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玩肿红嫩花核红肿|在卫生间添我尿尿的地方

2019-08-13 12:51作者:admin

我敏感的感觉到我被包裹了起来,玲子的头部开始上上下下快速动作。

几分钟后我有种火山即将喷发的迫切感,而此时的玲子也更加兴奋。

她忽然跨在我的髋部,用手扶着我慢慢坐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玲子就给她认为能挖过来的几个姑娘打电话,还好,有两个答应过来帮几天忙看看。

加上之前的五个美女,现在我和玲子手上已经有了七个姑娘。

玲子说人虽然还是少了点儿,但好在这七个姑娘姿色都还不错,也算在进入红粉帝国的时候有点儿面子。

“到时候就和管事儿的说有几个姑娘临时出去当野模走穴去了,不几天就回来。唉……只能这样了,先进场子再说吧!”

玲子叹了口气说。

我们决定,第二天就进场子。

中午吃了饭我睡了会儿午觉,醒来却有一件奇怪的事情。

微信有一个陌生美女头像要添加我为好友。

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申请理由写着两个字儿:应聘。

找我应聘,难道她是要做鸡?

“浩哥?听说你手里现在缺人,我和我妹妹想过去跟你做!”

微信好友刚刚通过,对方就撂过来一句话。

“美女,你弄错了吧?你知道我是做嘛的嘛你就要跟我做?”

我试探性的回了一句过去。

“少磨叽!我可告诉你,就我和我妹妹这一对儿双胞胎姊妹花在圈里可是有名的‘双飛燕’,嘁!要不是听说你人够义气,我才懒得投奔!”

我心中疑窦顿生,我在深市没什么朋友,这美女听谁说的这些事儿?

文学

“做嘛呢这一觉起来就抱着手机看?”

一股郁金香的香味袭来,玲子贴在了我后背上,我把手机递给玲子看了一下,这个时候刚刚那个美女又发过来一条信息:你到底收不收我们姐妹俩?麻溜的,别耽搁我俩的事儿。

玲子突然激动起来,眼睛发光:“圈内有名的双胞胎双飛燕?不会是柳娜和柳燕姐妹俩吧?”

她一把夺过我手里的手机贴在眼前看那个美女的头像,嘴里还叨叨着:“像,像是柳娜。”

玲子激动地打了一行字发过去。

对方这回只回了几个字儿:对,我是柳娜。

“唉呀妈呀!还真是柳娜和柳燕!”

玲子姓感的嘴巴大张着,随后把我们所在的地址发了过去,让那一对儿姐妹花直接过来。

她一把将手机扔在床上,整个人放松的向后一躺,长长松出一口气:“这下好了,有了这一对儿双胞胎双飛燕的加入,咱们明天进入红粉帝国,有面子极了!”

玲子还说要不要把隔壁的那个大学生也带过去试试,大学生在这个行业里可是很吃香的。

但是我直接拒绝了,因为我张浩可以做鸡头但绝不做那种丧良心的鸡头!在我这不存在逼良为娼,也不存在诱良为鸡!

玲子的大眼睛瞥着我,没有继续讨论这个事情,继续简单地给我说了一下关于柳娜和柳燕的“事迹”。

据说,我们所在的深市这个区里,在“娱乐圈”里,柳娜和柳燕是公认的最好双飛燕。

这个好不仅仅是指伺候男人的吹拉弹唱功夫好,而且还指她俩得天独厚的条件双胞胎,玉面长的一模一样。

据说,两个人的身体却完全不同,匈部一个坚挺一个柔软,而下面更是两种类型。

看着一样的脸,弄着不一样的身体,那种感觉应该很奇妙。

“而且张浩你不知道,圈子里都传说这姐俩会一个绝招‘双女献桃’,是任何一个同行姐妹都做不了的,能让男人爽的抽搐!。

玲子津津乐道,我在一旁嘟囔:“她怎么会加我呢?我又不认识她,她怎么知道我现在需要人?还知道我的微信号……”

“行了行了,别瞎琢磨了,明儿就正式营业了,我去摸摸她们几个的底儿去,看看她们都会些什么!”

