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他撑开花径挺身进入花瓣|好湿好多水好几个人插

2019-09-03 21:33作者:admin

张大山决定晚上还是回家,和嫂子睡觉吧!

要是真的去桂花姐家喝王八汤,张大山也觉得,还是白天去比较好。

“桂花姐,我晚上家里还有点事情,肯定是去不了的。”

张大山开口道:“要不这样,等我有时间了,就去你家喝王八汤。”

“那成!”

桂花姐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到时候,你可要多喝点,好好补补身子,桂花姐留着你还有用呢!”

张大山挠挠头,他自然知道,桂花姐留着他有用,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寡妇,是准备缠上他了啊!

文学

不过想想也对,桂花姐守了活寡那么多年,村里面也没人肯搭理他。今天忽然碰到像张大山这样的男人,这种感觉,她自然是食髓知味,不肯放过张大山。

桂花姐长得俊俏,送上门来,不要白不要,张大山心中暗暗想到。

就这样,张大山和桂花姐做好约定后,便是回了家。

到家之后,嫂子赵雪,早已经把晚饭给做好了。

做的是苞米粥,这是自家苞米长熟之后,磨成粉弄成的粥,味道很是香浓,张大山连喝了三大碗。

喝完之后,张大山肚子都是鼓鼓的。

“嫂子,我出去转转,消消食。”

张大山对赵雪说道,他感觉喝多了,有点撑得慌。

“好!”赵雪点头。

张大山抬起脚步,转悠到了村里的打谷场。

现在都是吃过晚饭的时间,不少村里人都是到了这,手里拿着蒲扇一边扇着,一边聊天。

这也是村里人每一天,最悠闲的时光吧。

张大山一到这,就立刻成了全场的焦点。

原因很简单,张大山是村里面走出来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学生,大家伙很想和他聊聊,打听打听城里面,是啥样子的。

因为村里位置偏僻,交通不好,信息闭塞,所以村中的大部分青壮年,都是外出打工了。

就算是结了婚的男人,都是把老婆孩子抛在这,进了城。

这也就导致村里面的人,大部分都是妇女、寡妇之内,还有一些手脚不利索、老态龙钟的小老头,在村子里。没事钓钓鱼,下下地,倒也是活的清闲。

张大山找了一块阴凉地坐下来,摇着蒲扇,哼着小曲,乐呵的很。

他刚坐下,就有人围了过来。

“这不是张家小子张大山吗,啥时候回老家的?”一个女人走过来,好奇问道。

“月婶,前两天刚回来的。”张大山呵呵一笑。

月婶今年三十岁,皮肤有些黝黑,但是身材很好,前凸后翘。她和他老公刚结婚,老公就撒手进城打工了,至今未归,这让大家伙都怀疑,她老公是不是在城里面出啥事了。

“是嘛,你也是上过大学的,见识肯定不凡!”月婶朝着张大山这靠了靠,张大山能闻到月婶身上好闻的肥皂香。

“大山啊,你说男人进城就变坏,这话是不是真的啊!”月婶开口问道:“就我那口子,秃顶,脸上还长着麻子,能一个月不洗澡,身上臭的要死。这种人,在城里面,能找到女人吗?”

此时,张大山正摇着蒲扇,旁边的月婶,就来了这么一句。

“你说这种人,找不到女人,为啥一年到头不回家呢?不回家也就算了,连个电话,都不打一个,这可把你月婶我苦死了啊!”月婶继续说道。

张大山微微一笑:“月婶,你放心,全叔不是那种人,肯定会回来的。”

全叔名叫周全,是月婶的丈夫,进城打工的那个。

“就你这小子会说话,不过我那口子,就算不回来,也没什么!”月婶笑了笑:“这么些年,我一个人过得也习惯了。想跟谁跟谁,快活的很!”

“额……”

张大山顿时有些尴尬,月婶这话里面,好像有别的意思啊。

“大山,城里面是啥样子的?”月婶又是问道。

显然,她对城里面的事情、生活很是好奇。

听说张大山要讲城里的事情,不少村民们也都是围了过来,

“城里面嘛,有公交,有高铁,有高楼大厦……”

张大山悠悠说道,把他在大学这几年的见识,都讲了出来,听得大伙都是羡慕的很。

“要是我是城里人就好了啊!”

