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塞草莓还不让流出来,她不经意的行为让我发现端

2019-08-24 20:41作者:admin

女此时有点狼狈,更多的是愤怒和无奈,身子微微发抖,胸口剧烈起伏着。随着凌乱的呼吸节奏,两只肥硕不规律的颤动着,荡起了滚滚的汹涌波涛,勾魂夺魄。

何雨轩大感好奇,猫着腰绕到了肥胖男人的前面。看清那张油乎乎的满月脸和标志性的水泡眼,他差点笑出了声。

他认识这货,曾经还打过交道。

王文田,大王村医疗室的医生,算得上是老中医了。原来是赤脚医生,医改之后考了证,摇身一变成了挂牌的乡村医生。

这家伙医术很是一般,没有半点医德。他眼里和心里只有利益,永远是利益至上。只要有利可图,从不在乎病人和家属的感受。

王文田借工作之便,经常和村里的妇女乱搞男女关系。上过床的有多少,很难说清楚,被他占过便宜的中青年女人,至少有七成左右。

王文田也就这点出息了,除了贪财之外,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不管是贪财或是好色,都是靠下流手段巧取豪夺。看病乱收费,收黑心钱。行医骗妇女,乱占便宜。

“王文田,你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不管怎么说,一笔难写两个王字。我们好歹是家门,你居然这样对我,不怕天打雷劈吗”金发美女咬牙切齿的瞪着王文田。

金发美女叫程梓彤,是青山镇人民医院妇产科医生。毕业于华西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八年直博学生。

程梓彤上个月收了一个虚劳的老病号。该用的药和方子都试过了,一直没什么效果。她听一个老中医说,百年老鳝能治虚劳。

她打听之后,知道药王山的水潭里有一条百年老鳝,为了治好那个老病号,她一个人带着工具进了药王山。

她的点儿很背,早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进山之后没多久就拉肚子。已经拉了四次了,拉得四肢无力,手脚发软。

更背的是,在这儿遇上王文田这个老色鬼。王文田不但不帮她,反而落井下石趁人之危,要在荒山野岭之中侮辱她。

“贱人,这是你自找的。你不是很清高吗老子偏要把你踩在脚下。”王文田挺着圆滚滚的啤酒肚逼了过去。

王文田要这样侮辱程梓彤是有原因的。除了花心好色想玩大美女之外,更多的是为了报复。

半个月前,程梓彤坏了他一桩生意。

那天他在青山镇医院门口遇到一个发痧的病人,看对方很有钱的样子,他贪心大起,胡说八道的欺骗对方,说是得了胃癌。

他说得唾沫星子飞,即将说服对方接受他祖传秘方治疗之时。程梓彤吃了午饭从外面回来,正好碰上此事。

那人是她以前的患者。她一眼就看出此人是发痧,当场掐了对方的合谷穴,很快就好了,一下就变得生气勃勃的。

程梓彤冷笑数落王文田,说他眼里只有利益,为了赚钱,居然狠心的欺骗病人。这种毫无医德的骗子,简直就是医疗界的败类,压根就没资格当医生。

王文田仿佛被人狠狠打了几个耳光,不但白白损失了一笔大生意,还当众被人打了脸。从那一刻起,他就恨透了程梓彤。

正常情况下,他也没胆量去镇上报复程梓彤。可老天爷给了他一个报仇的机会。他今天到药王山抓乌梢蛇泡药酒,意外遇上了程梓彤,恨如潮涌,决定狠狠的报复她。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程梓彤两臂抱胸,颤抖着不断后退,一个踉跄,仰摔而倒。

“程梓彤,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过来。你还是乖乖的从了老子吧!”一见程梓彤自己跌倒了,王文田乐得浪声大笑,纵身扑了过去,一手按住程梓彤,一手向胸口抓去

第0006章 程梓彤




程梓彤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听到王文田叫金发美女的名字。何雨轩一边嘀咕着念程梓彤三个字,一边抚着额头努力回忆。

是她!

何雨轩很快将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和程梓彤三个字融合在一起了。在学校里的一些往事,潮水般的在脑海里翻腾着。

程梓彤是华西医学院的平民校花,比他高四级。她是八年直博生,去年毕业的。在学校她是风云人物,何雨轩却是泥土一般的存在。连近距离欣赏她的机会都没有。

更何况,何雨轩到学校不久,程梓彤就出去实习了。他在学校只远远的见过她两次,一直没近距离的看过真人。这会儿真佛就在眼前,一时之间居然没认出来。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药王山遇上同校的学姐,还是最为传奇的平民校花。这让何雨轩觉得很不真实,怀疑自己在做梦。

