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评 > 正文

人性本善良:改变我们的是纷纷扰扰的世界

2019-08-09 19:29作者:admin

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打人的人是不用负责任的,性骚扰的人也是不用负责任的,打小孩的人是对的,但是,扶别人过马路是错的,女生穿短裙是错的,同性之间的爱情是错的,做自己也是错的,这个世界坏掉了。

我叫和良,温和善良的意思,可是这个世界哪里还有温和善良,只有冷漠,我现在在陈忠的家门口等他,我和他一起去学校,学校不允许同性之间走得太近,他们说同性之间太过亲密是不正常的,真是可笑。

我不喜欢和异性走在一起,我选择陈忠的原因是因为陈忠和我一样,对异性没有兴趣,所以在他眼里,我和男生没区别,当然在我眼里他也和女生没区别。这是我们两个的小秘密,因为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们会被当成精神病,然后被关起来,听说那些被关起来的人都死了。

陈忠真的像一个女孩子一样,慢死了,过了好久他才出来。

“啊,这个校服好丑啊,我真的不喜欢穿校服!”

灰色的校服把陈忠包裹在里面,显得他又矮了几公分,是真的丑,但是我也一样,我们学校女生不允许穿裤子,那样太男性了,也不允许穿短裙,会招蜂引蝶,所以我们穿着灰色的长裙,我还挺喜欢的,像是日剧里的不良少女一样。

“你看!彩虹!”

陈忠大声的叫着,我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还好没有人。

“你疯了!你不知道不能提吗?你想被抓走吗?”

没有人敢在路上直接说“彩虹”两个字,搞不好会被当作同性恋,然后被带走。一路上陈忠都沮丧的耷拉着脑袋,我没办法,我们得先保护好自己才行。

“和良,你说我们真的不正常吗?”

陈忠突然抬起脑袋说。

“我们没有不正常,是这个世界不正常。”

“那些被关起来的人,真的都死了吗?”

“别说了,到学校了。”

穿着长袖长裙的教导主任就站在门口,她负责检查每个人的仪容仪表,如果有不符合规范的,会被强制要求回去换衣服,然后还要记处分,没有人敢违抗命令,没有人想去承担这个后果,因为谁都知道不仅仅是记处分这么简单,如果仪容仪表不规范被传出去,可能就要承受一些流言,诸如“穿这样一看就不正经”、“她是想勾引谁”……这个世界对男生就友善很多,因为只要他们不穿女装,就没人会说他们穿的不对。

教室里安安静静地,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我感觉气氛不太对,陈忠碰了碰我的胳膊,他应该也感觉到了。

上课铃响了,但是本应该坐在我前面的那个女生却一直都没有来。没过一会,班主任进来了。

“各位同学,你们不仅在学校要遵守行为规范,出去之后也要,在学校还有老师可以帮助你们,出去了之后就没人帮助你们了。”

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但是谁都知道,一旦出事,学校是最先出卖我们的人,谁都不想学校里有个“精神病’。

班主任说完这句话就走了,没有再做过多的解释。教室里开始变的闹哄哄的,大家都在讨论这个女生为什么没来。

“听说有人看见她和女生手拉手诶!”

“真的吗?太恶心了吧!”

陈忠看了我一眼,他可能怕我做出什么不当的举动,怎么可能。

陈忠一下课就跑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干嘛,只希望他千万不要惹祸。

天台是个好地方,我们每天都会到这个上面来吃饭,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而且从天台上可以看见周围的一切,学校附近的街角小巷,每个巷子里都有一堆学生聚在一起,可能在某个巷子里就会有一个学生被打,校园霸凌嘛,所有的学校都会发生。

但是没有人去管,他们觉得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小孩子怎么会懂事呢?

你看,那边的街角,有一群男孩子堵住了另一个小个子的男生,他们把那个男生推倒在地上,对他拳打脚踢,那个小个子男生好像已经不动了,路过的人没有一个上去帮忙。

“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嘛。”

他们肯定在这样说。

我侧过头发现陈忠的神色不太对,他的手死死的抠着饭盒,关节都有些发白了,眼神里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凶狠。

“别看了,赶紧吃饭吧。”

“和良,我要改变这个世界。”

我惊了一下,虽然这句话有点可笑,但是我不得不佩服陈忠的勇气。

“好。”

M1lESE5qTFlGQ1A0NUNXMnhUOHZWS0hkRUlGV1gyaENHaFdEYnBIckdUckUvVi9mbXY1RFBnPT0.jpg

我不敢浇冷水,我怕除了他就没有人有这个想法了。

陈忠把饭盒塞给我就自己冲下楼去了,我知道他要去干嘛,我没拦住他,我也拦不住他。

很快,那个街角就出现了陈忠的身影,陈忠推开周围的人,死死的护住那个奄奄一息的男孩子,结果被打的就是陈忠。

我没忍心继续看下去,于是转身回了教室。

下午陈忠没有回来上课。

“和良,你过来。”

是班主任。

“你中午是和陈忠在一起吗?”

