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宝贝儿 乖 使劲 夹我_我的第一次三p经历

2019-08-30 11:49作者:admin

舞池里,两对男女相拥着,随着音乐的节拍曼舞。

陈秀蓉和赵俊身为舞林高手,他们对音乐有着超强的领悟力,两人跳起舞来的动作非常熟练,游刃有余,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陈秀蓉柔软的娇躯在围着赵俊华丽地旋转,赵俊眼睛都直了,伸手从后背将陈秀容抱住,紧紧地握住她那对丰胸。

陈秀容配合地摇摆着自己的臀部,用以磨擦着赵俊的胯部。

赵俊有了反应,索性将她的身子掰过来抱进怀里,陈蓉转身揽住了他的脖颈,一条修长的丝袜美腿缠上了赵俊的腰际。

赵俊一只手托起陈秀蓉的细腰,深情地凝视着她。

陈丽蓉读懂了赵俊炽热的目光,也知道他此时的需求,便从他的怀里跳下来,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脯上,用手拉开他的裤子拉链,然后把手伸进里面摸索起来。

赵俊顿觉一阵亢奋,紧紧地将陈秀蓉抱住,并将自己的胯部使劲往前顶,目光变得越来越放荡,动作越来越大胆……

徐鹏飞像是一根木头似的,笨手笨脚地跟着唐婉玲的脚步在舞池里打转,唐婉玲索性将自己饱满的身躯紧紧地贴着他。

身体间的挨触让徐鹏飞有些紧张,也有点兴奋,他能感觉到唐婉玲火热的心跳,也能体会到自己内心最原始的冲动。

香风渺渺,唐婉玲吐气如兰。

徐鹏飞的手心开始冒汗,双手也微微有些颤抖,额头也渗出细密的汗珠,欲罢不能。

辛苦,简直是太辛苦了!

“木头,你紧张什么呀?”唐婉玲将嘴贴着徐鹏飞的耳朵吹着香气,她的声音很嗲,娇躯没有停止那勾人心扉的扭动。

“我……我不紧张……”徐鹏飞慌忙替自己辩解道。

“你不紧张,身子为什么在发抖呢?”唐婉玲质问道。

“我……我有点不适应……”徐鹏飞结结巴巴地说。

“噗嗤,”唐婉玲见徐鹏飞一副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娇声问道:“你真的不会跳舞?”

“是啊,”徐鹏飞红着脸,点头说:“真……真不会……”

“不会的话,我以后教你,”唐婉玲松开徐鹏飞,用手指着正搂在一起玩刺激、摆POSS的赵俊和陈秀蓉说道:“你看他们配合得多默契呀?”

“他们估计是经常在一起跳舞。”徐鹏飞失去唐婉玲的束缚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说话也不再结巴了。

“那我们以后也和他们一样,经常在一起跳舞,你觉得怎样?”唐婉玲莞尔一笑。

徐鹏飞不置可否地点头。

……

周丽将那首《胡琴情缘》唱完后,自我感觉良好,陶醉在自己动人的歌声中。

忽见坐在自己身边的王建彪将目光定个在舞池中的两对男女身上,又见赵俊和陈秀容旁若无人在舞池里亲热,心里很是不爽。

于是,她对着话筒大声喊道:“喂,你们这些人还有点职业道德没有?只顾办自己的事情,怎么就一点不被我美丽动人的歌声所打动,给一点掌声呀?”

赵俊和陈秀蓉,唐婉玲和徐鹏飞这才反应过来,各自献给周丽最最热烈的掌声。

哗啦啦!

刹那间,掌声齐鸣,喝彩声声。

“谢谢大家,”周丽手拿话筒,做出一个迷不死你才怪的动作,对大家说:“现在,我和我们家老王给大家献上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

她这种动作和表情,还真有点明星范儿,再次迎来大家一阵喝彩。

音乐响起,字幕拉开。

王建彪拉着破嗓子,杀猪似的在KTV包房里嚎叫: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

这家伙虽然个子不高,瘦不拉几,尖嘴猴腮的,可制造噪音的能力是超一流的,可达国际水准,非常人能比。

好端端的一首经典情歌被王建彪这变调的高分贝嗓子唱出来,确实难听,让人感觉耳鼓震动得厉害,有种被撕裂,想去撞墙的冲动。

准备在舞池里大显身手的赵俊和陈秀蓉率先退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经王建彪这一搅合,徐鹏飞变得更加手忙脚乱,哪里还能跟上唐婉玲的步伐?

