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夹住冰块不能掉下来_口述被日的最细过程

2019-08-30 12:52作者:admin

李芬芳这臭丫头,强忍着叫唤的冲动,随着我的动作,身子猛的往上一挺。

瞅瞅她半闭眼睛里的水雾,好像都快被我掐到高点了。

我有些纳闷:心说就是在她身上掐了两把,她就兴奋成这样?

要是我拿个赶牛鞭,在她身上抽几把,她不得当场飘上云端啊!

这个不健康的想法,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

我在她胯胯轴子上轻拍了一下,示意她赶紧起身。

自个儿则是快速回到水库边儿,琢磨着咋把吴玄道弄醒。

从我扛着李芬芬离开,到她恢复生机、以及最后一刻的互动,其实没耗费多长时间。

一来一去的,都不到五分钟。

这里还有个“半死人”呢,我的心脏哪儿会那么大?

“大刚,我妹子她……她咋样了?”

看我自个儿回来,却没了李芬芳的踪影,李登陆就显得很紧张,磕磕巴巴的问道。

我摆摆手,说:你着什么急?稍等一会儿,你妹自己就回来了。

说话时,我已经俯下身,打算用道行气息,谈查一下吴玄道体内的状况。

结果……这货冷不丁睁开了眼睛。

“哎呀妈呀,可吓死老夫了!”

吴玄道呼出一口长气说道。

卧槽特大姥爷的——

这一下发生的极其突然,我都来不及反应。

以这么近的距离,他那一口臭气,全都喷在了我脸上,差点儿没给我熏个跟头。

我相当的怀疑,这老货是吃啥玩意儿长大的?

他……吃粑粑了咋滴?

这会儿工夫,李芬芳已经整理好衣衫,脸色绯红的从树林里出来。

在面对我的眼神时,她显得极不自然,扭捏中还带着一抹欣喜。

我有些发蒙,心说咬了嘴,反倒是把她整高兴了咋滴?

瞅她那表情,就像一只春天里的小猫咪哦!

见识过我的道法之后,这仨人再不像先前那样嘚瑟了。

一口一句“郭师傅”的叫我,态度可恭敬了。

“吴玄道,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咋还能自动闭气儿呢?”我问道。

“是这么回事儿,我们师门有一门功夫,叫做龟息功,练到精深处,能三天三夜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吴玄道说道。

这门龟息功相当的神奇,短期修炼,就能见到相当明显的效果。

要是修炼半年左右,就能把龟息功练至巅峰。

整整三天,就跟个死人似的,丁点儿没有生命征兆。

刚才,吴玄道也是被水鬼祸祸的没法儿了,只能闭气装死。

他心想着,兴许水鬼祸害过瘾了,也就能放过他。

却不成想,我半路杀了出来,又技高一等,把水鬼打的屁滚尿流的。

等听吴玄道解释过后,我就打了声招呼,跟他们分道扬镳。

估摸着,往后李登陆兄妹是不敢再跟我嘚瑟了。

大家伙儿都住在同一个村儿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谁敢保证,自个儿一辈子不会被脏东西缠上?

而通过水鬼这件事儿,也证明了吴玄道的水平,他就是个二半啃子。

指望他?

艹,黄瓜菜都能凉!

文学

不过往后,我得对吴玄道提防着点儿。

我瞅他的眼神,好像对我相当的嫉妒。

这老家伙心术不正,不像好人呐!

……

去后山割了一捆猪食草,喂过老母猪后,我就换了身干净衣衫,继续开始修炼。

赵寡妇说过,五行小鬼天生一脉,彼此互有关联。

虽然那大个儿水鬼承诺,往后不再找我们的麻烦,可还有金、木、火、土等五行厉鬼呢。

吃喝拉撒的,肯定绕不过这些因素。

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着它们的道。

所以,尽可能的提升道行境界,那才是王道。

我刚要进入体术修炼的状态,冷不丁听到院子里有人喊我。

“大刚,你在家没?有好事儿来啦!”

正是赵寡妇的动静。

走出屋外,我看见赵敏身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姑娘。

她约莫二十岁左右,长长的辫子垂到她后腰。

一双大眼睛,眼神很清澈,就像后山山坳子里的那眼清泉水。

她腰身纤细、脖颈挺立,轻轻一扭头,就露出清晰可见的锁骨。

她和赵敏的穿衣风格完全不同。

她穿的可保守了,这么热的天,她竟然还穿着长裤。

只有从脖颈以及她露出的半截胳膊上,能看出她皮肤相当的好,又白又嫩的。

这么一瞅我就明白了,她就是赵寡妇的亲妹子。

因为她俩的脸型,长得太像了。

尤其那尖尖的下巴颏儿,她俩要是猛然一低头,我都担心能把自个儿戳死。

“哎呀——贵客啊!快请进屋,上炕坐啊!”

