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女的叫床声录音在线_乡村

2019-08-14 15:03作者:admin

急急火火褪去了自个儿的裤子,王语便欲提枪上马同自个儿的小王姐姐怒战个几百回合!可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事态却偏偏不如人愿!


“小语啊,你在不在家?”


“小神医,我求求你了,快出来吧!出大事儿了!”


随着叫喊的声音越发的接近,王语身下本意乱情迷的王嫣忽的便清醒过来,一把将王语推开,提起裤子衣裳都来不及系,便钻进了苞米地深处去了。


她一个已嫁作人妇的大姑娘,若是给人看见她跟人在苞米地里乱来,她往后还要不要活了?特别是这等小山村里,给人看见了她的下场只有死!


“日!”被王嫣大力的推开,王语在苞米地里摔了个屁墩儿,待回过神来哪儿还有王嫣的影子?这么一大片苞米地,王嫣早已经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给王语气的,就差骂街了!


煮熟的鸭子飞了,就差那么一点点自个儿就行事儿了,可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岔子!这把王语给郁闷的,肚子都快要气炸了!


“小神医,我喊您爷爷了,求求您快出来吧!”方才那个声音,又一次飘来。


“喊喊喊,你叫魂儿呢!来了!”听到这个声音,王语特别火大的呛道。


拨开苞米地往外走,王语的家就住在苞米地外面,正好靠着这片良田,加上现在住的那两间大瓦房,这是他早死的爹妈唯一留给他的财产。


从苞米地里钻出来,借着月色王语看清村长王为民站在自家街门口,不知因为何事急的原地跳脚,从王语的视角看过去稍许有些滑稽。


“老头儿,你丫有病吧?大半夜不睡觉跑我这儿来瞎嚷嚷什么!”对于王为民这个人王语没有丝毫的好感,当初若不是他,自个儿也落不得今儿这般穷困潦倒的境地。


“哎呦!俺的小神医啊,来不及了,咱们边走边说。”不给王语反应的时间,王为民忙两步上前来,拽住王语的手臂就拉着他小跑了起来。


“停停停!着急忙慌的,咋的?你老婆又要生了?”给王为民拽了一个踉跄,王语没好气的甩开了王为民的手,满脸戏谑的调侃道。


“哪儿的话?是咱们村委书记,她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这会儿都快不行了!”王为民说着又伸出手去拽王语,却被王语很是轻巧的给避开了。


村委书记?


“就那个,城里来的女娃?整天鼻孔朝天的那个?”对于这个所谓的村委书记,王语多多少少有些印象,只不过两个人之间很少打交道。


说起来,王语跟那位大学生村官多少还有些不对付,就是她跟王为民一块,断了王语的财路。


久前的大王庄里各方面都不发达,医疗条件更是落后,然而大王庄里的人却鲜有因病而故的。倒也不是说这是块风水宝地,完全是仰仗着村里出了一位了不得的神医!


也就是王语的师父。


尽管那会儿十里八村的就这么一位赤脚大夫,但他的一手针灸术和对于药理病理的把控,无论大小毛病在他的手下总能妙手回春。


村子里穷,有些人来看病付不起钱,却也没人会白看病。


十个鸡蛋,一斤猪肉或是牛肉的,那会儿王语过得是什么日子?真可谓是天天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惬意小生活。


就自从那个所谓的大学生村官来了以后,非得纠结王语的师父没有行医资格证,非要跟上面申请什么乡村医疗所,请专业的大夫来驻扎坐诊。


原本这也影响不到王语家的生意,毕竟这么多年口碑在那儿摆着,可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啊,这肚子里的墨水就不是王语这等没怎么上过学的小百姓能比的。


经过那位大学生村官的洗脑忽悠,周围的村民都意识到了无证行医的危险性,逐渐的王语家的生意就没落了,王语的师父更是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云游四方去了。


从那时开始,王语便仰仗着几亩良田过活,偶尔还会有人来找王语看个病,但这个概率不足以养活王语不说,还在持续的走下坡路。


原因很简单,但凡是谁家的小媳妇儿来看个病,王语就总要人脱光衣裳,久而久之王语的口碑在大王庄,就变得稍有些差了。


“对对对,就是她,你快跟俺去看看吧,晚了可就要出事儿了!”王为民连连点头道。


“不去!她不是推行什么乡村医疗所吗?让她去找医疗所里那个小娘们儿呗。”王语一撇嘴,扭头就要往回走。


“别介啊,小语,咱一码归一码,俺知道这件事儿你心里不舒坦,可医者父母心你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有违龙老先生的嘱托。”王为民见王语要走,赶忙一把拉住他道。


“啧!你还有脸提我们家老爷子?若不是当初你们要把他当成牛鬼蛇神来批判,他至于离家出走这会儿都没个音讯嘛!”提及到自个儿的师父,王语这心里更是窝火。


“小语,救人要紧,救人要紧。”王为民讪讪笑着,强拽着王语往村委部走。


“且先说好啊,叫我救人没问题,但我出手的费用贵!而且,我肚子饿了,不吃饱肚子我没力气干活,什么鸡鸭鱼肉牛排羊腿都要有。”王语一边走着,一边不悦的嘟囔着。


见死不救?王语还真做不到。


尽管那个叫李嫣然的大学生村官跟他不对付,可问题那个小娘们儿长得好看啊!


