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精彩小说《致命红印女郎》全文在线阅读

2019-09-03 04:01作者:admin

第001章 致命杀戮

深夜,在南方城市南兴,新开发区,欲仙酒吧,一群青年男女正在舞池里尽情的摇动。一个红衣女郎尤其起劲,拼命摇动身体。她名叫石丽丽,是南兴一家内衣工厂的老板。她的父亲石锋是北方一个内衣集团的董事长,他派女儿过来南方开厂,开拓南方的业务。在辛苦工作之余,晚上她喜欢泡夜店,而且独来独往,自由洒脱。


只一会功夫,石丽丽已经香汗淋漓,她把外套的袖子拉上,露出白白的手臂。


周围一阵欢呼。


“脱,脱,。。。”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兴奋难以抑制,在众人的阵阵呼叫声中,一把就脱掉薄薄的外套,露出洁白的背心,高耸的胸部快要把背心撑破了,顿时引来周围无数贪婪的目光。


她右手挥动着外套,转了一圈又一圈,手一松,外套飞了出去。


全场又是欢呼声四起,


“脱,脱,。。。”


可是哪怕嗨到极点,她也知道,不能在脱了,不然啥都没了。


可是人群已经疯狂,两个染发青年挤了过来,在一阵阵的脱声中,其中一个白发小青年身手搭上她的肩膀,用力一扯,白背心顿时被扯下来,露出粉色的文胸。


全场欢呼。。。


石丽丽怒不可歇,反手一巴掌,打了白毛一个响亮的耳光。白毛自然也是大怒,抓住她的手,两人便扭打起来。全场略略呆一下,保安赶紧过来,把两人分开。


石丽丽欲上前理论,但想自己就一个人势单力薄,惹不起,自己走回座位抽烟喝酒了。那白毛见她不来寻晦气,本来自己不对,乐得自在,又去找乐子了。


全场就愣了那么一下,在音响的大力烘托下,又恢复了喧闹,毕竟这样的小冲突,早已经司空见惯了。


可是这一切,却被一个角落是中年光头男子盯着,当石丽丽的白背心被扯下时,后背露出了一块三个硬币大小的红色胎记,顿时双眼发亮,好像看到宝贝一样。待得石丽丽回归座位,他眼光仍然紧紧跟随。他跟身边两个小弟耳语几句,那小弟站起来走了出去。


石丽丽独自在抽烟,喝闷酒。又过来半个多小时,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门外走。中年光头男手一挥,对身边的两个小弟说:“走,跟着她。”三人也马上站起,紧紧的跟过去。


很快走出了酒吧门口,石丽丽扬手招的士,很快一辆黑色车开了过来,她拉开车门就进,说:“到红叶小区。”然后就闭眼,昏昏欲睡。


黑色车启动,光头男子等三人上了后面一辆车,紧紧跟随前车。


二十分钟后,两辆车来到城郊的一个荒山,先后停下来。石丽丽睁开眼,看到四周漆黑一片,吃了一惊:“这是哪里?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那司机转过头来,冷冷一笑:“下车你就知道了。”


外面一下子把车门拉开了,又伸手拉着石丽丽的手,往外拽。石丽丽紧紧拉着前座靠背,尖叫不肯下。可是哪里敌得过那大汉,一下子被拖出窗外,并被狠狠的踹了一脚。


石丽丽倒在地上,痛得哭起来:“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中年光头男蹲下身体,狠狠的道:“我们是谁?你这么快忘记了?刚才不是潇洒的打我兄弟耳光呢。”


石丽丽吓得浑身发抖:“各位大哥,我错了,对不起,要不我赔点钱吧。”


中年光头男阴险一笑,这事跟那个被掌掴的小青年毫无关系,不过是嫁祸伎俩而已。“钱?有钱就了不起了吗?老子缺你那点钱吗?老子要的是你的人。来人,给我扒开她的衣服。”


两个男人把她拽起,一扯,背心撕烂掉下,又一扯,文胸掉下来,整个上半身都裸露出古镇少女纯真迷人来。石丽丽哭喊着,双手紧紧护着胸部。


中年男却并没有扑过去,反而拿出手机,啪啪啪,拍了背部几张照片。然后打开微信,把照片发了出去。嘴了喃喃自语:“希望这回找对了人,那就发达了。”


石丽丽半裸身体,坐在地上哭泣。奇怪的是,四个男人只是监视,没有上前侵犯她,专注点都在那秃头男那里。


过了好一会,突然中年光头男大声咒骂,“不是她,搞错了,他奶奶的又白费功夫了。”转过头来,狠狠的盯着石丽丽。


石丽丽瑟瑟发抖,哪敢看他们这些人?


