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揉揉她微微颤抖的花瓣|我用沙发摩擦下体自慰后

2019-08-30 12:22作者:admin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全身触电似的!

“嫂子,你、你干啥呀?”我感觉我随时都要爆发了!

嫂子的眼神很迷离,“金水,你、你这个好呀,比你哥大多了。”

“嫂子,你、你快松手呀!我、我——”

嫂子笑了一下,那一笑,与白天的笑容不一样,让人心神荡漾,那绝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的笑容。

嫂子坐在了床沿边,“金水,你想不想跟嫂子睡?”

我点了点头,马上又摇头,“嫂子,我说了,你不愿意,我、我不会乱来的。”

嫂子拨开我的双手,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那个地方。

“你哥要是有你这么大就好了。”嫂子媚眼如丝,那只手轻轻的滑动。

“嫂子,别摸了,再摸就要那个了。”我失声叫道。

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

我上前一步就把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我感觉全身一阵痉挛,然后就那个了。

我无力的趴在嫂子身上,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我的脸贴着嫂子的脸,感觉她的脸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

“嫂子,对、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了了。”我喘着气从她身上爬起来,才发现她的双腿紧紧缠着我……

嫂子红着脸松开腿,“金水,你把嫂子的衣服都弄脏了。”

“才洗了澡,又弄脏了。”嫂子下了床,然后弯腰把衣服脱了。

看到她撅起的屁股近在咫尺,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嫂子,你在干嘛?”我装模作样问着,上前了一步,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

“哎呀!”嫂子被我扑倒在床上,她回头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金水,你、你怎么又起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那种感觉又来了。”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的身体真的壮得像得牛呀!”嫂子目光痴迷。

我妈没有说错,嫂子应该是那种欲望强烈的女人,但偏偏我哥又不能满足她。

“嫂子,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难怪,我听人说,男人和女人干那种事,会很舒服。嫂子,能不能再让我擦一擦。”我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金水,嫂子说过了,我身体敏感,你要是那样,我、我也控制不了的。”嫂子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床上缩。

“嫂子,求你了,再让我擦一擦,很快的。”我双手趴在床沿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嫂子是过来人,嫂子知道你、你这一次不会那么快了,算上洗澡那次,你现在是第三次了。”

嫂子的目光痴迷得盯着我,却摇着头。

我知道她一定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我应该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欲望,但她还在坚守着最后的良知。

“嫂子,我胀得厉害,就让我擦擦吧!”我死皮赖脸,也不退让。

“金水,嫂子用手帮你吧!”她最终没有妥协。

她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次我坚持的时间的确有些长,直到嫂子说她手都酸了,我终于缴械投降。

而嫂子的表情却是非常难受。我释放了,她却没有。

“金水,你先回去吧!”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我提上裤子,然后被嫂子牵到门口。

我出了门,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我从门缝中看到嫂子在用自己的手。

我想再看看,嫂子却把灯给关了!

然后,我就听到嫂子若有若无的叫唤声。

我捂着耳朵,赶紧离开了,再听下去,我又受不了了。

第二天,我心不在焉在的待在屋子里,满脑子都是嫂子白花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才会同意呢?

一整天,嫂子也没有露面。

吃中饭时,妈去屋里叫她,她也没有出来。

我妈对我说:“金水,你嫂子说,人不舒服,我叫她去卫生所看看,她也不想去。昨晚,你跟嫂子怎么样了,你不是给她按摩了吗?”

“我是给她按摩了呀!”我说道,“她哪里不舒服呀?”

“她没说,金水,你除了给你嫂子按摩了,还干啥了?”

“没、没干啥呀?”我吱吱唔唔的说道。

我妈放下碗,一下揪住我的耳朵,“你这小子,你屁股一撅,老娘就知道你是屙屎撒尿。快说,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没有呀,妈,我怎么会惹嫂子生气呢!”

我妈松开手,眨了眨眼睛,“你、你小子不会是把你嫂子睡了吧?”

“没、没有,差一点。”我涎着脸笑笑。

“啊,差一点?”我妈倒是吃了一惊,“你小子用强了?”

“没有,嫂子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用强啊,再说,我一个瞎子,嫂子她要跑,我也没地方追呀!”我一脸无辜。

我妈笑了笑,“那倒是,那你怎么说差一点?”

“妈,我给嫂子按摩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刺激她吗,我就按了那些敏感的穴道。结果,嫂子真受不了了,一下把我裤头扒了下来。”

“啥,她主动扒了你裤头?”

