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最新《下面塞茄子会掉出来吗_商海枭龙》小说全

2019-08-13 12:59作者:admin

原来是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何馨蕊来送应聘人的资料。

罗啸笑了笑,说:“这种事你做主就行了,不必来问我。不过,何姐,你今天的打扮真是性感。”

何馨蕊俏脸一红,拿起资料转身离开。

何馨蕊知道这个新老板年轻英俊,魅力非凡,风流倜傥又尽人皆知,所以她自己平时总是小心翼翼,不敢招惹,可毕竟任何女人都喜欢听人赞美,她自己也对身材容貌颇为自信,听到老板这样调笑,何馨蕊的心里泛起了一丝甜意,挺着丰胸,扭着肥臀,摇曳生姿,带着香风自行去了。

罗啸坐在宽大的老板椅里,回想着刚才何馨蕊那摇曳的身姿,有些诡异地笑了笑,手机铃响了起来。

罗啸接了电话,是廖云雅打来的,告诉他已经开完了会,回局里了,下班后要先去趟美容院,晚上八点到她家去找她,顺便还说了她家的地清纯非主流美女性感的诱惑址。

罗啸并没去过廖云雅的住处,两人幽会大多去的宾馆,只是有次碰见了一个廖云雅的熟人,不免有些尴尬,才去的少了。

看来今晚免不了又是一场盘肠大战,直接去人家里偷情,这主意还真是不错,想想都刺激。罗啸定了定心神,见离约会的时间还早,又接着考虑竞标的事去了。

廖云雅下了班,特意去做了个美容,回到家中,已近7点。

自己做菜肯定是来不及了,廖云雅让附近的酒店送了几样菜肴,坐到梳妆台前,小女儿初见情郎般精心打扮起来。

8点整,门铃准时响了,廖云雅看了下监视器,正是罗啸来了,赶忙开了门。

罗啸闪身走进屋,见了廖云雅,有些愣神。

原来这美妇今晚打扮得极为艳丽,一件坎袖的粉色紧身小T恤被36C的玉峰高高挺起,深深的沟壑隐约可见,圆润的蛇腰下白色的包臀短裙,肥翘的美股高傲地挺在那里,修长玉腿裹在黑色的半透明丝袜中,分外诱人。长发盘在头顶,俏脸化着淡妆,红唇微启,性感非常。

廖云雅毕竟身居一局之长,平时哪有机会这样打扮,今日为讨情郎欢心才换上这套行头。见男人看得发愣,她难免心中欢喜,娇嗔道:“还不进来,愣着干什么?”

罗啸一把搂住廖云雅,在唇边香了一口,笑道:“姐姐真是漂亮。”

 “你还没吃饭吧,快来吃吧,菜快凉了。”廖云雅拉着男人走到餐桌边。

 罗啸看了一眼廖云雅的家,三百多平的独栋别墅,装修奢华,这局长真没白当。

 廖云雅搬了把椅子紧挨着男人坐下,倒了杯酒。

罗啸心里记挂着那块地,问道:“下午的会什么内容?”

“哦,还是市里关于规范土地转让制度的通气会,现在这是社会焦点问题,很多公知毒舌的眼睛都盯着,政府的压力也很大,你们这些地产商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大好过。” 

罗啸沉默片刻,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廖云雅见男人有些心事重重,不免心疼,说道:“我帮你把新来的土地储备中心林主任约出来吧,你要是能搞定她,竞标的时候别家公司我会跟他们说,12号地块问题不大。不过你还是考虑考虑转型吧,这几年你钱也该够了,以后的政策谁也说不准。你若有别的生意,我可以参股。”

 罗啸点点头,道:“嗯,我会考虑的。先谢谢雅姐。实际上我要这12号地并不是要自己开发,我跟香港新世界集团的代表谈了,用这块地换他们集团旗下的一个娱乐经纪公司的股权,是在香港注册的,所以我才这样急。但地产我不想退出,要知道房子是中国人的命根,前景还是看好的。” 