光头男盯着她,怒气渐消,见她雪白肌肤,高耸乳房,色心又起,“把她弄到车上,玩一把再走。”


几个小弟把石丽丽抬进前面那辆车里,光头男脱掉衣服,提着到钻进车里。


车里传出了石丽丽的凄厉喊声,还有噼啪的打斗声,显然她不甘心就此被污辱。只听啪啪的几声,显然光头男狠命的扇她的耳光,终于没听到她的喊声。


外面的四个人脸色露出笑容,等待着老大完事,自己也进去乐一回。


忽然,光头男一声惨叫,四人吃了一惊,连忙冲上去拉开车门,更是惊呆了,只见光头男狠命的一刀一刀插向石丽丽的胸口,十几刀后,石丽丽已经是寂然无声,她死了。


光头男回身下车,四人都吓得退后一步,只见他浑身溅满女郎的血,下巴被咬得血肉模糊,显然是石丽丽咬的,而他在疼痛激愤的情况下,竟然捅了她十几刀,导致她当场毙命。


一个小弟牙齿格格打颤:“三哥,杀人了,怎么办?”


光头男瞪了他一眼:“怕什么,不就一个舞女吗?我光头三怕个屁,你们把周围清理下,别留下证据就行。”


这个光头男绰号光头三,是南兴市很具实力的黑虎会第三把手。


五个人清理了一番后,开着后面的那辆车走了。


第二天,路人经过发现情况报警,警察细细勘察,毫无头绪。那辆车是被盗车辆,车主已经证明与事件无关,而那个被掌刮的小青年,整晚都没有离开欲仙酒吧,证明与事件无关。警方悬赏重金征求破案线索,始终没有价值的消息。


然而,这没有终结,也不是个案,更多的人卷了进来,为此付出柴与物,血与汗,甚至生命。




在南兴这个中等城市,近来暗地流传着一个红印女郎的传说,她掌握着重大的秘密,只要找到她就可控制一切,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当地帮派、警方、军方、国际贩毒集团,还有其他势力纷纷卷了进来。


红印女郎是谁?


她掌握着什么机密?


一个红印女郎,揭开了血雨腥风的江湖杀戮!

第002章 初显身手

三个月后。


南兴西山别墅区,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站在别墅二楼阳台,脸色乌黑,瞪视远方。他就是,被害女子石丽丽的父亲石锋。自从女儿惨死后,他发誓一定要查出真相,手刃仇人。他立刻从北方飞抵南兴,重金聘请私家侦探,全方位搜集证据。


此刻,一个黑衣男子在旁边汇报着侦查报告,石锋的脸越来越难看,终于忍不住吼道:“光头三,不杀了你,我誓不为人,就连黑虎会我要一锅端了。”


黑衣人唯唯诺诺,又说了几句。石锋瞪着他:“就这么点资料?你们不是很牛逼的吗?收我这么多钱,好意思吗?”


黑衣人脸色一变,无话可接,眼看别处。石锋眼看远处山峰,思索了一会,转头问:“南兴最强的安保公司是哪家?”


“腾龙安保!”黑衣人好不思索。


石锋点头:“好,马上给我联系腾龙,我要干一票大的,腾龙安保由谁掌控?”


“凌北宇,号称腾龙第一高手!”




深秋的夜晚,在南兴这个南方城市,未免有些冷落,街道行人稀少。


北山公园。往常热闹的场景,大爷大妈在热火朝天的跳广场舞,今晚,冷冷清清的。只在公园的凳子上或躺或坐着一些乞丐,来来回回的寻找目标,祈求几个钱,一顿饭。其中在一个凉亭下,七八个乞丐或坐或躺的地上,衣衫褴褛是必然的,短腿断脚也不少见。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一脸的冷峻,提着一大袋盒饭,约摸有十来二十份,走到凉亭,一个一个的派发下去。他外冷内热,工作之余喜欢去帮扶弱势群体,例如买饭买面包去派给城市角落的乞丐。


他叫凌北宇,虽然年纪轻轻,却是南兴腾龙安保公司的重要人物,地位仅次于老板丘龙伟。


他武艺高强,却甘于平淡,只想做一个小人物。


他从没想到,平静的生活即将被打破。在暗涌流动的南兴,他会卷入了旋涡,亿万人寻找的红印女郎,会和他扯上关系。


这是他的舞台,这是他的时代!


