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从今天开始,念雪看到兰琴一无所知

2019-07-26 22:42作者:admin

“念雪~念雪~~~”兰琴一拉自己的被子,发现自己的床下已经出了很多血迹。她在心里默默估算了下上次来月经的时间,好像有一个多月了,不过以前的林梦瑶也是月经不准,妈妈曾经带她去过中医院调养过,仍旧调不好。所以兰琴发现自己一个多月还未来月经,心里也不紧张,自然也丝毫没有怀孕过自己会怀上身孕,而她也绝对没想到摆在她面前的那摊血迹会是小产所致。

“格格,怎么了?”念雪正在堂屋掸灰,听到兰琴大叫,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丢下鸡毛掸子,往卧室跑过去。

“没什么,我好像来葵水了。你看,都把床弄脏了。”兰琴抱歉地看着兰琴,因为这意味着自己又给念雪他们找了事。

“格格,您好像一个多月未来葵水了,如今来了,可要好好调养下身子。主子爷已经令大嬷嬷送来了很多补品。”念雪看到兰琴一无所知,自己却不得不瞒着她,心里隐隐总觉得不舒服。

“嗯,替我更衣吧。”兰琴欲要起来,但又突然觉得脑子一晕,浑身没什么力气。

“格格,您,您还是歇着吧。昨天大病一场,今日肯定还没有完全康复过来,奴婢看您还得在床上多躺几天才好。”念雪变着说法,想让念雪在床上多躺几日,因为她知道小产也是很伤身的,如果调理不好,很影响以后的生育能力的。

“不行,昨天四爷答应我今日要带我出去玩的,躺在床上岂不是浪费了。”兰琴一听念雪这样说,顿时急了。可无奈她刚想起来,身子却没什么力气,值得软软地坐在床上踹气。

“格格,您身子还没有恢复,哪里能出去。我这就去通报主子爷,让他过来劝你。”念雪急忙将兰琴扶起来坐好,她则唤了外面的惜茶过来帮忙将弄脏了的床单扯下去。

两人拿着弄脏的床单退了出去,念雪对惜茶说:“你快去通报主子爷,说格格醒了。”

惜茶点点头,便将床单拿到了耳房,交给了环碧,让她去清洗。

环碧一看就沾了血迹的床单,心知肚明地想了一会儿,便拿着它去小膳房提热水去了。

再说惜茶急急忙忙地往正院走去,当她小跑着正欲从花型的拐门拐弯时,勐然从拐角那边走出一个人,惜茶收不住身,一下子撞到了她身上。

美女小萌的性感图片

“哎哟!谁呀,居然这么不长眼睛!”被惜茶撞到了肩膀的女子被一个丫鬟模样的婢女扶着,蜷缩着身子,正恨恨地看着也撞到了肩头的惜茶。此女真是福晋的妹妹颜玉。

“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有急事去见主子爷。”说完,惜茶便想从颜玉身边走过,却不料颜玉一下子用身体挡住了惜茶的去路。

“你是哪里的丫鬟,尽然这般无礼,撞到我,连道深歉都不会么!”颜玉对惜茶的怠慢很是不爽,她的性子便是绝不肯吃亏,对下人也颇为严厉刁钻。

“这位姑娘,我也不是故意撞到您的。我们格格有事,必须赶紧去见主子爷,请你让开。”惜茶因为没见过颜玉,也不愿与她多说,便想从她身边挤过去。

“不行,没跟我道歉就想走,哪里来的没教养的丫头。”颜玉见惜茶没有道歉,心下不爽,便骂了起来。

“我只不过是走得急了些,你突然出现,我也不是故意的。你骂我就算了,为什么骂我们格格?”惜茶怒目看着颜玉,心里实在想不出这女子到底是谁。四爷后宅的女子,她也几乎全见过,从没有这个人呀,然不成是外面入府的人。

“你们格格是谁呀,她管教不好丫鬟,我来替她管教下!”颜玉自幼被费扬古捧在手心里长大,又因为年纪小,而颇得几位哥哥姐姐的宠爱,因此性子除了活脱外,就有点跋扈了。

“我家格格是钮钴禄氏,此刻我正是奉了格格之命去请主子爷的。”惜茶以为自己说出兰琴的身份,应该会让面前这个跋扈的女子让开。结果也正如她所料,颜玉一听是钮氏,目光闪烁了一下,便讪讪地说:“那你走吧,下次走路看着点儿。”

惜茶微微一颔首,便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颜玉看着她正是往前院奔去,便抚了下被撞疼的肩膀,说道:“我倒想去见见这个钮氏,看看是何等人物将姐夫魅惑到如此程度。”

她的贴身丫鬟云鸢说道:“格格,咱们还去园子么?”

颜玉回过头,整了一下鬓边的珠花,便说道:“去呀,一个丫头尚且坏不了我的兴致!”

四爷一听说兰琴醒了,便放下手里的书,立刻随着惜茶来到了南小院。

兰琴一看到四爷走进门,就哀嚎一声:“爷,怎么办,今天妾身的身子好不中用,还想着陪着爷出去走走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好好养养身子,每天雪蛤、燕窝不断,必须要给爷养得白白胖胖起来。出去的事情来日方长,等你养好了身子,爷带你下江南!”四爷慷慨地说。

“江南!爷,你可要说话算话,不准诓骗妾身。”兰琴一下子从不能出去的阴霾里跳了出来,脸上的郁闷一扫而空。

哇,她要去巡游江南了!

“但如果你不好好养,那爷可要反悔的。”四爷忍着心里的内疚,故意板着脸说道。

“我不下地就是,一天吃四顿、五顿都行。”兰琴一听说吃,那可是她最乐意的事情。

“爷明日就要入宫了,这段时间很忙,不过我只要回来就会来看你,不准给爷整出什么幺蛾子,乖乖吃东西、睡觉!”四爷坐到兰琴的床沿边,从怀里摸出一条“项链”在她的脸前垂了下来。

“这是怀表?”兰琴惊喜地抓住那枚做工考究的“小项链”,握在手里把玩。

“你知道!”四爷眼睛一亮,但心里并不惊讶小格格认识,她本就喜欢西洋物件,故此他才特地从库房里找了这么个小玩意出来。

小东西刚刚大病一场,又在懵懂无知的情况下失去了一个孩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