我这没见过啥世面的小农民,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了。

这词儿捅的,是坐下的坐做,还是做那啥的做啊?

刚一见面儿,就邀请人家上炕,我这也是没谁了。

赵寡妇倒是没咋在意,朝我抛了个大大的媚眼,而后牵着她亲妹子的手,并排走进屋里。

我注意到:她亲妹子可落落大方了,只是脸蛋儿微微红了一下。

其他的不卑不亢,丁点儿没有难为情。

我心说,她要是能跟我处上对象,那我可老有面子了。

用胡小闹的话来形容,她这类型就属于: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滚得了大床。

全能选手啊!

而且她还有一样和赵寡妇不同,她很有气质。

像俺们村的那些村姑,走两步道,就有一股浓浓的大碴子气息扑面而来。

土气侧漏的。

她可不是这样!

她十分的文静,可秀气了。

单从气质方面来说,她能把那些村姑甩八条街。

要是再加上她的相貌和身段,她都能把那些村姑们,直接甩进茅楼(厕所)里。

我心里扑通通的,像是在打鼓,十分的忐忑不安。

和赵寡妇相比,她亲妹子不仅脸蛋儿、身段各胜一筹,年龄也是风华正茂的,满脸的胶原蛋白啊!

只是……凭人家这条件,凭啥能相中我这土老炮呢?

她得有多喜欢绿色原生态?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亲妹子赵韵,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郭大刚。”

赵寡妇给我俩相互介绍道。

刚刚听到对方的名字,我又有点自卑。

看看人家名字起的,多有学问啊!

我都分不清,她名字里的那个“韵”,是不是怀孕的孕。

再瞅瞅我,郭大刚,多容易和农村的锅碗瓢盆联想到一起。

赵韵敞亮的跟我握握手,同时冲我盈盈一笑。

让她这么一笑,我心脏扑踢扑踢的,嗷嗷兴奋。

赵寡妇也不磨叽,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来意。

这次,她纯心把她亲妹子介绍给我,让我俩先处一段时间对象看看。

要是合适,等大阴年过后,就让我俩结婚。

赵寡妇爹娘死的早,长姐为母,赵韵的婚姻大事,自然由她说了算。

“这……赵韵,你没啥意见?”我试探问道。

我看赵寡妇在说起这些时,她眼睛都不多眨一下,好像认命了似的。

我就纳了闷:这都啥年代了?

婚姻大事,还能由别人做主?

别说赵寡妇这个当姐姐的了,就算她们父母健在,恐怕也没权利乱点鸳鸯谱吧!

“嗯,处对象这事儿,我倒是没啥意见,只要心好、对我好就成。”

“不过在此之外,我还有其他三方面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呢?”

赵韵咔吧着晶亮的大眼睛问道。

我就知道,和小娘们处对象,才不会那么容易呢。

哪儿会像赵寡妇说的,要是见了面觉得合适,她就直接住俺家里?

那岂不是太随意了?

“你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答应你。但凡有一丝可能,我都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很认真地说道。

讲真,在看到赵韵点头的瞬间,我心脏跳的更欢快了。

没照镜子我都知道,自个儿的嘴丫子,肯定咧成了瓢型。

木办法,忍不住啊!

我稀罕赵寡妇,那是稀罕她性感的身段。

看见赵寡妇的第一想法,就是想和她滚大炕,让我快活。

可看到赵韵时,我没有这么龌蹉的想法。

我就想和她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将来,我在外面努力赚钱,她在家勤俭持家。

要是我俩再能生两个娃儿,那就更美好了。

所以,在听到赵韵准备提要求时,我支楞着耳朵,听的十分认真。

不管她提出啥要求,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得上。

为了将来的幸福,我是打算豁出去了。

赵韵板板正正的坐在炕沿上,小嘴儿轻轻翕动,说出她的想法来。

第一,我要在大阴年到来之前,赚钱盖三间大瓦房。

我家屋子,实在太破了。

说话声音稍大点儿,就簌簌往下落灰。

住新房、娶新娘,这也算天经地义的。

第二,半年之内,除了赵寡妇之外,我不许碰别的小娘们。

要是我没忍住,破了戒,那赵韵掉头就走,丁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当然,要是我能憋住,只在蹭蹭,那也是可以的。

第三,年底之前,我要成为十里八村,最有能耐的阴阳先生。

赵韵说了,穷不怕,最怕的是老爷们没有志向。

只要我肯吃苦,那以我的资质,半年之内成为最牛逼的阴阳先生,可是相当有可能的。

等赵韵说完,我咔了咔眼睛,好半天没说话。

第一条在情理之中。

现在和以前不同了,小娘们在嫁人之前,都得管婆家要一套县城楼房。

那可比赵韵的要求高多了。

而且盖大瓦房有啥难的?