超级英雄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


·


今晚,他看着这一群乞丐吃得起劲,心里暖暖的,天生冷峻的脸,也露出了笑容。


突然,一个头发、胡子都斑白的老乞丐不满嚷嚷:“今天怎么这么少肉啊,汤也没有,小子,你干嘛去了?”


凌北宇歉然一笑:“对不起阿伯,今天我有事忙,去晚了,快餐店只剩下这些了。”


白胡子老头依然不满:“那你不能早点去吗?现在都晚上十点了,想饿死我们这帮老家伙是不是?你爸妈怎么教育你的,没有一点时间观念。”


凌北宇听到“爸妈”两个字,心口一痛,脸色大变。


一旁的一个浑身脏臭的乞丐大叔忙说:“小伙子,别听着老头乱说话,他有精神病的。我们很感谢你,这么晚了还送饭给我们吃。赶快回家吧,别让爸妈久等了。”一边又喝那白胡子老头:“老头,人家这么辛苦送饭,你好意思嫌三嫌四?你才没教养,为老不尊。”


凌北宇心口痛得脸都扭曲了,努力平息呼吸,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微笑:“没事的,以后我尽量来早点,带点好吃的给大家。”


那中年乞丐很是感激,连连点头。那白胡子老头却低头吃饭,眼睛都不瞧凌北宇一下。嘴里嚷道:“我先听着,别明晚又带些剩饭剩菜,狗都不吃呢。最好弄只烧鸡过来,带瓶二锅头更好。”


凌北宇苦笑,这老头是啥子道理啊,我干脆拿箱茅台过来给你喝,行不?心里这么想,但他并没有反唇相讥,只是笑了一下,未置可否。过了片刻,待众人吃得差不多了,他就挨个收拾饭盒,然后装在一个大黑袋里,转过身挥手离开。


刚走出凉亭几步,忽然他面前堵着五六个人,带头的一头红色短发,二十出头的年纪,后面几个人也是奇奇怪怪的头发,这些都是街头混混的标配发型。那红头发的混混瞪着凌北宇,冷冷的说:“兄弟,你是哪里来的?敢在我红毛地头搞事?”


凌北宇淡淡一笑:“搞事?哪敢啊,不就是拿几个饭给他们吃,这关你什么事?”


红毛身后一个高个青头冲上前来,指着凌北宇鼻子,凶恶说:“你他妈的怎么不关红毛哥的事,这是他的地头,这一区所有的东西都归我们管,包括这些乞丐。我说呢,怎么这几天他们去乞讨都没积极性,原来是你这混蛋送饭给他们吃,他们讨不到钱,你让我们红毛哥,还有我们这些兄弟吃什么,喝西北风吗?”


凌北宇一下子明白了,这帮街头小混混,正是以操纵这帮乞丐以赚钱,看来这些乞丐都是他们从各地找来的残疾人,甚至是流浪汉被下毒手打残,然后控制他们去乞讨。


想到这,他怒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但脸色还是很平淡的,说:“红毛哥是吧,你看这些人,断手断脚,身有残疾,很可怜的。你们控制他们,逼着他们出去乞讨赚钱,是不是太过分了?太伤天害理了?”


这些人一听,勃然大怒,高个青头喝到:“他妈的关你屁事,你以为你是佛祖,信不信我把你揍个稀巴烂?”后面几个一下从上来就要动手,红毛一把拦住,阴沉着脸:“兄弟,你是那条线的朋友?为什么非要和我作对?”


毕竟红毛经历的事多,知道动手前得先了解对方背景,如果对方来头太大,那可就惹大麻烦了。


凌北宇摇摇头,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不过看着这些乞丐可怜,带点东西给他们而已。”


红毛大怒,手一挥,青头冲上来,朝凌北宇脸面就是一拳,凌北宇半侧身,轻轻躲过,青头收回拳头,右腿飞踹凌北宇下体,招式很是狠毒。


凌北宇大怒,也是蹬脚相对一踹,两脚对撞,只听青头呀的一声惨叫,往后倒出几米远,倒在地上翻滚了几圈。


红毛一下怔住了。正所谓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凌北宇这一招借力打力,也没费多大的劲,便把青头这个高大汉子踹得老远,膝关节估计受重创了。


在红毛一愣的时机,他手下几个人已经冲上去,围着凌北宇进攻。凌北宇灵巧躲避,且战且退,他倒不是害怕,但也得小心应对。又走了几个回合,几人还是奈何不了凌北宇,心里烦躁起来,边打边满嘴脏话。


“他妈的,有种别躲,躲来躲去,算什么英雄?”


“我要打断你的狗腿,为青哥报仇。”。。。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