略后,刘小军泛起了朱晴的电话本。

翻来翻去的,最终他视线定格在朱玉刚这个名字上。

这正是他要找的名字,朱玉刚是朱晴的亲大哥,刘小军在舅妈家里见过几次。

这个人不错,很朴实,也很仗义,关键是兄妹俩的关系也特别好。

这种时候除了找朱玉刚,刘小军实在不知道该找谁好了。

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后,刘小军长话短说,把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下。

电话那头的朱玉刚一听这事,顿时急眼了,“我马上就到!”

这个电话果然没打错,对于朱玉刚的信任也没让刘小军失望。

大约十几分钟后,就有汽车戛然而止的声音响彻在楼下。

不多会儿,砰砰砰的急促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开门,进屋。

朱玉刚看到朱晴烂醉不起的样子,当时就急眼了,“她怎么喝成这样?!”

不光朱玉刚来了,朱玉刚的媳妇儿也来了,在旁边焦急的摇晃着朱晴。

面对朱玉刚的询问,刘小军可不能实话实说。

他只好表示,“我也不知道啊,我睡觉呢,我妈打来电话了,说表舅在路上出事了,舅妈不接她电话。我准备让舅妈接电话呢,结果一出门就看到她这样了。”

“这么大个人了,心里一点数都没有……”

朱玉刚嘟哝了几句,见媳妇儿怎么摇也摇不醒朱晴,直接走上前。

二话不说,他抄手就把朱晴抗在肩上,然后丢进了卧室里。

下一刻在他的吩咐下,他媳妇儿就进了卧室关上门,帮朱晴换起了衣服……

足足近十分钟后,一切都收拾利索。

朱玉刚倒也没说什么,毕竟朱晴都已经醉成这样了,穿起衣服来肯定没那么容易。

“小军,最近这个家就交给你了!”

朱玉刚拍了拍刘小军的肩膀,然后就重新抗起换好衣服的朱晴,回到了车上。

老朱媳妇儿有点急,“老朱,老朱,那我呢?”

“废话,上车啊,我顺路送你回去……”

目送着他们三个人上车离开后,刘小军就回到了楼上。

这会儿的他心里已经没什么旖旎了,只盼望了表舅那边能够安全抢救过来。

睡着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再醒来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

今天是周末,不需要上课。

刘小军起床后洗漱了一番,然后心中惦记着表舅安危,就把电话打给了朱晴。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通过旁敲侧击,刘小军发现朱晴对昨晚酒醉后的事情一无所知。

这很好,随后他又打探起了表舅的事情。

“抢救已经结束了,人还在ICU昏迷中,医生说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

电话那头传来朱晴含着哭腔的声音,哭的让人有些心伤。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