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鲜闻 > 正文

人皮绣,花雨鲁智深,闽南巫以尸血刺绣

2019-08-13 12:38作者:admin

第三章 碰上脏东西

花雨说:张哥说了,我们这边,其实不兴去求平安符保平安,都说纹个身也能保平安,说这是闽南这一代的风俗。
听她这么说,我有点忍不住了:那是,咱们闽南这边,刺青就是平安符,不过一般的刺青没那个效果,得纹我的阴阳绣,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呐,这刺青你要做上了,我保证比平安符强一百倍。
花雨有点迟疑,可能她没听过阴阳绣。
我见到她反应不大,又欲擒故纵的说:阴阳绣做出来的纹身,最是灵验了,你要不然回去问问你张哥,你张哥铁定知道阴阳绣,不就做个噩梦吗?阴阳绣让你安心入眠。
“那成,我先回去问问张哥。”说完花雨掉头想走。
才走了几步,她突然回过头来,又跟我说:对了老哥,我这事吧,还不光是做噩梦,你看看我的脖子,多了一排牙齿印,你帮忙瞅瞅。
说完花雨扬手把大波浪给撩了起来,让我看她的后脖颈。
我这一瞧,坏了,花雨的后脖子那儿有一圈青色的牙印,牙印的模样一瞧就不是人的牙齿弄的
“你确定你仅仅是老做噩梦?我怎么感觉你碰上脏东西了呢?”我半信半疑的看着牙齿印。
我一说,花雨立马吓得缩脖子,说她胆子小,让我可别吓唬她。
我拿出手机,对着花雨的后脖颈,拍了一张照片,然后递给她看。
她看了一眼,问我:这牙齿印有什么特别吗?
我说这牙齿印一个个都是点,如果是人咬的牙齿印,那得是一小段一小段的吧?
“哎呀!”
花雨听出了我的画外音,突然一愣,接着手机从她的手里面滑了下来。
好在我眼疾手快,连忙扑住了手机。
好家伙,现在开发商还逼着我全款交房子呢,要再摔一手机,那就太惨了。
“那……那老哥你是说我惹上脏……脏东西了呗?”花雨这时回过神了,问我。
我让花雨仔仔细细的回忆一下晚上做的噩梦,我师父以前说过,说有些诡异的事情,会让梦变得很奇怪。
虽然我也不太懂这里面的道道,但让花雨说出来,我们俩个分析分析也好。
花雨点头,立马给我讲起了她的梦境,原来她刚才糊弄我呢,她的梦,压根不是有人追杀她,而是她梦见和一个男模特逛街。
梦里两人逛到了一条空无一人的街上,她和那男模特都有些“性”急,两人就开始脱衣服在街上“干裸架”。
干了大半天,她和那男模特激烈舌吻,爽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突然,那男模特变幻了脸孔,人脸变成了鬼脸,青面獠牙的,张嘴就冲她的脖子咬去。
于是花雨就吓醒了。
花雨还说:当时我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脖子上粘呼呼的,也不像是汗,还有一种诡异的香味,就像……就像酒精的味道。
“这……我也弄不清,不过你这么多怪现象叠加在一起,铁定是撞邪了。”我对花雨说:妹妹,你信我一句,只要我给你纹个有镇鬼图案长发文静少女森系唯美写真的阴阳绣,绝对灵验,什么小鬼阴魂,都不敢近你的身。
花雨连忙说:多少钱?
“一万。”我张嘴就说了一个价。
要说花雨是个有钱人,她是店里的头牌,一个月能搞十几万的主,一万的价格,她铁定能接受。
不过我一说钱,花雨的神色就变得阴晴不定了,她有钱,但我没想到,她挺精打细算的。
她跟我说:老哥,你可别忽悠我,我们出来卖的,虽然来钱多,可也是一碗青春饭,我手里那些钱,还打算过两年回家搞点生意做呢,不容易。
我说你去找张哥问问,问问阴阳绣有几个人会做?而且我也不坑你,如果做了阴阳绣没有解决你的毛病,我一万块钱,原封不动的退你了,成不?
花雨能当头牌,心眼还是足,没直接回我,就说她先回去问问,多问问不吃亏。
“那行,你先去问问吧,我接着干我的活。”我好说歹说也没让花雨狠下心掏一万块钱,我也懒得废话了。
“行,那老哥我先回去了啊。”
花雨连忙小跑着回去了。
她这一走,一下午都没过来,整个下午,我都怅然若失。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花雨一下午没来,另外一富婆联系我了。

>>>>本文《人皮绣》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