“是啊,她扒得,然、然后她就摸我,我受不了,就、就跑马了。”我红着脸说道。

我妈笑得更欢了,“那后来呢?”

“后、后来,我又、又有反应了,我就厚着脸皮,想蹭蹭嫂子,嫂子没同意,最后用手帮了我。”

我妈一拍桌子,“哎呀,你嫂子这个都帮你做了,看来比我想象得要快。金水啊,你嫂子躲在屋里不出来,要么是不好意思见你,要么她一定在琢磨这事儿。”

“啥事啊?”

我妈拍了一下我脑袋,“就是让你跟她睡觉的事呗!昨晚她能帮你那样,她自己那一关估计过了一半!”

我妈这么一说,我自然高兴了。

吃过饭,我妈让我去小卖部打酱油。

我哼着歌儿出了门。

太热天的,外面也没有几个人。

我拄着盲杖,摸摸索索就来到小卖部门口。

然后,我就看到老板娘罗春花坐在店门口,正在旁若无人奶娃儿。

见我来了,她自然也不会避讳。

“金水,要买啥?”她招呼道。

我的目光落在她那又大又白又软的奶子上,那娃儿吮得正欢,我恨不得把他推开,自己奶上两口。

“春花嫂,我买一瓶酱油。”

“等下,我给你拿。”罗春花把娃儿放在摇篮里,站了起来,“金水,这两天没出门,跟你嫂子玩啊?”

“跟我嫂子玩什么呀?”

罗春花吃吃一笑,“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你哥出国了,你不正好帮你哥把你嫂子喂饱?你哥跟你嫂子都结婚两年了,你嫂子肚子都没有动静,怕是你哥不行吧?你正好帮忙呀!”

“春花嫂,你乱说什么!”

“你不喂你嫂子呀,自然有人喂!”

“喂什么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我一回头,看见了张大龙。

“给娃儿喂奶!”罗春花没好气的说道。

“给我也奶两口啊!”张大龙走向前,看四周无人,手就在罗春花的大屁股上狠狠捏了几把。

“去你的!”罗春花笑骂道。

妈蛋,真当我是瞎子呢!我是看出来了,这张大龙不仅勾搭吴丽珍,估计跟罗春花也有一腿。

这罗春花老公在县城打工,正好便宜了张大龙。

“喂,汪瞎子,你嫂子有没有让你吃她的奶呀?”张大龙嘻皮笑脸的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骂了一句。TzdRY0pBU1FNb0ZTSGV1UklHbDgxdFhqSG96bk5PZXV0eC9mM2g2MU5GMGhCV25rbUtFMHlRPT0.jpg

罗春花把酱油瓶塞到我手里,补了我的钱。

这个时候,我就看见张大龙把手伸到罗春花的衣服里去了,摸得罗春花‘咯咯’直笑。

狗日的张大龙,仗着自己是村长儿子,到处祸害妇女啊!

我又嫉妒又羡慕的转身走了。

吃晚饭的时候,嫂子从屋里出来了。

我想起了罗春花的话,‘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饺子我不喜欢吃,但嫂子是真的好玩啊!

吃完饭,嫂子羞羞答答的说道:“妈,金水,那个事情,我、我同意了!”

我妈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晓慧,你、你同意和金水——”

嫂子点了点头。

“哎呀,阿弥陀佛,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老天开眼呀!我们老汪家终于有后了!”我妈高兴得差点掉泪了。

“金水,你待会洗个澡,然后到我屋里来。”嫂子扔下这句,就跑回屋里去了。

我自然也是激动不已,这幸福来得太快了吧,嫂子真让我玩了!

“傻小子,待会好好跟你嫂子做,要让她尽快怀上!”我妈贼笑道。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就去卫生间洗了澡,光想着马上要发生的事,我下面就顶起了帐篷。

冲了澡,我穿着裤杈就摸到了嫂子的门口,一推,门就开了。

我走进去,看见嫂子穿着睡衣坐在那里。

“嫂子,我来了!”我尽量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

我进了嫂子的屋,就看见嫂子坐在床边,穿着睡衣。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说了一声。

“你过来,金水!”

我走了过去,站在嫂子跟前,有些手足无措。

是我主动呢,还是等嫂子?

我没干过这事儿,说实话,我连门儿都找不到!

