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一时兴起却沉迷狂欲|把衣服脱了让我吸一吸

2019-08-14 15:15作者:admin

柳明月!

这个女人怎么还没走?

陈小宝心里一惊,脸上的震惊神色赶紧收起,又变成那副痴痴傻傻的模样。

他反手握住李香兰的手,挤出几滴眼泪说:“嫂子,他们打小宝,小宝好痛啊,呜呜呜,小宝好痛啊……”

李香兰一听,立即小心翼翼抚摸着陈小宝后背被打的地方,心疼的说:“小宝,是这里痛吗,你别急,嫂子去打点水给你擦一下,你等嫂子回来。”

说着,李香兰便去水渠边打水了。

陈小宝抽空瞥了门口一眼,柳明月已经离开了。

他心里不禁有些紧张,也不知道柳明月有没有发现他刚才的异常,如果发现的话,那岂不是知道他是在装傻?

心里有事,陈小宝也没觉得后面李香兰为他擦药和擦身子的事情有多享受。

擦完后,他就跑回树上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心事重重的陈小宝顶着两个黑眼圈醒来了。

刚从树上下来,李香兰便拖着他去洗漱,虽然他当了两年的傻子,可两年下来,李香兰并没有放弃他,而是尽可能的将他当做一个正常人来对待。

每天都要洗漱,隔几天就要换一次衣服,洗一次澡,她从来没有落下过。

洗干净后,李香兰要去割鱼草喂鱼,让陈小宝自己去玩。

陈小宝大声说好,随后就傻笑着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他其实是想偷偷确认下,柳明月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在装傻的事情。

文学

如果发现了的话,她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王秀娟,所以他必须在王秀娟将事情透露出去前,把事实真相告诉她,让她帮自己隐瞒。

一路来到王老三家外,让陈小宝惊讶的是,今天王老三并没有去干农活,而是在屋里屋外的忙活着。

他远远的往里面瞧了一眼,才发现在屋内的四方桌旁,刘富全和柳明月正坐在那边商量着事情,应该是在说那什么度假村之类的。

而王秀娟则坐在一边,脸上的神色有些失落,不知在想些什么。

趁王老三不注意,陈小宝径直摸到他家墙角处,悄悄听起了里面的人谈话。

刚一蹲下,刘富全的声音便传了出来,“柳老板,昨天小娟丫头说你有在伏龙村建度假村的意向,我作为伏龙村的村长,想来和你讨论一下细节,你看……”

“刘村长,我的确有建度假村的计划,可我昨天晚上刚过来,伏龙村的情况如何,我还没看过呢,你也太着急了吧?”

刘富全话还没说完,就被柳明月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陈小宝心里悄悄一乐,为柳明月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这会儿他看不到刘富全的脸色,但肯定是红里透着黑的。

他当村长的这么些年,在伏龙村里可谓是实实在在的土皇帝,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不客气的对待过?

“那柳老板的意思是?”刘富全问道。

“我想先四处考察一下,伏龙村,还有伏龙村后面那座山,都需要大致的看一下,那里如果合适的话,还可以依山建造一些旅游项目,或是高空娱乐项目。”

柳明月想了想,开口说道。

“高空娱乐项目是什么?”刘富全好奇的问。

虽然他经常外出,但去得最远的地方,也只是上面的镇子和县城,他在那里可没听过什么高空娱乐项目。

柳明月诧异的看了刘富全一眼,显然没想到刘富全竟然不知道这个,不过一想到伏龙村偏远的程度,她就没在意了。

她干脆换个说法,“就是一些能给村民提供岗位,让大家赚钱的工作。”

这么一讲,刘富全便明白了。

他点了点头,随即说:“不过柳老板,我们村子里现在没什么青壮年,留下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腿脚也算不上多方便,这去山上看情况,要是没一两个年轻人带路,我可不放心啊!”

“秀娟不是在吗?”柳明月看了眼一旁的王秀娟说。

“秀娟可不行!”

谁知她刚说完,王老三就拒绝了。

“柳老板,秀娟丫头已经好几年没回村子了,我们后面这山当初还发生过几次滑坡,道路早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自己去都要迷路,又怎么能给你带路?”

“那怎么办?”柳明月也有些无奈。

忽然,她眼睛一亮,说:“对了,昨晚在鱼塘边的凉棚里,我看不是还有个年轻人吗?”

“凉棚里?”

王老三和刘富全皆是一愣,随后恍然道:“柳老板说的是陈小宝那个傻子?”

“对,就是他!”

柳明月嘴角勾起一抹细微的弧度,轻笑着说。

刘富全和王老三相视一笑,摇头道:“柳老板,那傻子更不行,两年前一场洪灾引发的泥石流,把他和他大哥全给冲跑了。”

“他大哥直接丢了命,他被冲坏了脑子,现在只认他嫂子一人,智商也就跟个小孩子一样,你觉得他能给你带路?”

柳明月眨了眨眼,笑着说:“怎么不能,你也说了,他傻是因为他智商跟小孩子一样,又不是好坏不分,你们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他沟通而已。”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