他本想在自己掐一把,试试是不是在做梦。可现在没时间去验证了。王文田的爪子快要抓住程梓彤的硕大了。

虽然程梓彤一直在拼命的挣扎。可她的力气本就不如王文田,加上拉了四次,身子发软,现在几乎没力反抗了。

这种苍白的挣扎,反而激起了王文田更强烈的欲望。宛如灵猫戏鼠似的玩弄她。否则,早就撕破她的背心了。

如果程梓彤不是何雨轩的学姐,他未必会管这个闲事。说实话,得罪王文田这种毫无原则和底线的老流氓,当然不是一件好事。

可现在,他不得不管了。

“老混蛋!拿开你的狗爪子。”何雨轩还是心太软,见不得自己的美女学姐被一个老流氓侮辱,暴吼一声冲了过去。

“救命啊非礼啊!”一见山里有人,程梓彤喜出外望,不管来人能不能打过王文田,至少可以挡一下,获得喘息之机。

“小混蛋,是你”王文田仍旧有恃无恐按着程梓彤,压根没把何雨轩当回事儿,侧过头不屑的瞄了一眼。

说起何雨轩和王文田之间的恩怨,挺尴尬的。

大二那年暑假,何雨轩到药王山采半枝莲。在水潭附近碰到王文田和一个寡妇打野战。本是无心之举,却惹怒了王文田,一口咬定何雨轩故意坏他好事。

无意撞破这种事儿,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可王文田受了那场惊吓,居然不举了。后来治了两个多月,花了几大千才治好。

从那之后,王文田对何雨轩恨得牙痒痒的。

最近听说何雨轩要回家开诊所,他逢人就说何雨轩的坏话,还说何雨轩大学没毕业,毕业证是山寨的。

王文田还放出了狠话,何雨轩诊所开业那天,他要去砸场子,让何雨轩当众出丑,丢人现眼。颜面扫地之后,也就没脸开诊所了。

“老流氓,你特么的真有种,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千万不要动。谁动谁特么的是孙子。”何雨轩冷冷瞪了王文田一眼。

“你想干什么”王文田感觉不对劲,可想不明白哪儿不对劲。

“老东西,别动啊!”何雨轩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开相机功能,镜头对准王文田,聚焦之后点了快门。

卡的一声。

何雨轩拍下了铁一般的证据。就算是强奸未遂,也是三年以下的案子。稍微重点就可以弄两年半或更长。要是王文田上面没关系,蹲一两年是妥妥的。

“小杂-种,你敢拍老子。老子弄死你。”王文田不傻,这样重要的铁证,当然不能落在何雨轩手里。

他急忙松开程梓彤,怒吼着向何雨轩扑去。他必须抢到手机,把图片删了。否则,他相当于把七寸交给了何雨轩。

“学姐,你快走不好意思啊!”何雨轩两个箭步冲到程梓彤身边,抓着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程梓彤身子发软,惊惶之下没站稳,一个踉跄跌进了何雨轩怀里。何雨轩手忙脚乱的去扶她,慌乱之中,一只手居然抓住了那团柔软的双峰。

好强的手感。

何雨轩不经意的连颤数下,咽着口水偷偷感受,感觉一只手无法握住。如此壮硕,应该比白玉儿的更大爱包包的女孩

“你小心!”程梓彤还没来得及问何雨轩是谁,发现王文田的拳头狠狠的砸向了他的后脑门,赶紧出声提醒他。

王文田这一拳不但快,而且狠。要是何雨轩偏头避开,拳头就会击中程梓彤的面门。那豆花般的脸蛋要是挨上这样一拳,整张脸都会变形。

何雨轩抱着程梓彤侧摔而出,倒地之后急忙松开她,右腿破空飞出,狠狠踢向王文田的裤裆。

王文田不屑的哼了一声,不闪不避,右拳迅速轰向何雨轩的足底涌泉穴。这一拳比之前那拳更狠。

何雨轩来不及闪避,涌泉穴重重挨了一拳。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沿着小腿迅速蔓延至全身,整条右腿都酥麻了,一时之间难以用力了。

何雨轩一下就蒙圈了。

上大学的时候,他在散打社练过一段时间,虽然没坚持到毕业。可一般的汉子,他能轻松的对付两三个。这会儿遇上王文田,居然不堪一击。

难怪王文田这老色鬼如此嚣张,原来是深藏不露好手,应该是专门练过的会家子。他听别人说,王家的人会五禽戏,以前一直不相信,现在不得不信了。

何雨轩还没有爬起来,耳门上挨了重重的一拳,眼前发黑,翻了翻白眼,很快就昏了过去。

“毛都没长齐,还想学别人英雄救美,找死!”王文田掏出何雨轩的手机,翻出图片删了。然后将手机扔进草丛里,一脚踢飞何雨轩。

何雨轩骨碌碌的滚了出去,滚进草丛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程梓彤见势不妙,知道没人过来帮助她了,爬起来就跑。

“贱人,你还想跑门儿都没有。”王文田冷笑着追了上去,几个起落就追上了程梓彤,一把抓住背心,用力向怀里拽。

扑哧!

撕裂声中,背心裂开,一分为二。羊脂玉似的后背完全露了出来。黑色的胸罩带子环腰而绕,黑白相映,夺人心魄。

程梓彤踉跄着向前栽倒。王文田乐得哈哈大笑,扑过去压住她的身子,抓住胸罩带子向下扯去。
>>>>本文《花开9半夏》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