之后我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于是便想等到柳娜和柳燕姐妹俩来了之后,我再问个明白。

她俩是吃过晚饭后来的,一人一个拉杆箱就算是搬过来了。

她俩都穿着白色短袖上衣,领口系着五彩丝巾下身蓝色T裤黑色丝袜的标准空姐制、服,头上挽着发髻,我乍一见,还以为来了俩空姐儿!

大长腿,一米七多的个头,配上细高跟的黑色皮鞋,再加上白如奶油的皮肤和瓜子脸上精致的五官,我简直都不敢相信,她俩是出来做的!

然而,更让我觉得惊艳的还是晚上我去了柳燕和柳娜俩姐妹的房间之后发生的事儿。

  柳燕和柳娜姐妹俩来了以后玲子充分演绎了一个好“妈咪”的角色,忙前忙后的为她俩安置,以至于我根本没有机会和她俩说话来问出我心中的疑问。

吃过晚饭我和玲子就一直待在姑娘们住的那幢楼。

玲子从老家带来的五个人在“技术”上还有些欠缺,毕竟她们之前只是在县城做,而那个经济不算发达的县城和深市这样一个繁华大都市比起来,娱乐方式差的不是一点儿两点儿。

于是玲子领着她的小姐妹小霞去了那五个姑娘住的房间,让小霞给她们传授经验,现场学习去了。

我瞅着这个机会推开了柳娜和柳燕住的房间门,想问清楚。

姐妹俩一个在床上半靠床头坐着用平板看电影,另一个正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卸妆。

我分不清哪个是姐姐柳娜,哪个是妹妹柳燕。

后来我才知道,坐在床上看电影的是妹妹柳燕,她的有耳垂上有一颗米粒儿大小的黑痣。

这是从外形上区别姐妹俩的唯一办法。

我进门之后姐妹俩同时瞥了我一眼,柳娜的眼神平淡,可柳燕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丝厌恶。

我正要开口问出我心中的那些疑问,柳娜站了起来。

她穿了一件红色雷丝薄纱的吊带睡裙,没有戴文胸,胸前那两团肥硕的白皙有一大半果露在外面。

她突然把肩上的吊带利索的抹向胳膊,红色的吊带裙自动脱落在了地上。

我惊呆了!

她的皮肤白而细腻,泛着那种细瓷才有的光芒,屋子里光线不错,我可以看见她薄薄皮肤下的青色血管。

下身,一件黑色丁子裤裹在那片特殊的区域上,让我差点儿没流鼻血!

“你……”我眼中喷火看着柳娜。

面对这样一个尤物,我身体里有的只是最原始的那份冲动。

她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这正是一个女人花瓣绽放芬芳四溢的时候。

“浩哥?来‘试活’的?来吧。”她向着床边儿走去:“但是我先把话说在这儿,就这一次,以后你别想打我和柳燕的主意,我们不伺候!”

与此同时,我发现柳燕也将手里的平板扔到了一边,同样脱掉了她的睡裙。

一样没穿文匈,只不过她的匈和柳娜的比起来,看上去要少了一些坚挺,更多的是颤巍巍的那种软暄。

做鸡头这行的有个福利,那就是手下来了新货色,鸡头都可以有权利先睡上一回,这叫做“试活”。

柳娜躺在了床上星眸微闭冲着我勾动右手食指,柳燕也不例外,躺在那里,吐着香舌,那样子勾、魂极了!

我抓住T恤的下摆就将T恤一把脱掉,然后一边解皮带一边急吼吼的就往床边儿冲了过去。

 柳娜香喷喷的娇躯向后一仰被我扑倒在床上,我很自然的双手扣住了她胸前的两团柔软,恨不得马上进入正题,把我为什么来全部抛在脑后。

她嘤咛一声闭上眼用双臂环住了我的脖子。

我兴奋地揉捏着,正准备大做一场,突然听见传来敲门声。

“还没睡呢吧?开下门,我送点儿东西给你们!”

是玲子的声音。

屋子里的空气有些尴尬,我瞬间停止了动作。

柳燕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大眼睛冲着我翻了翻:“我姐刚才可说了,你要想上我们姐妹俩就今天这一次机会,继续还是停下,你自己选喽!”

她冷傲的看着我。

我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糟,一脸苦逼样。

柳娜春意阑珊的睁开眼看着我:“你可以继续在我身上做,我让小燕去开门?”

