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镜子里面似乎有道黑影!,徐梦竹夫妻俩的伤势

2019-07-26 00:18作者:admin

送别小红红的仪式只能是暂时往后搁着了,朔月在录完口供之后,就跟去医院里面看徐梦竹两夫妇的情况了。

徐梦竹夫妻俩的伤势并不危及到生命,但是因为在出事的时候,车速接近最大值,所以撞到树上后,身体还是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这种冲击造成了他们身体内的内脏出血,还是要躺在医院里面有待观察。

摊上这样的事情,朔月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啊!

她联系不上徐梦竹夫妻俩的亲戚,大半夜的打电话过去说“xx出车祸了”,对方想也不想——好脾气地直接挂了电话,坏脾气的会大骂一通说你是骗子,然后再挂电话!

所以,朔月只好自己掏钱先垫付了徐梦竹夫妇的医药费,看着时间也差不多到天亮了,索性就在医院里面住下了。

但是她的内心里面拥有着一个暂时没有得到答案的疑惑。

那就是:这场车祸真的是小红红引起的吗?

小红红怎么会出现在徐梦竹的车上,并引起了车祸?

因车祸而死的鬼,她的存在代表的是另一起衰运,所以当凡人见到这种鬼,就会不可避免地发生车祸!

朔月坐在医院的走廊上,想了很久,都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把小红红带过去的。

因为:

1,他们第一个看见了小红红的鬼魂;

清纯唯美小姐姐拿叶子遮眼森女系写真

2,小红红红红跟上了他们,而他们并不自知;

3,接着他们找到了徐梦竹家里,小红红发现这是她的家,于是就缠上了自己的亲爹亲妈;

4,发生车祸搞不好就是小红红想要现身和亲爹亲妈相认,结果弄巧成拙,吓得自己爹妈发生了车祸——这真的不能怪当爹妈的徐梦竹夫妻俩嫌弃自己的亲生孩子呀,因为小红红的鬼相真的太丑了,朔月现在想起小红红的鬼相,都不可避免地感到一阵恶寒传来。

那种被车轮碾压扁,肠子挂一身的画面实在太美!

*

天亮之后,徐梦竹比自己的丈夫先醒过来了,朔月赶紧地凑到徐梦竹的床边去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徐梦竹抓着她的手,无比惊恐地说道:“我、我见到我女儿了!”

朔月柔声安抚她说道:“这个我们知道了,你是被她的样子吓到了吗?”

“嗯!”徐梦竹用力地点头,现在她只要闭上眼睛,仿佛还能看到小红红鲜血淋淋的样子!

朔月说:“没多大问题的,有时候,鬼现身在亲人面前是为了和亲人相认,小红红还是个孩子,许久不见爸爸妈妈,可能高兴了一点,所以才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想要和你们相认。”

“不!绝对不是相认!”徐梦竹忽然变得激动起来,抓着朔月的手,几乎都快把她给抓疼了!

她声嘶力竭地哭喊道:“我看见她坐在后座上,眼睛里面充满了对我们的恨意!她一定是恨我们没有能够好好照顾她,才会让她发生了那样的惨事!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如果那天我能够好好看管着她,不让她到公路上玩耍,那她就不会出车祸,也就不会被那些冷漠的司机碾了一遍又一遍!都是我们的错……都是我们的错……呜呜呜……”

看徐梦竹哭得这么凄惨,朔月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才好,只能是在旁边给她递纸巾了。

徐梦竹一遍哭就一边和朔月说出他们在车上看见小红红的情况……

………………

…………

……

那时候,他们俩开车前往女儿出事的地点,心情无比沉重,在车上,谁都不说话。

有些伤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转淡,但是那并不代表着伤痕不存在。

对于徐梦竹夫妻来说,小红红就是他们俩心中永远都不会淡去的痛,只要是一想到“女儿”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还未浮现出小红红的样貌身形,他们就会马上无语凝噎!

所以在这7年里,他们都不敢轻易地去揭开这一块伤疤,而现在,他们不仅要揭开这块伤疤,还要前往伤心地。

越是接近那条路,他们的心情就越沉重。

徐梦竹觉得车内的空气好像变得越来越沉闷,沉得让她快要窒息了!

她在车上如坐针毡,想着快要能够见到女儿一面了,欢喜;但是又害怕看到女儿死去的样子,7年前看了一眼,她至今都还记得自己当初是怎么表现的——是看了一眼,就马上转头就跑,哭着喊着说:“那不是我女儿!不是!”然后坐在地上,想要啕号大哭,却发现所有的声音、就连呼吸都梗在了咽喉里!

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女儿死去的样子,曾经是她接连好几个月、每天晚上都会做的噩梦。

现在,又要去见女儿了。

她能接受得了女儿死去的样子吗?

空气的沉闷让徐梦竹十分难受,身体忍不住乱动,试图让自己变得舒服一些,偶然间,她抬起了头……

镜子里面似乎有道黑影!

小红红?!

她下意识地转头往回看!

后车位上什么人都没有。

错觉,可能是错觉。

徐梦竹安慰了一下自己,她坐了回去。

但总觉得背后好像有一道阴冷的视线落在他们的身上……

有人!

她似乎出现了错觉,猛地转过身去,但是后面什么人都没有。

“怎么了?”开车的丈夫问。

徐梦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和丈夫说一下:“我……我刚刚好像看到了小红红……”

“不会吧?哪儿呢?”丈夫变得紧张了起来。

徐梦竹不敢往后看,只好用手指指着后面,眼睛却是看向别的地方去的。

刘广亮鼓起勇气,转头看了一眼,见后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啊,你是不是心理作用?女儿刚死的那会儿,你也经常说你看见她了。”刘广亮说。

徐梦竹含糊地“嗯”了一声,说:“对,我那时候确实经常出现幻觉,这可能也是我心理作用吧。那个姑娘说了,小红红死后变成了地缚灵,不是那么容易离开她出事的地方的,不然我们现在也就不会半夜过去那地方了。”

说完,脸色变得黯然消沉。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