“是啊,就不用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守着这一亩三分地了!”

“到那时候,吃的都是公粮!”

大伙们议论纷纷。

张大山也是在一旁附和着,城里人的生活,有时候却是很让人向往,交通便利,占有着更为丰富的社会资源。

但未必比得上乡下,乡下空气好,绿色食品,在这里生活的人,身体大部分都健康的很,很少生病什么的。

就算生病,现在国家都有医保,也花不了多少钱。

张大山忽然感觉,城市与乡村,有时候像是一个围城,外面人想进去,里面人想进来。

他微微摇头,没想到自己忽然会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又是聊了一会,张大山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山里的昼夜温差还是很大的,气温开始降低,大伙儿开始回家准备睡觉了。

每次月婶都是回去的最晚,她男人不在家,家里没人,到家也是一个人。

一个女人面对孤独,自然会很悲伤,还不如在外面多待会。

“大山,你咋还不回家啊?”

见到张大山还没走,张大山好奇问道。

“不急不急,回去也没啥事。”张大山笑了笑,他在学校的生物钟,都是晚上十一二点才睡觉,现在回去,也睡不着。

月婶点点头,问道:“大山,你都大学毕业了,为啥不找个对象呢?咱周围村里面,可不少闺女等着嫁人呢,长得都不错。”

“月婶,我也想啊!可我一个农村娃娃,家里面啥都没有,只有几亩地,哪个姑娘肯跟我!”张大山满脸自嘲笑道,其实他现在心思,都是在嫂子身上。

月婶白了张大山一眼,道:“这你怕啥,虽然你没钱,穷光蛋一个,但你年轻啊,有体力啊!只要你肯干,踏踏实实的努力,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

“月婶,你就别说了,现在这社会,光靠着体力,可是挣不了大钱的!”张大山无语摇头。

月婶眼珠子转了转,说道:“要不哪天,月婶我给你介绍一个啊!”

张大山摇了摇头说道:“可别了,月婶,我可不想姑娘嫁给我遭罪。”

说完之后,他便站起来,准备离开。

张大山要回去看看嫂子。

见张大山要走,月婶扭着屁股跟了上去,急道:

“你愁眉苦脸干啥,月婶要给你介绍,肯定介绍适合你的,不花钱的,踏实过日子的啊!”

张大山停下脚步,眼睛忍不住落在了月婶那傲人之处上,咧嘴一笑道:

“月婶,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记得小时候,你没少骂过我。现在居然忙着给我介绍对象!”

月婶掐腰,白了张大山一眼:

“打是疼,骂是爱。小时候月婶骂你,是想让你懂事,那是关心你。现在你长大了,懂事了,月婶可不会再骂你!”

月婶这话说得实在,张大山点头,确实,月婶有时候虽然嘴皮子毒了点,但也是刀子嘴,豆腐心。

“嗯,月婶最好,对象这事情不急,现在我啥都没有,找对象不是哭了人家女孩子嘛!”张大山摸了摸下巴说道。

月婶瞪了眼张大山,好似有些生气:“大山,月婶可是真心给你介绍对象,你还是没把月婶,当成自己人啊!”

张大山尴尬的笑了笑:“月婶,我明白你的好意,如果真的有合适的,你告诉我,我见见就行了!”

月婶这才展露笑容:“那咱们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张大山道。

“对了大山,你要喝酒不?”月婶忽然又是问道。

“酒?”

张大山一愣。

“我那有两罐米酒,是你全叔酿制的,放那好几年了,现在那酒,可是美得很啊。”月婶笑眯眯道:

“不过我一个女人家,那两罐米酒,啥时候能喝的完啊!你要是想的话,来我家尝尝吧!”

张大山目光转了转,全叔酿制的米酒,在这一带,是远近闻名的。

因为他家祖上,就是酿酒的。他所酿制出来的米酒,醇香、悠长还不辣心,村里人都想尝尝,但是全叔一年,酿制的米酒,也就五罐这样,都不够自家喝的。

只有那些到全叔家做客的人,偶尔还能尝到一两他酿造的米酒。

张大山没记错的话,大哥张大宝喜爱喝酒,尤其是对全叔家的米酒念念不忘,时长扬言要到全叔家喝酒。

但是全叔太抠门了,张大宝去了几次,都没喝到那米酒。

现在全叔进城打工,几年没回来,他的那两罐米酒,绝对是珍品了。

张大山心想,要是能从月婶那弄点全叔酿造的米酒,带回家。

等大哥回来的话,让他尝尝,大哥肯定会很高兴。

这般想着,张大山立刻点头答应道:

“好,月婶,那就去你家尝尝!”