“金水,你坐下。”嫂子拉着我坐在她旁边。

“金水,其实,其实我是骗你们的。”嫂子低声说道。

“啥,骗我们?”我一下蒙了。

嫂子抬起头来,盯着前面的墙。

那墙上挂着我哥和嫂子的结婚照。

“金水,就算你哥同意,嫂子也不能和你那样做——”嫂子幽幽的说道。

仿佛一盆冷水从我头上灌了下去,尼玛,白高兴了!

“那嫂子,你为啥要同意?”

“唉,嫂子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如何把这事儿给应付过去!我知道你也是被逼的,对不对?”

我草,这是直接把我的嘴给堵上了!

我苦啊,没人逼我啊,我巴不得啊!

“你哥十六岁就进城打工,没日没夜的干活,为了这个家,把身体都搞垮了,我知道他也是没办法才同意这样的,可我真的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否则嫂子就没脸见他了!”

听嫂子这么一说,我的脸发烫了,我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就是一个牲口啊!

“那、嫂子,咋办呀,我妈逼得这么紧?”

就在这时候,随着‘吱呀’一声响,门突然被推开了。

我妈走了进来!

“妈,你咋来了?”嫂子惊讶的问道。

“我在门外站半天了,里面动静都没有一点,所以,我进来看看!”我妈理直气壮的说道。

嫂子红着脸说道:“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你先出去吧!”

“出去?那可不行!”我妈双手一叉腰,“别以为妈好糊弄,你答应得这么快,妈就担心整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妈在这里盯着,亲眼看见你们脱了衣服,上了床,我才安心!”

嫂子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妈,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的?”我妈眼睛一瞪,“金水还小,没尝过女人的滋味,眼又瞎了,什么都不会弄。你既然答应了,还怕什么羞?”

“妈,我们做就是了,你别杵在屋头啊!”我也感觉很难堪。

“你少废话,你们赶紧脱衣服上床!”我妈眼睛一瞪,“一回生二回熟,过了今天晚上,往后你们自己做,妈就不盯着了。”

我看到嫂子的脸由红变白,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我尿急,我先出去撒泡尿。”我准备尿遁了,看着嫂子那绝望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了。

没想到我妈一下拦在我面前,“急个屁,妈抱孙子比你还急,你晓得不,你爸出去不回来,就是方便你们俩个!”

我羞得脸发烫,我看到嫂子的眼珠儿在眼眶里打转。

“别磨磨蹭蹭了,反正金水看不见,有什么害羞的?”

“我、我自己来——”

嫂子的脸又白又红,在我妈的注视下,她把睡衣脱了。

“晓慧,这就对了嘛!瞧你这屁股,又大又圆,准能生个男娃儿。好吧,现在你们去床去!”

我妈对嫂子的身体非常满意。

在她目光的威逼下,嫂子先上了床,然后我也乖乖的爬了上去。

一碰到嫂子的身体,我就打了个哆嗦!

“妈,现在我们衣服也脱了,也到床上了,你可以出去了吧?”嫂子嚅嚅的说道。

“好,看到这妈就放心了!”我妈嘻嘻一笑,说着,便一脸满意的离开了屋里。

我妈的离开我和我嫂子都松了口气。

“金水,我刚才说的,你能答应我吗?”

此刻,嫂子最在意的还是让我同意和她演戏,因此,她连衣服也没有来及穿,就这样光溜溜的在我面前。

看着她的身子,我心底的火立马升了上来,说实话在之前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事情都到这一步了,我不论心里还是身体其实都不想答应啊!

但看着嫂子那苦涩和渴求的眼神,我心里纠结万分,而就在这时,我妈的声音居然又传了过来。

“你们咋还没有动静?我在外面可听的清清楚楚的,你们可别框我?不然我就进来亲自看着你们了。”

我和嫂子听到这,又是吓了一跳,我妈竟然在外面偷听呢,如果我妈进来那还得了? 绝对不能让她进来,不然我嫂子今天肯定没法过去了,而且,这事就算不想做,那也得做了。

于是,我咬了咬牙便决定答应我嫂子,不做了,陪她演一场戏。

“金水,我要!”

然而就在我要张口的时候,让我无比差异的是,光着身子的嫂子竟然带着诱人的叫声,压在了我身上。

我被嫂子这么俯身一压,让我顿时感受到了嫂子胸前那惊人的弹性!

更让我的心脏狂跳不止,这难道嫂子竟然要给我做了?!

想到这里,我浑身都因为激动颤抖了起来,更让我心里激动狂喜。

本来我下面的小祖宗还只有轻微的反应,可现在被嫂子这么一刺激,那反应就大了去了,只一瞬间感觉就来了。

“啊!”