唐婉玲更是如此,耳朵里灌满噪音,手里拉着一根木头,更还有心思跳舞,于是拉着徐鹏飞的手,坐回了原来的位置。

当王建彪终于将合唱这首歌曲的男声唱完,周丽唱起了女声的时候,大家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周丽见王建彪唱歌的时候,大家一个劲地翻白眼,知道他们是被王建彪的破嗓子折磨得够呛,索性夺过王建彪手里的话筒,男女通唱。

她一会唱女声,一会儿变调成男声,总算把这首歌唱完了。

说实话,周丽的男声唱得不赖,比那个老男人唱得好出无数倍。

在她唱完最后一句之后,赢得了大家一阵喝彩。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过后,几名服务员端着装有他们点好的酒水、饮料和小吃的托盘走了进来,将这些东西摆放到了玻璃茶几上。

一名手里拿着账单的服务员问道:“请问,哪位付账?”

先付账,再消费是汇乐迪歌城的规矩,主要是怕有客人消费完后,因付不起账,与工作人员扯皮。

7-1F62Z91A1Z1.jpg

尽管知道是王建彪付账,但徐鹏飞心里还是一阵紧张,生怕这帮家伙突然变卦,提出AA消费什么的,到时候,自己拿不出钱来,在众人面前丢丑。

“一共是多少钱?”王建彪接过账单问道。

“先生,你们的消费一共是三千八。”服务员将目光落到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身上,说道。

“靠,这么多钱?”一听这话,徐鹏飞的心都提到嗓眼里了,心想:“我们六个人平均算下来,每人六百多元,如果是AA制消费的话,我哪里去拿这么多钱?”

想到这里,徐鹏飞根本不敢看王建彪的眼睛,生怕他把账单递到自己手里,那样的话,还不如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们这里的消费还挺便宜的嘛,”王建彪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厚实的钞票交到周丽手里,说道:“你看这些钱够吗?”

周丽接过钱数了数,一共是五十张百元大钞,大大方方地从里面抽出了四十张红太阳交到服务员手里,说道:

“这里一共是四千元,你数一下,其中三千八百元拿去付账,剩余的两百元是拿给你们的小费。”

服务员将钱数了数,确认是四千元后,向周丽道谢道:“谢谢美女,祝你们今天晚上玩得开心!”

“不用客气,你们下去吧!”周丽向服务员挥挥手,服务员便告辞离开这间KTV包房,并轻轻地替他们关上了房门。

服务员离开后,周丽准备把剩余的一千元钱还给王建彪。

王建彪不肯收,打趣地说:“你留着吧,留着去买一套情趣内衣,再拿回家穿在身上让我好好欣赏!”

“切,”周丽撇撇嘴,对王建彪翻了一下白眼,娇嗔道:“你这老不正经的东西,整天就知道想这些!”

“呵呵,”唐婉玲忍不住发笑,调侃道:“我看你们两个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都好这一口!”

“哈哈!”

唐婉玲的话一出口,陈秀蓉也跟着笑起来。

两个女人笑得前俯后仰。

周丽见唐婉玲和陈秀蓉联合起来取笑她,开始有点不乐意了。

“喂,你们两个找死啊?”周丽鼓起一对金鱼眼睛瞪了唐婉玲一眼,再用手推了陈秀蓉一把,娇声说道:“笑你个串串,该你唱歌了!”