砖头、水泥啥的,能费几个钱儿?

顶多出点人工罢了。

我琢磨不透的,是后面那两条。

不让我碰其他的小娘们,那是原则性问题,就算她不说,我都打算这么做。

可为啥她会格外开恩,允许我继续吃赵寡妇呢?

我记得早些年,在太平屯儿旁边开了家江东皮革厂。

后来经营不善,老板领着他小姨子跑路了。

那给他媳妇儿气的,捂了嚎风的,比气囊气性还大呢。

她还撂下狠话,说她那不要脸的妹子,要是被她逮住,非得砖头子给她整容不可。

再反观赵韵……

难道说——她们姐妹俩的感情,已经好到这个程度了?

都不介意共享了?

这里面有啥说道呢?

对于赵韵的到来,我是打心眼儿里高兴。

就凭她的身段相貌,往后她就是俺们合乐屯的女神!

不过,有些话还是提前问明白的好,免得出了什么误会,于她、于我都没啥好处。

所以,心里冒出那些疑惑后,我顺嘴就问了出来。

“啧啧……大刚,你在那儿跟我装圣人君子呢?我们姐妹俩都能伺候你,你反倒不高兴咋滴?”

赵寡妇相当的泼辣,翻着白眼埋汰我说道。

我说:不是我不高兴,我是得搞明白里面的名堂,咱们关系都处到这份儿上了,都得打开天窗说亮话不是?

赵寡妇似乎还想说什么,不过赵韵抢先了一步。

她春葱一般的手指,轻轻在我脑门子上一戳。

“明着说:我就是要便宜你啦!往后,你不许多想、不许再多问了。”

赵韵轻轻一笑,露出一对儿梨涡说道。

让她这么一戳,我满肚子的想法,都烟消云散了。

还提问题呢,我脑子里轰的一下,一片空白,连说话都不会了。

她对我的这股近乎劲儿,让我美的都找不到北!

当天晚上,赵韵就在我家住了下来。

我俩当然没那么直接,她住小屋,我住大屋,中间隔着一扇窗户。

赵韵可勤快了。

赵寡妇走后,她就里屋外屋的开始收拾起来。

地面、墙面、棚顶……所有的旮旯胡同,全都不留死角,灰尘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估摸着,蜘蛛要是回来,都得哭!

不仅如此,她还把院子、仓房和苞米楼子,收拾的板板正正的。

铁锹铁镐啥的,都摆放的可整齐了。

我心里暗叹:家里有个小娘们,就是好哇!

看看现在,多有家的感觉?

我越瞅赵韵,越觉得顺眼。

她不仅长的好看,人品也端正,可要比李芬芳强的太多。

就拿干活这件事儿来说吧,李芬芳可特么懒了,啥活儿都不干。

据说连裤衩子,都得她老娘帮忙洗。

我屁颠屁颠去洗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而后心疼的递给赵韵。

“韵啊,罗马不是一天盖的,你那么着急干啥?”

“赶紧歇歇吧,算我求你了行不?”我说道。

其实在之前,我都劝过她好几次了,让她别累坏了小身板。

可她不听啊!

我俩毕竟没有正式处上对象,我也不敢硬劝。

赵韵捋了捋鬓角的头发,笑着说道:“对啦!明儿个,你去村儿里买些鸡鸭鹅蛋回来。”

我一愣,问道:“咋滴?你想吃咸鸭蛋啥的啦!要不这样,我明儿个领你去村子里的小吃部,咱俩点几个硬菜吃呗!再喊上你姐,咱仨还能多喝几盅呢!”

我是误会了她的意思,琢磨着她大老远的过来,兴许是想吃点土特产啥的。

这么好的姑娘进了家门,我也就别抠抠搜搜的了,干脆就下趟馆子。

为了赵韵,我都愿意倾家荡产!

“瞅瞅你,脑袋里在想啥呢?我的意思是:院子里太空啦,得孵化些鸡鸭鹅啥的,把这些家禽养起来。”

“另外,你要勤学《阴阳》,尽快增进道行。将来能瞧的病多了,家里自然就宽绰啦!”