就跟画里走出来的人儿似的,比电视上那些明星都要耀眼,这么一个瓷娃娃就这般香消玉殒的话,王语自个儿心里都觉得说不过去。


“有有有,都有都有,好酒好菜我这就去给你准备,只要你能把人救回来,咱什么都好说。”王为民满口应承着,全程陪笑哪儿敢说半个不字?


现在他唯一能仰仗的就只有王语,若是叫李嫣然死在大王庄,那他这个村长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毕竟李嫣然是空降过来的,放在旧时,这可就是奉旨而来的钦差大臣啊!


王语的住处离村委部也不多远,还隔着个几百米,王语就瞧见村委部的宿舍里这个时间还灯火通明,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女人痛苦的沉吟声。


“来了来了,李书记啊,小神医请到了。”离着村委部还有一段距离,王为民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她这不是病啊。”王语倒是没在意王为民在嚷嚷什么,只是稍稍皱起眉头,看着村委部的宿舍有些发愣。就在刚刚,王语的眼皮很反常的跳动了一下……


“小语,你说什么?”王为民听到了王语在说话,可是王语的动静太小,他也没听明白王语在说什么,随即问道。


“没啥,走吧,进去看看。”王语很希望是自个儿的判断有误,可各方面的感觉包括他亲眼所见的种种,都在预示着出现失误的几率很小很小。


随着两人推门走进村委部宿舍,清晰的沉吟声让氛围凸显的特别干硬,王语只见李嫣然额头黢黑面色泛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好似挣扎一般,单单是看上去就觉得痛苦!


“哟呵?这不是医疗所的小美妞儿吗?都在呢。”屋里除了李嫣然,还有一人,正是村医疗所里带证行医的医生孟玲,当初就是她的到来,把王语的饭碗都给夺走了。


“哼!村长大叔,他到底行不行啊?流里流气的……”孟玲见王语嬉皮笑脸,当即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行不行你现在可说了不算,等你试过就知道了。”王语玩味的翘起嘴角,回敬道。

“你!……哼,臭流氓!”见得王语满脸戏谑的姿态,孟玲俏脸一红,装作很凶的模样跺了跺脚。


小美妞儿,这是王语御赐给她的称呼,孟玲也算是个难得的美女,只不过跟寻常认知中的美人儿不同,孟玲是属于那种小巧玲珑萌妹子的类型。


打李嫣然和孟玲来到大王庄开始,王语就不会去好好地称呼两人,总是管李嫣然喊大美妞儿,管孟玲喊小美妞儿,两个人对于这样稍显有些蹂躏的称呼常常表示不满。


“啧!你一小美妞儿懂个啥?听没听过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的说法!”王语很是不屑的轻笑一声,在“小”这个字上加重音的同时,一对儿眸子还不断的乱扫着。


“强词夺理!再说,哪儿小了?你才小,你才小!”孟玲听得出王语话中的歧义,不服输的挺了挺胸膛,急迫的反驳着王语。


“你又知道?怎么,你试过吗。”闻言,王语不怀好意的笑着,挑动了两下眉毛。


“你!你你你!”当即,孟玲就只知道跺脚,给王语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行了行了,救人要紧,等我治好了大美妞儿,再来跟你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好不好?乖。”跟哄小孩儿似的,王语轻抚了抚孟玲的毛发,还不待孟玲有所回应,王语便收敛起自个儿不正经的姿态,满脸认真的凑近到床边。


“大美妞儿什么情况?”王语伸手捏住李嫣然的手腕,号脉的同时问道。


“浑身发烫,吃什么吐什么,神志不清严重的时候甚至说胡话……呸!我凭什么告诉你啊?你不是神医吗?你不会自己看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孟玲满心的疑问。


就在王语方才收敛起不正经的姿态,满脸认真的坐在床边时,那瞬间迸发出来的气场叫孟玲情不自禁的为之折服。


就好似是当初她在医院里实习的时候,面对自己的导师时的感觉那般。


“都出去吧,这件事儿你们插不上手,把门关上我不叫都不许进来。”号脉的时间越久王语的眉头便皱的越深,到最后都快弯成一个月牙形状了。


“不行!我得在这儿看着,免得你这个庸医乱来!”听到王语这番话,孟玲顺势摇头驳斥王语,她也清楚王语在大王庄的口碑如何,她不放心把李嫣然独自交给王语。


若是王语脑袋一热做出点什么畜生不如的事情来,如何是好?


