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星座 > 正文

女主被暗卫肉高H,龙床上的呻吟声很销魂,山村花

2019-08-13 12:48作者:admin
方巧燕确实浑身冷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余毒未清,看着我就哀求,非得让我背她去镇上医院给治下。

我问她还要不要脸,刚才怎么说的,扭头就反悔,现在还想我帮你,门都没有。

方巧燕虽然冻的厉害,但顶多满脸苍白,嘴唇发紫,脚踝上蛇毒都被我给吸出来,绝对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我跟她耗的起。

这后山天高皇帝远,除开我之外,她想找人帮她忙,还真没可能。

“东子,不是嫂子说话不算数,实在你是大山哥那人很倔,他要是知道我跟你有事,还不得劈了我们俩啊?”方巧燕苦着脸解释起来。

“那我先前冒死帮你吸毒就这样算了?你也想的太容易了。”我一点不让步,打算讨点利息。

“嫂子冷的很,东子你先送我去村医那里看看,我什么都答应你。”方巧燕直接哆嗦地摔倒在地。

我瞧着她这样,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冻的厉害,急忙指着旁边黑漆漆的地方就大喊一句有蛇。

谁知道方巧燕吓的急忙让开,我笑了笑说这不没事吗?

瞧她不情不愿,我扭头就走,方巧燕急了,怎么喊我都没用,最后问我要怎么才能再帮她一次?

按照我的判断,如果这会提出非分之想,或许还真能成事,不求一辈子夫妻,只求一晚上的偷鸡。

瞧见我的样,方巧燕随口就问,是不是打算跟她在这地方睡一次?

我点着头心里期盼着这炮能打上,要是能在这地方打次野,回家足够让二毛羡慕死。

“嫂子要求挺高,可不是随便就跟人睡,你个头长相都还不错,就是不知道那玩意顶用不,别搞的嫂子兴趣来了没几下就缴械投降。”方巧燕没像先前那样羞涩,反而一副老**鸨子的模样,眼睛勾魂似的看着我,好像要反客为主,把我给就地正法一样。

我挺下胸,故意露出下面的玩意,胀鼓鼓一团,早就被方巧燕给逗的兴致勃勃了。

“鼓的挺高,该不会是塞根胡萝卜在里面吧?”方巧燕好像渴都不行,家里老爷们出门一个多月,她都是靠自己解决,但那有跟男人一起舒服?现在被我这一顿调戏,再加上四周漆黑环境和潺潺小溪,早就把她给激发的有点难以把持,先前说不干,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思。

我笑了笑,告诉方巧燕,我这裤裆里面可没胡萝卜,这可是我传宗接代的大家伙,威力十足,能帮女人把荒地给犁成良田大水田。

方巧燕呵呵一笑,说我骗人,真有那么大?

尼玛,你自己男人的家伙小,就以为全天下男人的都小。

我问她不相信,要不要亲自试试看,到底多大多小?

方巧燕有点蠢蠢欲动,朝四周看一眼,发现荒山野岭没人知道,大着胆子朝我裤裆上一摸,立马脸色一喜,瞪大眼睛,就好像发现什么宝贝似的。

这娘们显然是心里痒痒全身都开始燥热了,我伸手摸她手背一下,真是挺光滑,笑着就说这样弄,一会我没地方泻**火咋办?

方巧燕冲着我笑了笑,眉角含春,那模样简直就是任君采摘。

我起身要走,方巧燕急了,说得把她也给带走。

我说你慢慢瘸着腿回家吧,要不然一会去镇上派出所告我对你做了啥,我还有理说不清了。

刚走没几步,方巧燕就大叫着让我别走,说她有点害怕。

你要是不张嘴,我哪敢动你,万一你翻脸不认账,我还得去蹲几年大牢。

但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最关键是方巧燕已经冻的浑身发抖,继续让她站在小溪边上,别真给弄出病来,那可就麻烦了。

我走过去,埋怨着方巧燕,一点好处都不给占,还得使唤人。

方巧燕瞧见我走回去,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我看着她就问,扶着能走回去不?

方巧燕试探地走动两步,疼的龇牙咧嘴,摇头就说不行。

还真别说,这娘们身上的味道挺好闻,我低头一瞧,还能瞧见她连衣裙衣领下面的一抹雪白沟壑。

先前我就瞧过,白大嫩,捏一下不知道得有多带劲。

方巧燕满脸绯红,开口让我抱着她走,说实在走不动,脚踝疼的厉害。

我心里暗笑,这可是你让我抱的,随后一把搂住方巧燕的屁股给抱起来,人不重,也就七十多斤,谁知道抱着她屁股刚走几步,手一动,她就有了反应,一挣扎,我们俩立马就给摔倒在路边的草丛里。

这娘们一看要摔倒,紧紧搂着我,我整个人压她身上,柔软湿润,感觉是真的不错。

方巧燕一把推开我,擦着嘴就质问我是不是故意的?