赵韵抿了抿小嘴儿说道。

听过她解释的瞬间,我的心里甜蜜蜜的,比吃了蜂蜜都甜。

身边儿多了个知寒知暖的小娘们,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可有归属感了。

……

九点钟左右,修炼过体术,我打算接着修炼气息道法。

自打发现修炼的妙处后,我就有些着迷。

这玩意儿比睡觉都管用,眼睛一闭、一睁,一宿就过去了。

等再睁开眼睛时,浑身神清气爽的,可得劲儿了,就好像我打了一宿的鸡血似的。

这会儿,赵韵已经反锁过房门,把里外屋窗帘拉好。

我瞅她的架势,好像是想睡觉。

我先关掉了大屋的房灯。

没一会儿,就听到小屋里“吧嗒”一声轻响,小屋也变得漆黑一片。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赵韵并没有直接上小屋炕。

她在外屋地(厨房)捣鼓了半个来小时,摸黑端着个大洗衣盆回来。

这下我终于反应过来,感情她是个干净人儿,忙活出汗过后,她要洗澡。

妈了巴子的——

当意识到这一点时,我心里就长草喽。

我还修炼个屁老丫子了?都容易走火入魔!

借着窗外的微弱灯光,我隐约看到赵韵,慢慢摘巴下衣衫。

她还特意向我这里瞅了几眼,像是在查看我睡没睡。

我动也不动的躺在炕头上,眼珠子却是不受控制的瞪的溜圆,直勾勾瞅向小屋。

有过上次的教训,我不敢再用天眼。

不过有了道行之后,我的正常视力,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视线里,赵韵的两个蒙古包极其匀称,呈现出很完美的弧度。

估摸着,要是能抓上一把,那感觉得老过瘾了。

她的小腰很细,看她左右揉搓时,又显得腰身很软。

“嘤——”

我正看得过瘾呢,忽然间,听到赵韵发出一声很轻的声音。

此时,她已经揉搓过小肚子以及后背,这会儿正在忙活着那俩翘起。

我咋都没想到,她居然能发出这种声音。

我老鹰本来就扑扑楞楞的,在里面很不老实。

冷不丁听到她那酥软的声音,我裤衩子差点儿没破个大窟窿!

这是个啥情况?

莫非——她是敏感体质?

我脑子里忽悠一下,闪过这个想法。

我听胡小闹说过,有些小娘们的体质很敏感。

别说让老爷们触碰了,连她自个儿碰两下都不行。

胡小闹还说,这样的小娘们可是极品,有极大的可能,同时具有白虎相。

这样的极品,万中无一。

哪个老爷们要是能摊上,那他家祖坟不是冒青烟了,而是冒黑烟!

在我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时,赵韵已经洗过了上身。

隐约瞅着她的动作,像是在向下面转移。

我猜的没错,她果然属于敏感体质。

这会儿工夫,她又接连发出几声颤巍巍的声音。

虽然她在努力克制着,可叫唤的声音还是稍大了一些,明显是她根本没办法控制。

……

赵韵洗一次澡,把我洗的浑身冒汗。

等确定她熟睡后,我才悄悄的下了炕,来到外面的苞米楼子底下。

我解开裤子,赶紧往外放水。

妈了巴子的——

刚才给我兴奋的,直想尿尿。

我膀胱都快憋炸了!

我正尿的过瘾呢,冷不丁身后吹来一阵阴风。

一转身,我就看见个漂亮小娘们站在我身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这悄无声息的多出个娘们来,我能不害怕?

抖了抖,我尿了一拖鞋!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你想干啥?”

我提好裤子,甩了甩脚丫儿,没好气儿的问道。

这会儿冷静下来,我已经认出了对方。

她是几天前我刚通天眼时,所见过的那女鬼!

她浑身上下,光不粗溜的,瞅着可清凉了。

“高人!求求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对方说道。

当我下意识瞅向她胸口,她丁点儿都不在意,反而有意无意的挺了挺身子。

只是在说话时,她语气里含着凄苦,脸上也挂着哀求的表情。

我愣了愣,“找我帮忙?我能帮你啥啊?”

我还记得,刚开始时,她和另一只男鬼,十分的瞧不起我。

这才几天工夫,她咋就换了副姿态呢?

“求你帮我报仇呀!事成之后,不管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你!”

“就算你想让我当你的鬼奴,我都心甘情愿!”对方说道。

我摇摇头,当场把她给拒了。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