“是的。”

“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不知道。”

一直到晚上,陈忠都没有出现。

“和良!”

晚上我回家的时候,陈忠突然从角落里跳出来。

“你这样会出事的!”

他脸上还挂着彩,眼睛也乌青一块。

“你怎么跟你爸妈说?”

“我就说我摔倒了。”

他以为他爸妈都是傻子。

第二天陈忠还是一下课就跑出去了。

“你每天下课都去干嘛了?”

“和良,我觉得我遇到爱情了。”

“你疯了吗?”

“不,我没有,他跟我一样觉得这个世界崩坏了,他愿意跟我一起改变世界,我爱他,他也爱我,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你会被当成疯子,然后被抓走,这样你也愿意吗?”

“我愿意。”

我觉得陈忠快要哭出来了。

“为什么同性之间就没有爱情呢?为什么你们女生就要承受那些流言蜚语,和良,你爱过一个人吗?”

“我没有。”

怎么会没有,六年了,我没有一刻忘记过她,但是她已经不在了。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鱼安,连起来读就是缘,她笑起来有两个酒窝,手胖乎乎的,握起来很舒服,会把好吃的都留给我,有一天下午我们站在桥下,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吻了她,她脸一下就红了。

第二天我就没有见到她了,听说路过的人把这一幕告诉了她妈妈,她妈妈把她送到了精神病院,她每天被逼着吃那些药,身体越来越瘦,后来受不了,在医院自杀了。

为什么被送走的不是我呢?明明是我先吻她的,我每天都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当时我能站出来承认,是不是她就不会死了。

我的世界从那时候就坍塌了,这个世界也从那个时候就坏掉了。

“听说隔壁老李家的女儿被人强奸了。”

“真的吗,她当时穿的什么衣服啊?”

“吊带?难怪会被那什么,穿成那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受害人反而成了被攻击的对象。

“知道吗?那个小张啊,竟然去扶一个老人,最后被讹了好多钱呢!”

“谁让他要去做冤大头的,这种人就是钱多,活该被讹。”

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帮助别人的人反而成了冤大头。

又一天早上,陈忠哭丧着脸从家里出来了。

“你怎么了?有人欠你钱了吗?”

“我妈被我爸打了。”

“怎么回事?”

“我妈看见我爸跟另一个女人从酒店出来的,我妈跟他争论,我爸出手打了我妈。”

“你没找邻居帮忙吗?”

陈忠冷笑了一下。

“帮忙?他们忙着看笑话呢,他们说我妈年老色衰,没有魅力,男人四十一枝花,我爸风流倜傥,我爸娶我妈是我妈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和良,我家完了,这个世界也完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忠,我们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

还没走近教室就听见里面闹哄哄的,教室门口围满了人,但是看见我们走过来,所有人都安静了。

教室的黑板上写着“陈忠死变态”五个大字,教室的后面躺着一个小小的男生,他抱着膝盖蜷在一起,不敢抬头看人,我看了看陈忠,他眼里的愤怒告诉我,这就是他说的那个男生。

“没想到我们身边竟然有一个死变态,真恶心!”

班上的人瞬间都开始起哄。

“变态!死变态!”

陈忠的手握成了拳头,牙齿死死的咬住嘴唇。

“不是的,陈忠不是这样的人!”

“和良,你让开!”

陈忠把我推到一边,大义凛然的站在人群中间,眼神坚定的说。

“我就是喜欢他,但是他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放了他,还有和良,你们不要针对她,她只是跟我一起上下学而已,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陈忠被带走了,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像是诀别,陈忠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也被带走了,他们还是没有放过他。

我开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下学,没有人愿意跟我说话,我也不愿意跟别人说话,总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是个怪人,有时候我觉得快要受不了了,但是渐渐的我就习惯了。

我偶尔会去看陈忠,他一天比一天瘦了,脸色一天比一天苍白,也一天比一天沉默。

“和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让他们知道你的秘密。”

“和良,他们逼我吃那些药,那些药好苦,他们说吃了药我就好了。”

“和良,只有你愿意来看我了,他们都说我有精神病。”

“和良,我坚持不住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陈忠的时候,他穿着蓝条纹的病服,呆呆的坐在床边,眼睛看着窗外,没有任何神情。

“陈忠?”

我尝试着叫他,但是他没有理我。

医生说他拒绝说话,也拒绝治疗。

他不用治疗,他根本就没病,可是没有人相信。

“和良。”

他突然叫我。

“我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你要活下去。”

陈忠死了,这让我想起鱼安,鱼安死之前是不是也是这样坐在床边,看着窗外。

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彩虹,真的很美,但是为什么不能说呢,到底我们做错了什么?

“妈妈,你看,彩虹!”

“嘘!那两个字不要说哦。”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