“你要进娱乐业?那行的水可深的很,要小心。”廖云雅含了口酒送到男人嘴边,喂了下去。

 罗啸搂着廖云雅,在妇人高耸的胸前抓了一把,笑着说:“可惜雅姐只肯在我面前性感,不然我定找人给你拍几套写真。”

 “怎么?你想看吗?那我哪天拍几套给你,不就是性感吗?姐姐不比那些明星差。”廖云雅被这男人勾住了魂,早已经将那为人妻为人母的本分抛诸脑后。

 二人边喝边聊,卿卿我我,不知不觉,两瓶红酒喝了下去。罗啸酒量好爽,倒没什么,廖云雅则是满脸红晕,媚眼如丝,T恤里露出的半颗玉峰竟也红了。

酒为色之媒,果然不假。

罗啸知道这个美妇人早已情动,急需他的雨露滋润,便问到:“雅姐,你老公和儿子真不回来?”

“怎么?你害怕呀?死鬼去党校进修了,我儿子要到同学家过夜,不会回来。唔…人家想死你了…”说着,廖云雅的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主动奉上香甜红唇。

罗啸见廖云雅这般模样,也不再客气,一手揽住蛇腰,一手顺着光滑的黑丝,摸进裙里。

廖云雅只顾着和男人热吻,一时不察,阵地已然失陷。

一阵安抚之后,罗啸将廖云雅抱在腿上,短裙卷到腰间,裹着黑丝的美腿分在两边,提枪跃马,杀入敌阵。

罗啸和廖云雅,一个如狼似虎,一个龙精虎猛,一个神勇无匹,一个刻意逢迎,如天雷勾动了地火,又似久旱逢甘霖,配合得浑然天成。

一夜荒唐,此中滋味自是蚀骨销魂,无以言表。

>>>>《商海枭龙》在线阅读<<<<

一大早,廖云雅把罗啸叫了起来,像妻子般侍候男人洗漱,穿衣,早餐,罗啸倒也乐享其成。

吃着早饭,廖云雅问道:“阿啸,国庆长假有什么安排?”

罗啸笑了笑,道:“应该会去一次京城,拜访一个长辈。”

廖云雅隐约知道男人在京城有大背景,也没多问,换了个话题道:“约土地储备中心主任林蔓的事我会尽快安排,你一定得到。”

罗啸当然点头说好。

  收拾妥当,二人离开廖云雅的家,分头走了。

罗啸来到公司,江琪早就到了,知道这公子定是一夜风流,便泡了杯奶茶拿了过来。

罗啸也不喝,只是坐着,神情有些落寞。

江琪见罗啸有些奇怪,走近问道:“啸哥,怎么了?有事?”

男人摇摇头说没事。

江琪见他不愿多讲,转身想要出去,刚拉开门,只听罗啸又叫她。

“明天跟我出去一趟。”男人说。

“去哪?”江琪问。

“回老家看看。”  

江琪非常惊讶,自己跟着罗啸不算久了,却从未听过他提到自己家是哪里的,父母都在不在,好似石头里蹦出来的。突然听说要回家,自是十分诧异,心里画着问号,嘴上却没敢问,应承下来。

罗啸忽地站起,走到江琪面前,温柔的说:“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去我位置上坐着。”  

江琪坐到男人的椅子上,知道有话对她说,就不做声等着。

  罗啸点了根烟,长吸了口,站到明亮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淡淡的说:“后天是我父亲十周年的祭日,我离开家也十年整了”。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里,从小没见过母亲,只听说母亲十六岁就跟父亲未婚生子,不到一年就跟别人跑了,扔下了我。父亲带着我长大,家道艰难,没人看得起我们。偏偏父亲又酗酒,醉了就拿我出气。我上高中时候,父亲得了很重的肝病,因为没钱,死在了医院里。”  

“亲戚帮我葬了父亲,我也不上学了。不久我就离开了那里,去了京都。刚到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哪里都不认识,又没有钱,几乎成了盲流。为了吃饱饭,我什么都干过,服务员,保安,建筑工地的零工,送报纸的红马甲,桑拿浴里搓澡的,我吃了无数的苦,也算老天怜我,屡有贵人相助,才有了现在的一切。这十年来我从未回去过一次,我恨那个地方。”

