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聚焦 > 正文

军训晚上教官顶我哦嗯_在马背上捻揉花唇

2019-09-03 21:31作者:admin

“丢了?”萧俊轩挑眉,黑眸微微咪起,“夏念白,你知道那枚戒指有多重要么?”

“有一条命重要么?”下体的血液越来越多了,夏念白整个身子的重力都靠在墙上。

心口开始空荡荡的疼了,如果真的是怀孕了,这个孩子可能保不住了吧!

强烈的血腥味让萧俊轩微微蹙眉,看着她越来越惨白的脸色,他才察觉到不对劲。

低头看去,只见她脚步已经堆积了浅浅一滩血,洁白的双腿上沾满了血迹。

“你….怎么了?”他开口,原本温怒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

夏念白疼得窒息,死死咬着唇瓣,吐出几个字道,“死不了!”

她扶着墙壁准备离开。

忽然,她身子被腾空,猛然将她横抱了起来。

“萧俊轩,你干嘛?”本能的环住他的脖颈,她失声问道。

“去医院!”吐出几个字,他抱着她疾步上了车,直接启动车子,朝着医院开去。

离教堂越来越远,夏念白疼得有些麻木了,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死命咬着唇。

看出了她的疼痛,萧俊轩眉头紧蹙,目光扫过她惨白的脸,道了一句,“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话,明显问的是孩子。

“刚刚!”实在太疼了,夏念白根本不想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萧俊轩一路上似乎没有停过车,而且车速十分的快。

从教堂到医院,不可能没有红绿灯,能解释他没有停车的理由,唯一就是,他这一路闯红灯了。

车子到达医院的时候,夏念白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

胎儿五周,失血过多,没办法保住。

夏念白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病房里一切都空荡荡的,出于本能反应,她抬手摸了摸小腹。

是平的。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孩子没了。

但当护士告诉她孩子小产之后时,她还是趴在床上哭了,这孩子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

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小护士见她如此,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开口道,“萧先生交代你好好养病,他过几天会过来看你。”

说完,人就走了。

夏念白拽着被子,心底开始密密麻麻的疼,明明一开始招惹她的是他萧俊轩,为什么最后面目全非的却是她夏念白?

c8 (2).jpg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而她呢?身子没了,心没了,孩子也没了。

遍体鳞伤的只有她!

凭什么?

…..

虽然戒指没了,但婚礼还是一样举行,萧俊轩将夏念白送去医院后,便直接回了教堂。

夏念白出现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这场婚礼的盛大。

一场婚礼,在整个桐城人民的祝福和期待中如约举行,新娘娇俏,新郎俊美无双。

这对璧人成了人人羡慕称赞的佳人。

夏念白躺在医院里,一遍接着一遍的看着婚礼现场的视频,从一开始的疼痛抽搐,到最后的麻木。

一个月后。

出院。

这一个月,夏念白没去联系过萧俊轩,他也未曾来看过自己,两个人似乎像根本不认识一样。

离开医院后,夏念白直接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收拾好东西,直接定了去边城的机票。

萧俊轩没有结婚之前,无论她以什么身份留在他身边都是可以的,可现在他结婚了,三个人的感情世界里,有一个人注定会成为罪人。

而她就是那个罪人。

她的大部分东西都是萧俊轩买的,她没想过要带走,所以只是简单的拿了几件衣服和日常用品就直接去了机场。

川流不息的人海里,有人匆匆忙忙,有个频频回首,离别是场无声的盛宴,一别便是永远。

急着赶飞机,夏念白下了出租车就拖着行李箱急匆匆朝着机场大厅跑。

进出口的时候,因为匆忙转了人,包都撞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忙着道歉,她一边瞒着捡地上的东西。

说了半天,没见着对方的回应,她捡起包,抬眸看了过去。

一时间倒是愣住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

萧俊轩。

他怎么会在机场?

看向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传黑色西服的助理,看这样子,应该是刚出差回来。

他最近出差?

“要去哪?”漆黑的目光落在她的行李箱上,萧俊轩开了口。

“去….出去走走。”她扶着行李箱,看着他扯了抹笑,为了看上去自然几分,她特意眯起了眼睛。

萧俊轩蹙眉,“出去走走?”黑眸落在她笑得格外不自然的脸上,“打算去哪走?”

“随便….走走!”夏念白不会撒谎,她撒谎的时候,耳朵很红。

萧俊轩自然是看出来了。

他欺身靠近她,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声音低沉,“夏念白,你想离开?”

出于本能,夏念白想要后退避开他,但是腰肢已经被他搂在怀里了。

挣扎了几下,她有些怒了,“我想去哪,是我的自由,萧俊轩你没资格管。”

萧俊轩冷哼,“没资格?你觉得要怎样才算有资格?一年前你爬上我的床,我就说过,我一天不厌烦你,你就一天不准走,现在我允许你走了?”

“你….”一年前….明明是他霸王硬上弓。

夏念白挣扎了几下,身子被他楼得更加紧了,机场四处都是人,萧俊轩直接强硬的拥着她出了机场。

身后两个助理很自然的提着夏念白的行李跟在身后。

夏念白被丢在车里,随后萧俊轩便随着上了车,锁了车门。

“萧俊轩,我求你,你放我走吧,我…..”她的话,被萧俊轩直接堵回了口中。

男人炙热的手臂将她箍在怀里,将她死死压在胸口,致命的吻了起来。

夏念白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后排的激吻似乎并没有影响前排的两个助理,车子启动。

开出机场,夏念白被他吻得快要窒息了,他才松开她。

她趴在他胸口微微喘息着。

萧俊轩低眸看着怀里的女人,因为刚才激吻的原因,她一张白净的小脸上有几分嫣红,瞧着格外诱人。

修长如玉的手指落在她下巴上,微微将她下巴抬起,让她同他对视。

四目相对,夏念白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晕染了几分怒意。

他似乎心情好了几分,声音低沉暗哑道,“生气了?”

夏念白没开口,但显然是生气了。

见她不答,他淡淡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疲惫,“以后别用离开这招了,你想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

顿了顿,他又道,“南岸嘉园那边有栋海边别墅,你过几天抽时间搬过去住。”

夏念白看着他,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似乎这一切,在他看来,她离开,不过是因为她想要向他索取别墅,豪车的一个手段而已。

“萧俊轩,你喜欢过我么?”她看着他,似乎因为出差的缘故,他整个人变得有些憔悴疲惫。

对于她的问题,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将她拥进怀里,出声道,“陪我睡会。”

随后,他便闭目养神了。

她知道他不想说,也不屑于说,这个男人像个迷宫,根本无法窥探,在他世界里,只有金钱和权力。

爱情于他,似乎只是找个女人陪睡而已。

就连婚姻,都是他用来掌权的筹码。

大概是见他睡得安静,所以没多久夏念白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她人已经没在车里了。

而是在萧俊轩的办公室里,萧俊轩的办公室里有隔间,隔间里有床。

听到外面有电脑敲击的声音,夏念白下床穿了鞋子出去,推开门的瞬间,目关便落在了办公桌旁办公的萧俊轩身上了。

凝视着正在办公的男人,夏念白有些走神,从遇见萧俊轩开始,她就心从来都不否认萧俊轩是一个充满诱-惑魅力的男人。

尤其是他衣冠楚楚的姿态,无论怎样都无法藏住他与生俱来的君王气质,仿佛看到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向他臣服仰视,这或许就是她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抽离的原因。

办公室的空气里,悄然弥散着微妙的暧昧感。

周围的安静,让紊乱的心跳声愈发明显了,冷不丁的,萧俊轩忽然抬眸,黑眸直直落在她身上。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