嫂子闷哼了一声,急忙把屁股往前挪了一挪,而她的脸已经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我的小腹处已经感觉她有感觉了!

我出于身体的本能,情不自禁就伸出双手,一把就抓住了嫂子光滑的屁股!

“啊!”

嫂子又叫了一声,整个身体都颤抖了几下,然后,直接抓住了我那根烙铁。

我的烙铁顿时被她双腿夹住了!

“啊,进去了啊!”她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进去了?明明是被她夹住了啊!

还没等我开口,她的左手却突然捂住了我的嘴。

然后,她伸出右手,我感觉她的臀部稍微抬了起来,离开了我的小腹,但是,她的胸却是贴着我的胸。

“金水,夹住了吗?”我嫂子颤声问道,然后松开左手。

“啊,夹住了啊,嫂子!”我下意识的答道。

“夹得紧不紧啊?”嫂子的声音很媚。

“好紧啊,嫂子!”

确实夹得紧,我的烙铁被她的大腿死死夹死了,动弹不得。

“金水,你、你好大啊!”嫂子又是颤声说道,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前后动了起来。

我被夹得有些疼,‘嗷嗷’叫了起来!

而这时也响起来我妈的声音:“傻小子,你倒是小声点啊,让别人听见了咋办?”

听到这,我有些哭笑不得,我妈肯定是以为我和我嫂子已经开始做了。

不过我虽然没有做过这事儿,可我是看到过嫂子和哥,还有张大龙和吴丽珍做过。

我和嫂子明显不对啊!

我的小祖宗不是要进入女人的身体里吗?可现在被嫂子的双腿夹着呢!

但尽管这样,嫂子那弹力惊人的胸脯还是让我很舒服。

我突然明白了,嫂子这是在糊弄我妈呢!

她的动作,还有她问我的话都迷惑了我妈!

当然,她也以为把我给糊弄了。

嫂子的腿慢慢松开了,我的祖宗就在她屁股外面,在她前后的运动中,不停的碰撞。

那感觉还真的很舒服,好像上了天似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嫂子也是若无若无的哼哼着。

也就那么一两分钟左右吧!

那种感觉一下就来了!

我‘嗷’的叫了一声,死死的抱住了嫂子!

然后就爆发了!

“啊,金水,烫死嫂子了!”嫂子也是一声尖叫,然后就躺在我身上,身子不断的起伏。

“晓慧,金水年轻,敏感,你们多磨合磨合!!”听到我爆发的声音,在门外的我妈笑得合不拢嘴,很显然她认为我已经把嫂子拿下了,还在里面留了种。

我妈现在似乎满意了,留了一句:“趁着你爸还没有回来多做几次,争取快点怀上!”

然后便离开了。

随着我妈的离开,嫂子一下就从我身上翻了下来。

她没有说完,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嫂子?嫂子?”我轻声叫着。

半晌,嫂子似乎才缓过气来,她坐了起来,一脸的歉意。

“金水,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和妈。”

“啊?不是这样的吗?”我也坐了起来,装模作样的问道。

嫂子果然是骗我们啊!

“傻瓜,当然不是这样了。”嫂子苦笑道,“金水,对不起,嫂子真的没法这样做,是妈逼得我太急了,我才这样骗你们。我其实很紧张,生怕被妈瞧出来了,还好,她应该相信了。”

我“哦”了一声。

“金水,你能体谅嫂子不?假如你也有个媳妇,你愿意让你媳妇找别的男人借种不?”

我一下噎住了,恐怕我就是不能生育,也不会愿意吧?

哪个男人希望头上一片绿呢,而且还是主动绿?就算我自己领养一个,我也不会给自己戴绿帽子!

退一步说,如果嫂子和我睡了,那我哥以后能在家里人面前抬得起头吗?我又如何能面对他呢?

在这瞬间,我觉得我能理解嫂子了,嫂子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哥好啊!

只有我嫂子真心爱我哥,她才会这样替我哥着想!

我突然想到,要是,我仍然是个瞎子,我应该就不会受到诱惑了!

“嫂子,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愿意,我绝不会为难你!”

“金水,谢谢你,谢谢你体谅嫂子,你、你以后一定能娶到媳妇。”

嫂子朝我笑了一下,那笑容好美。

我羡慕我哥,他找了个好媳妇。

“可是,嫂子,要是你的肚子大不起来,怎么办?”

“走一步算一步吧!”嫂子叹道,“这事儿谁说得准呢!反正,要是爸妈问起你,你就说和我真的做了。”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