“我说,出去!”王语丝毫没有理会孟玲,一对儿眸子忽的凌厉起来,只一个眼神搭配着四个字,当即就叫孟玲浑身一个激灵。


“哼!出去就出去,你凶什么凶嘛。”孟玲委屈的嘟起嘴吧,眼眸里渐渐闪现泪光。


看到孟玲这般怜人的姿态,饶是王语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些复杂……


自个儿,是不是对她太凶了?这也怪不得王语,因为他这是为了孟玲好,她在场非但帮不上什么忙,还有可能将她自个儿置于险地。


得了,大美妞儿这边忙活完,再去跟小美妞儿道歉吧。


女人嘛,只要哄得好,保准儿没烦恼!


随着王为民退出屋里去给王语准备一会儿的酒菜宴席,孟玲也委屈巴巴的退了出去在村委部院子里等待,此刻的屋里只留下了王语和李嫣然两个人。


“行了,这会儿也没别人在,出来聊聊呗。”将宿舍门闭紧反锁,王语双手抱肩倚在床边,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咯咯咯……看不出来嘛,小哥哥这么年轻,道行倒是不浅,居然能一眼识破。”王语话音方落,躺在床上的李嫣然竟是病态全无,满面红润的坐了起来睁开了双眸。


“你也得有千年的道行了吧?你说你不老老实实的藏起来修行,跑出来瞎折腾什么东西。”王语的语气,就好似一位长者在教训自家的后辈那般。


“山里多无聊呀!”李嫣然娇媚的笑了笑,摆出一个妩媚的姿势来躺在那儿,笑吟吟的来回打量着王语。


“成,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管不着。”见状,王语忙挪开目光,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但是有一点,你别折腾我身边的朋友亲人,其他随你。”


“小哥哥,我美吗?”李嫣然媚笑着,答非所问。


“那不是你。”王语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那你就不想,开心一下吗?一下下?不会有人知道的。”李嫣然接连眨巴着那对儿大眸子,轻柔的声音就宛似初春的风那般,抚得人麻酥酥的。


“念你修行不易,你自个儿走吧,我也不难为你。”王语仍旧面无表情,紧握着拳头长长叹息一声道:“否则的话,便也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哼!不解风情。”李嫣然娇哼一声,翻了翻白眼。


“一分钟,你自个儿走,或者我动手送你走。”王语没搭理她,自顾自的说道。


“哦?那我且要见识见识小哥哥的手段了,看看小哥哥是如何棘手摧花的。”李嫣然丝毫不以为意,翻了个身尽显娇媚,似是挑衅般的看着王语。


“啧!”王语微微皱起眉头,手上捏动一个法诀,随即扣若洪钟:“定!”


“咦?人家不能动了呢。小哥哥,你想干什么呀?人家配合你便是。”直到这会儿李嫣然的脸上都丝毫不见惧意,仍旧是那般调笑的韵味。


“得罪了。”王语呢喃一声,随即便上前去扒李嫣然的衣裳,惹得李嫣然娇呼连连,连道几声小哥哥好坏……


“再问你一遍,自个儿走,还是我请你走!”这会儿王语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笑意,手里捏着法诀,满面阴沉的瞪着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李嫣然。


“小哥哥,你来真的呀?别别别,我走我走,一点都不禁逗。”见得王语这般模样,李嫣然的脸上总算闪现惶恐的神色,连连告饶。


话音方落,李嫣然的大眼珠子转悠一圈,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鬼主意,嬉笑一声便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直至这一刻,王语方才送了一口气,刚才那只灵已经从李嫣然的身体里离开了。


“你啊你,也不知道是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连山间的灵都对你青睐有加。”王语叹息着苦笑摇头,坐在床边上手帮李嫣然整理衣裳。


这会儿的李嫣然可谓是坦胸露乳的,若是一会儿醒过来见得这般情境,指不定以为自个儿对她做了什么呢!不过不得不说,李嫣然还真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人!


精美的脸蛋,完美的身段,方才王语是顾不上这些,但是这会儿事情处理完,王语心里那点小心思就全钻出来了。


“我要不要摸一下?反正她也不知道,出了这么大力气总得收点劳务费吧?总不至于给人白打工吧。”王语呢喃着的同时不住的咽口水,李嫣然那对儿小白兔又白又大,尽管被束缚在胸衣里面,却也丝毫不能掩盖它原有的魅力。


“摸一下,就当是劳务费了!小爷可是救了这小娘们儿的命呢!”说着,王语便伸出邪恶之手直奔着李嫣然的胸前去了,近了,更近了……


“啊!”


啪!


然而,就在王语即将得逞,他的手距离李嫣然的小白兔不过一指的距离时,李嫣然突然便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的看见王语坐在她的床边,满脸不怀好意的笑着,手还不老实的想要胡作非为!她本能的随着王语的手看了过去,当看到自己衣衫不整时,李嫣然脑袋一白想也不想的就惊叫出声,并且甩手就是一巴掌。


“臭流氓,你想干什么!”李嫣然宛似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般,整个人都弹起来,一双脚不断地来回蹬着,直接把王语从床上蹬到了地上去……


>>>>本文《乡村小神》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