我说我也摔的不轻,要故意也不是这样弄啊。

方巧燕让我抓紧起来抱她回镇上去,我笑着又出手搂着她。

不得不说这屁股软软的很有弹性,我伸手摸着,方巧燕脸都快滴出水来,羞涩低头不敢瞧我。

她不挣扎,我可就不客气了,一路上双手没少占便宜,弄的方巧燕满脸通红,几次都是大声喊停,我才没继续弄下去,要不然这娘们说不定都得被我给挑起欲**火,主动把我给睡了。

我们这四周村庄都给按上太阳能路灯,唯独我们村太偏僻啥都没有,黑漆麻乌,一个不注意踩下去就是一脚泥,村口唯一一盏路灯也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用弹弓给碎了,而每家每户都是小院紧闭,半点灯光都透不出来。

方巧燕家在村里一处农家小院,到了那里非得让我把她给放下来,说被人瞧见不好。

我问她一路上把我给累的够呛,怎么就不知道让我歇歇?

方巧燕红着脸说我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路上怎么收拾她的,她可都给我记好了,以后慢慢跟我算账。

算账?我怕你个逑,老子也就过下手瘾,这点便宜都不占,我又不是傻帽。

我趁她一瘸一拐朝前走,我故意走快几步,与方巧燕擦身而过的时候,直接一只手覆盖在她翘臀上,狠狠揉了一把。

方巧燕吓的惊叫,我笑呵呵撒腿就跑。

想着刚才一路上的那一幕,心里偷笑这一趟也不算白来,该摸的也摸了,该看的也看了,就差黄鳝进洞这关键一步。
我能有情况个屁,但总不能告诉她,我是来混顿饭吃的吧?

瞧见我笑着不开口,这金香玉还真挺八卦,一个劲地问。

我没搭理她,但她怀里的娃却是哭了起来。

我笑着就说娃要吃奶了。

金香玉脸一红,让我转过身去。

我说要不你就换个地方喂,要不然这旁边那么多人,瞧见你奶娃子,还不都得围过来瞧啊?

金香玉红着脸让我别胡说八道,起身就另外找地方喂去,我瞧了过去,发现这金香玉跟高个时髦的赵晓琳还真是熟悉,赵晓琳带着她进屋去奶娃子。

第一排吃过,还有很多碗筷碟子没收拾,等着帮忙的人收拾完之后,重新盖上桌布。

我拉齐刘海蕾丝美女戴复古眼镜俏皮写真着桌布的功夫,金香玉又坐下来,手里娃也不知道交给谁了。

我朝她就问,娃吃饱了吗?你这么快就出来。

金香玉脸一红,瞪我一眼就说都是老同学还净说荤话。

我乐了,初中我就念了一年,这啥老同学都是客气话,再说同学聚会,拆散一对是一对。

金香玉嫌我说话糙,直接不搭理我,拿出手机一个人玩起来。

我瞧过去瞄一眼,这金香玉好像是跟自己老公聊天,话语露骨,属于夫妻间的私房话。

我也摸出手机,直接搜索附近的人,很快就找到金香玉,这娘们用的是性感照片做头像,吊带短裙加长靴,半边侧面和像个明星,一看就是有点P图嫌疑。

我点击申请加她好友,很快就被拒绝,还给我发来一条信息,陌生人勿扰。

“我就坐你旁边,怎么能算陌生人呢?”我再次打出一条信息。

金香玉扭头瞧着我就说,加你微信可以,但别给我发骚话和小图片,我老公是个醋坛子,随时都会检查我的手机,要是看见我们的玩笑话,那可真会吃醋。

我问她老公干啥的?

金香玉不开口,我说生了娃是不是自己男人就不愿意碰了?所以跑的远远的?

金香玉说不可能,她天生丽质,只要一抛媚眼,男人都把持不住。

我说吹牛吧,你抛一个给我瞧瞧?

金香玉脸一红让我别闹,恰好有人送碗筷来,谁知道一不小心掉我面前地上去,我弯腰下去捡,却恰好看见金香玉黑丝袜的两条腿岔开,里面是一撮撮森林诱惑神秘。

混一顿饭加了一个老同学,而且还是一个少妇,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约一炮,我怎么感觉自己有点桃花运来了?

>>>>本文《山村花香》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