我连忙摇头。

讲真,我有点儿怕玲子吃醋。

我要想在鸡头这个行业做下去,没有玲子现在给我领路根本不可能。

“哼,这可是你自己放弃机会的哟!”柳燕哼了一声。

我瞪了她一眼,她却若无其事的拿起刚刚脱掉的衣服重新穿在身上。

我总觉得她对我怪怪的,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

玲子进门,大眼睛狠狠瞅我一眼:“我到处找你找不到,你咋在这儿呢?”

“我……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呃,浩哥呢是想来试试我们姐妹俩的活儿,这不是刚上床玲子姐你就来了嘛!”

柳燕冷笑着说。

玲子狠狠“剜”我一眼,转脸笑着对柳燕道:“你俩还用试什么?圈子里谁不知道你姐妹俩的功夫?来来来,明天就开工了,我把这些东西来送给你们!”

她手里提溜着的一个方便袋放在了床上,袋子口敞开,我看见里面是几盒避孕套和两瓶洁尔阴洗液。

这两样东西一般都是公关自己买,玲子连这个也帮她们买了,看来真是为了拉拢人费了一番苦心。

玲子给了我一个眼色,我跟在她屁古后面走出了门。

出门的那一瞬间我发誓,这对儿尤物我以后一定要征服,让她俩一人抱着我的一条腿在我胯下唱征服。

“张浩,我问你,你睡过几个女人?”回到家,玲子一边脱外套一边问我。

“两个。”我楞了一下,脱口而出。

“一个你的初恋,一个我,对吧?”玲子只穿着文匈和内裤,丰腴的身体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你的初恋跟你的时候应该还是雏,肯定没什么床上经验。

“我呢,和你没睡过几次,你在我身上也并没有领略到床上那些技巧……”

她一脸妩媚,一步步向着我走来,把我逼得坐在了床上,她趁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一条胳膊水蛇一般柔软搭在了我的脖子上。

玲子坐在我大腿上,她的傲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我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她的领口里面。

她身上兰蔻香水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弄得我意、乱、情、迷,我情不自禁伸手按了上去!

我以为玲子会顺水推舟倒在床上和我热火朝天的来一次,可没想到她突然脸色一变对着我发飙了。

“张浩,你说你自己都不知道女人在床上能有哪些伺候男人的东西,你去找柳娜她俩试什么活儿?我问你,你能试出来什么?就你那点儿道行。”

“大不了就是懂得男女换个上下位置,用蛮力进进出出几下子完事儿!别以为你那玩意儿比别的男人大你就把床上那点儿事完全弄明白了,你呀,还早着呢!”

我被她点着鼻子怼的一愣一愣的。

但我没出声,我知道,她这是在发泄刚才憋在心里的醋劲儿。

“以后,试活儿这种事儿你就先不要去想了,我带的人,我会去试的!你就安安心心的撑门面,等你有那个资本了,我自然会交给你去试……”

我的手一直在她胸前隔着衣服轻抓轻揉。

突然,她隔着我的裤子一把抓在了我那儿,她的脸色立马绯红一片,连呼吸也比之前急促起来。

我从她的眼神里看见了浴望。

“我承认,我是对女人在床上的那些东西不懂,玲子,你得教我,既然我做了这一行,那就得懂行。我上学的时候老师说过,要做一行懂一行。

“咱们以后要是做大了,我总不能这些事儿都依赖你吧?”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咯咯咯”玲子在我怀里笑的花枝乱颤,我把手从她领口伸进去,一下抓住了颤巍巍的一团软腻。

“我就喜欢你这种把床上那些事儿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咯咯咯,还‘上学时候老师教过’呢!唉……你呀,也就是命好,遇见了我。

“从今儿开始,我就是你床上的老师,今晚,我教你什么叫冰火!”

玲子松开了抓着我的手,站起身走到冰箱前,拿出来一些冰块儿放在杯子里。

随后,又倒了一杯热水,两个杯子一起放在床头柜上。

“分开腿!”

她柔软的小手随后套住了我。

我浑身颤抖了一下,爽的半眯着眼睛按照她说的做了。

玲子把小冰块儿含在嘴里,突然用嘴巴包裹住了我,那种冰凉冰凉的刺激让我瞬间爽的痉挛。

她快速的吐出冰块儿喝了一口热水在嘴里。

那种冷热交替的极度刺激让我忍不住发出了呻唤。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