此时,KTV包房里的液晶大屏幕上,打出了《西海情歌》这首曲目。

音乐开始,陈秀蓉这才收敛起笑容,拿起一只话筒,随着悠扬的乐曲,跟着大屏幕上的字幕引吭高歌:

自你离开以后,从此就丢了温柔,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听寒风呼啸依旧……

陈秀蓉的嗓音中气十足,她的歌声婉转悠扬。

空灵的歌声在豪华的KTV包房里回荡,给人一种视觉和听觉上的享受,加上这首歌曲很抒情,也很豪迈,一下子将整个包房里的气氛给调动起来了。

因此,除了徐鹏飞这根木头傻愣愣地坐在沙发上外,大家跟着陈秀蓉一起哼唱起来。

唐婉玲、周丽和陈秀蓉这三个曾被誉为“美女三剑客”的漂亮女人,一个个美丽动人,能歌善舞。

三大美女聚在一起,貌似有说不完的话,开不尽的玩笑,唱不完的歌曲,有着无穷的乐趣。

徐鹏飞是第一次出来与他们一起聚会,因此,显得有些放不开,有点扭捏,他觉得自己根本不属于这样一个高消费群体。

如果长期与他们交往下去,隔三差五地聚在一起唱歌,吃饭或什么的,自己根本没有那个承受能力。

如果经常不在家的话,没有办法和老婆交代不说,他和唐婉玲之间的关系,还很可能会被老婆发现。

爱像风筝断了线,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等到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

陈秀蓉甜美的声音继续在KTV包房里回荡。

王建彪将勾兑好芝华士和饮料的那个玻璃器皿端起来,往三个高脚杯里斟了大半杯,然后将其中两个杯子递到赵俊和徐鹏飞跟前,说道:

“二位兄弟,来,大家一起干杯!”

“来,干杯!”赵俊倒是很豪爽,只见他端起王建彪递过来的酒杯,与王建彪手里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徐鹏飞本来就是趁老婆去外面打麻将,才没有回家,偷着和唐婉玲一起跑到这里陪大家一起唱歌的。

如果喝了酒,带着一身酒气回家,老婆问起来,他还真没办法给她交代。

于是,暗中打定主意,今晚滴酒不沾,因此,他根本没有伸手去端王建彪递到自己跟前那杯洋酒的意思。

王建彪见徐鹏飞半天没有动静,不解地问道:“大作家,你怎么不喝呢?”

“我……我不会喝酒……”第一次见面,徐鹏飞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慌忙搪塞道。

“怎么会呢?”王建彪做出一副不解的样子,故弄玄虚地说:“这是芝华士18年苏格兰威士忌,混合有柔软甜味的花香和淡淡烟草味,还有醇厚的果香和柔软的果核香,口味浓郁,醇正,挺爽口的,就像是喝饮料似的,不醉人,你不妨试一试?”

没想到,这个大老粗居然懂得这些,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看到,然后熟记下来,故意在别人面前卖弄的。

徐鹏飞对他开始另眼相看,但他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原则,婉言谢绝道:“谢谢王老板的好意,真是抱歉,我不能喝酒!”

刚见面的时候,周丽对徐鹏飞表现出的热情令王建彪有些不满,现在又见徐鹏飞在自己面前摆架子,王建彪更感觉有点不爽,问道:

“意思是说,大作家今天晚上是不想给我这个面子了?”

徐鹏飞见王建彪在自己面前卖弄一番后,又带着一种睥睨的目光看他,也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回应道:

“对不起,王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一方面,我真的不会喝酒,另一方面,我觉得这种酒太名贵了,我消受不起,喝了也是浪费……”

“老王,徐鹏飞本来就不喝酒”你就别为难他了,”坐在徐鹏飞身边,跟着陈秀蓉一起哼唱的唐婉玲见徐鹏飞与王建彪发生争执,急忙端起徐鹏飞跟前那个高脚杯,对王建彪说道:“来,我替他陪你干杯!”

“美女,我知道你很心疼徐大作家,不过,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别来参合了吧?”王建彪皮笑肉不笑地说。

”上楼的时候,陈秀蓉与徐鹏飞套近乎的时候,赵俊心里有点不舒服,现在,终于找到机会报复了,便跟着帮腔:

“是啊,酒品看人品,唐大美女,你就让大作家把这杯酒干了吧!”