“那怎么突然想回去了?”江琪问到。

  “家里其实也没什么人了,只有个隔房的堂姑,自小就格外照顾我。我只是想去看看她老人家,顺道去我父亲墓前拜祭一下”,男人的嗓音有些沙哑,忽地转过身,盯着江琪说:“这些话我从未向旁人说过。”

  江琪既心疼又欢喜,明白罗啸对她终是有些特别,柔声道:“啸哥,我陪你就是。”

  罗啸走到江琪近前,轻抚着光滑的俏脸,柔情泛起,心想,我可要对这女孩好些。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江琪离开座位前去开门。

原来是那位人事部的主管何馨蕊,这个花信妙龄的美少妇今天又换了套装束,一条黑色窄裙,白色的翻领衬衫,黑色的厚丝袜,纤细修长的小腿踩着细高跟鞋,成熟性感又落落大方。

何馨蕊知道江琪地位特殊,笑着打了声招呼,来到罗啸面前,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桌上说:“罗总,有一个应聘秘书的,我觉得合适,麻烦您看看。” 

罗啸拿起资料,照片上一个秀美的女子,杨棠,二十八岁,大学文秘专业,四年相关从业经验,已婚。

  何馨蕊说:“我见过她了,在几家公司做过行政秘书,看样子办事很稳妥,形象也好,有个2岁的小孩,近几年会很稳定,不会请长假。您觉得怎么样?”

  罗啸笑笑,道:“何主管,这种事情你拿主意就可以了,我相信你的眼力,只要有何主管你一半漂亮我就知足了。”

何馨蕊脸一红,娇声说:“我哪里漂亮,江琪妹子才是真美女。” 

江琪却不依,伸手在美妇的腰间掐了一把,一时间笑声不绝,满室皆春。

  罗啸让江琪去财务取些钱,买了几部Iphone,又单独买了一个平板电脑,留作回家时的礼品,处理了些公司的杂务,不知不觉已是下午。

  罗啸想起昨日给纪委梁主任打的电话,自己明天要回老家,十一长假又要去京城,得马上把他约出来探探底,遂拨通了梁主任的手机。

“梁主任,我罗啸啊,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请您吃个便饭。”

电话那边一番推迟,也就答应了。

“那好,晚上6点半川府等您。”罗啸知道梁主任喜欢吃辣,特意订了四川菜馆。

  罗啸又仔细捋顺下思绪,到了傍晚,江琪驾车将他送到了川府。罗啸让江琪别等他,江琪却不肯,男人好劝歹劝才把她劝了回去。

罗啸进了包房,先点了几样,比约定的时间过了一点,梁主任才到。

罗啸懂得这是官场的规矩,也不在意,满面含笑请他入座。

寒暄片刻,酒菜送了上来,罗啸频频举杯,屡屡劝酒,不一会,梁主任就有了醉意。

刚想切入正题,梁主任的手机响了起来,好像有个人要来找他,他虽不愿意却拧不过,只好答应了。

接完电话,梁主任有些尴尬的说:“罗总,不好意思,是我内人,偏要来找我,说要当面谢谢你。”

罗啸赶紧赔笑,道:“嫂夫人要来那最好了,小弟也好认识认识。”  

不一会,有人推开包房门。罗啸抬头一看,一个穿戴时尚的美艳妇人走了进来。

奶白色的塑身毛衫酥胸高耸,披着条粉色的披肩,红黑相间的百褶短裙掩不住高翘的肥臀,过膝的长筒皮靴越发显得双腿修长,要命的是这妇人竟然穿着薄丝裤袜,短裙和皮靴之间黑丝隐约透着雪白的大腿。

罗啸起身让美妇上坐,梁主任介绍说:“这是内人冯秀娟。”

美妇人瞪了梁主任一眼,笑着说:“罗总,我女儿学费的事先得谢谢你,听说您年轻有为,早就想见见,刚才去做瑜伽,才来的晚了一些。”说话间眼波流传,实在是风情无限。

>>>>《商海枭龙》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