听到这话,月婶也很高兴。

她整天一个人在家,现在有客人来,家里热闹,自然开心。

“跟我走吧!”

月婶摇晃着身子,在前面带路。

月婶家是一个泥土堆砌的房子,中间有一个小院子,还有一口水井,水井旁是一颗老槐树。

据说全叔酿制米酒用的水,就是从这水井里面取出来的。

那水清澈甘甜,很是美味。

到家之后,月婶直接把桌子,搬到院子中间,跟着就是找来板凳,让张大山坐下。

“大山,你等一会,我去地窖取酒!”

月婶笑眯眯道,跟着就是转身去地窖了。

没过几分钟,她就提着一罐米酒走了过来。

砰一声!

米酒放到了桌上。

米酒上面,套着一层层塑料袋,罐边缘,用细绳紧紧捆绑,是密封的。

“这就藏在地窖好几年了,我一直没舍得喝,现在你来了,我就取出来让你尝尝!”

月婶一边说,一边打开米酒的密封塑料袋。

打开之后,张大山鼻子嗅了嗅,果然闻到一股子清香,钻进自己的鼻尖,味道很是好闻,让他这个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人,都有些意动了。

月婶给张大山倒了一碗酒。

酒有些发黄,那是沉淀物,张大山端起来,抿了一口。

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喉咙一直窜到胃部,浑身上下暖洋洋的,整个人舒服的都是颤抖一下。

“月婶,好酒啊!”

张大山赞叹道。

“那是,你全叔酿造的酒,咱们村里谁喝了不比一下大拇指?”月婶眼中出现得意之色,也是给自己倒了一碗,喝了一口。

“大山,你晚饭吃的是啥?”月婶砸吧砸吧嘴,问道。

“三碗苞米粥。”张大山回答道。

“三碗苞米粥够啥,而且吃的那么早,夜里肯定饿肚子。”月婶摇摇头:“那么好的米酒,总要整点下酒菜,你再等我会。”

说完,月婶便是回了厨房,不一会端了两个盘子走过来。

“酱牛肉、红烧鲤鱼,都是冷的,凑合着吃吧,都是月婶自己做的!”

月婶把盘子放在桌上。

张大山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开吃。

他确实有些饿了,大口吃喝起来。

月婶也是夹菜,一边吃一边喝酒。

“大山,再和我聊聊城里是啥样子。”月婶喝酒,开口问道。

月婶就很喜欢听张大山聊大城市的生活。

也不止她一个人,村里大伙,也都喜欢听张大山聊大城市的生活。

这些人,其中有几个,一辈子都没出过村子,甚至可能连汽车是什么都不知道,没见过。

虽然生活落后,但村里大伙,都很朴实,张大山很喜欢这些人。

张大山便是开口,再次和月婶聊着城市里的事情。

聊了半小时,月婶又是给自己倒了碗米酒,她端起碗,双眼有些迷离道:

“不知道咋回事,今天晚上特别想喝酒,可能看到你,想起你的狗蛋弟了,还有你全叔。”

狗蛋是月婶和全叔生的儿子,不过才到一岁,就因为生病夭折了。

因为这事,全叔伤心的很,直接进城打工了。

月婶也从此,开始沉默寡言,时常一个人静坐在那,默默想着狗蛋。

张大山安慰道:“月婶,狗蛋弟弟在那边,过的肯定很好,他一定不希望看到,你为他伤心。至于全叔,一定会回来了,你也不用整天想他。”

“是啊,我干嘛想他这个负心汉。他回来,还不是整天和我吵架,一天两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月婶喝了口米酒,无奈笑道。

张大山明白,月婶嘴上说不想全叔,但全叔进城这些年,对于月婶来说,肯定是非常难熬的。

“月婶,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来!来,我敬你!”

张大山端起碗,笑道。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