唐婉玲用一副商量的眼神看着徐鹏飞,在酒桌上或娱乐场所里,酒往往是衡量一个男人地位、勇气和层次的象征。

今天晚上的这次聚会是唐婉玲发起,而徐鹏飞是唐婉玲带来的,也是她喜欢的男人,她可不希望在关键的时候,徐鹏飞会给自己掉链子,让自己在周丽和陈秀蓉这两个闺蜜面前说不起话,抬不起头。

这两个男人一唱一和地对徐鹏飞进行讽刺和挖苦,一下子激起了他的斗志,只见他一把夺过唐婉玲手里的酒杯,一口气将杯中酒喝光。

“酒嘛,不就是水吗?哪里能找到这种不花钱就能喝到的高档的洋酒呢?”一杯酒下肚,徐鹏飞的胆子也就壮了许多。

“不错,这才像男子汉嘛!”王建彪见坐在自己左边的徐鹏飞一口气将杯中酒甩干,便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对坐在右边的赵俊说道:“徐大作家还说自己不会喝酒,一看就是个饮酒的行家,看来,我们今天晚上是遇到对手了,你说是不是啊?”

“是啊,”赵俊眨巴了几下眼睛,附和道:“徐大作家简直是深藏不露,说不准,我们两个人的酒量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王建彪连连点头,随即抓住徐鹏飞的手,说道:“徐大作家,你是唐大美女的朋友,今天晚上,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咱们哥们几个就好好喝几杯,不醉不休,你看如何?”

“不了,”徐鹏飞急忙摇头,回答说:“你们太高看我了,我并不是什么饮酒的行家,我真的不行,我……”

“是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王建彪立即打断徐鹏飞的话,端起徐鹏飞喝完后放在茶几上的高脚杯,将杯子斟满,说道:“来,咱们再喝一杯!”

说着,端起自己的酒杯,分别与徐鹏飞和赵俊跟前的杯子上碰了一下,率先干杯。

赵俊像是一个听话的跟班似的,紧跟着将自己杯子里的酒水喝完,徐鹏飞无奈,也就端起酒杯,一口气将杯中酒吹干。

“咱们再干一杯!”王建彪说着,又将三个高脚杯斟满。

几人碰杯后,再次干杯。

三个男人喝酒时,周丽拉着唐婉玲坐在一边唠嗑。

大家接连喝完三杯酒,陈秀蓉才将那首《西海情歌》唱完,一阵叽里呱啦的掌声和喝彩后,陈秀蓉将话筒交到了赵俊手里。

此时,大型的液晶屏幕上打出了《突然间的自我》这首歌名,这是陈秀蓉专门为赵俊点的,也是赵强最为拿手的歌。

赵俊唱歌的水平很一般,但他唱得很卖力,很投入,弥补了音乐方面的一些不足,因此,唱得并不难听。

赵俊拿着话筒唱歌的时候,周丽跑过来拉着王建彪去舞池里跳舞。

只见瘦小的王建彪围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周丽在舞池里转圈圈,老男人一蹦一跳,张牙舞爪的,动作很夸张。

就像是一只猴子围着一个摩登女郎要东西吃,让人觉得既滑稽又好笑。

这哪里是跳舞?分别是耍猴戏嘛!

几杯酒下肚,徐鹏飞感觉自己的脑袋晕乎乎的,脸也红得发烫,心里想着一会儿回家如何向老婆交代,哪有心思看他们耍猴戏呢?

徐鹏飞的胳膊突然被人碰了一下,随即从沉思中醒来,见唐婉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自己身边,便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

“喂,你又在想什么?”唐婉玲笑着问。

“没……没想什么呀?”徐鹏飞慌忙回答说。

“你刚才喝了那么多酒,没事吧?”唐婉玲关切地问。

“没事,”徐鹏飞见唐婉玲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心里一阵舒坦,豪言道:“今天晚上,为了给你争面子,不让你在姐妹们面前难堪,不用说是喝酒了,就是一瓶敌敌畏我也得喝下去!”

尽管唐婉玲知道徐鹏飞因为喝了几杯酒,有说酒话的嫌疑,但心里还是暖洋洋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唐婉玲笑眯眯地问。

“当然是真的,”徐鹏飞认真点头说:“如果你不信的话,一会儿,他们找我拼酒的时候,你别阻止他们,也别劝我。”

“好啊,我就喜欢这样的爷们。”唐婉玲顿时喜上眉梢,忍不住在徐鹏飞的脸上“啵”了一口。

顷刻间,香风渺渺,唇齿留香。

徐鹏飞体内的男性荷尔蒙剧增,情不自禁地伸手揽住唐婉玲的细腰,突然发现陈秀蓉朝他们这边看过来,急忙将自己的咸猪手缩回来。

“徐老师,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见。”陈秀蓉像是故意和他们开玩笑似的,笑着走了过来,坐到唐婉玲身边。

“陈秀蓉一口一个徐老师,让人觉得有点难为情,有这样为人师表的吗?”徐鹏飞心想,脸红的更加厉害。

“刚才他们两人在跳舞的时候,动作不是更加亲热吗?只不过是搂了一下唐婉玲的腰,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想到这里,徐鹏飞心里有些释然。

陈秀蓉见徐鹏飞和唐婉玲都没有吱声,问道:“徐老师,你那本《婚外燃情》中,男主人公的原型是你自己吗?”

看来,陈秀蓉是中毒不浅。

这个问题还真把徐鹏飞给难住了,便选择了低头不语。

唐婉玲见徐鹏飞一副为难的样子,对陈秀蓉责备道:“我们刚才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就别谈小说的事情吗?你怎么又来了?”

“对不起,我只不过是见到徐老师,就想起小说中的人物。”陈秀蓉歉疚地说。

“可你不能对号入座呀?”唐婉玲娇声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小说中的人物都是虚构的?你这样问,不是让徐鹏飞下不了台吗?”

“对不起,我说错了,罚酒一杯!”陈秀蓉说着,便端起茶几上的一杯酒,直往自己嘴里灌。

喝完之后,她将酒杯斟满,对徐鹏飞和唐婉玲说道:“为表达我的歉意,我先敬你们小两口一杯!”

唐婉玲一听陈秀蓉说她和徐鹏飞是两口子,心里一暖,端起跟前的酒杯,与陈秀蓉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陈秀蓉将酒杯递到徐鹏飞跟前,诚恳地说道:“徐老师,我敬你一杯!”

“美女,你以后别叫我徐老师行吗?我觉得听起来很别扭!”徐鹏飞端起自己跟前的酒杯说道。

“那我叫你什么?”陈秀蓉笑着问。

“你就直接叫我徐鹏飞吧!”徐鹏飞回答说。

“好吧,徐鹏飞老师,干杯!”陈秀蓉媚笑道,随即将手里的杯子与徐鹏飞手里的酒杯碰了一下,随后干杯。

“这女人简直是无可救药!”徐鹏飞摇摇头,见她已经将杯中酒喝干,自己如果不喝酒,就说不过去了,也就将杯子里的酒喝光。

这时候,赵俊的歌唱完了,掌声响起来了,周丽和王建彪耍猴戏也耍得差不多了,六人这才一起坐到沙发上开始聊天、喝酒。

KTV包房里的气氛越来越融洽,越来越热闹。

徐鹏飞一次又一次地和大家碰杯喝酒之后,拿起话筒,拉着大嗓门唱起了《滚滚长江东逝水》这首气势磅礴的歌曲。

酒壮英雄胆,喝了酒的徐鹏飞唱起来特别带劲,唱得也不错,颇有歌唱家杨洪基为《三国演义》演唱这首歌曲时的风范。

“门前老树长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半生存了好多话,藏进了满头白发,记忆中的小脚丫,肉嘟嘟的小嘴巴……”徐鹏飞的手机好像也受到了感染,居然唱起《时间都去哪儿了》这首歌。

由于KTV包房里的音响的音量比较高,声音非常大,徐鹏飞唱得又那么投入,以至于老婆打来的电话铃声响了好一阵子,他都没有听见。

哗啦啦!

歌曲唱完,博得众人一片掌声。

一阵喝彩之后,徐鹏飞自我感觉良好,开始有点忘乎所以,找不到东西南北,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已经好多年没像今天晚上这么快乐,这么放得开,这样疯过了,此时的徐鹏飞,似乎又找到了当年驰骋生意场上时的自信。

于是,徐鹏飞暗下决心,今晚就是喝醉、喝死,也要把自己长期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压抑感释放出来,发泄出去。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