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啊好痛求求你了放开我,女生湿的太快说明什么

2019-09-03 21:32作者:admin

杨小川这个无奈呀,眉头紧皱着,不是他不想帮她,而是他真没有那个胃口呀!

想想,这菜花婶长得是三大五粗的,哪儿都一样大似的,且身上还有着一股子狐臭味,要是哪个男人还有那胃口的话,那也真是够令人佩服的了。

见得她愣是要这样拉拉扯扯的,杨小川可是有些急了,忽地一晃膀子,甩开她的手:“我说,菜花婶,你能不能不这样呀?”

忽见他小子这样,还急了,菜花婶不由得一愣:“哟呵?你这瓜娃子还装什么斯文呀?装什么大头蒜呀?别以为你爬村长家的墙头那事,老娘不知道?你说你还装什么装呀?难道你就情愿爬墙头偷看沈玉芬,也不看送上门的我么?”

听得这菜花婶这话都说出来了,杨小川又是眉头一皱,也就忍不住说了句:“这女人和女人……它不一样好不?”

“有啥不一样的?婶不是女人呀?她沈玉芬有的,婶没有呀?她沈玉芬无非也就是皮肤白一点儿,脸蛋好看一点儿,除了这个,哪儿不一样呀?”

听得这话,杨小川甚是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也懒得跟她扯这烂七八糟的了,便是话锋一转:“好了,菜花婶,你要看病就看病,别搁这儿拉拉扯扯的好不?再怎么说,我杨小川也还是个没娶媳妇的大小伙子好不?所以你这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呀?这被人家说三道四的,以后我杨小川还怎么娶媳妇呀?”

“哟哟哟!还成何体统?”菜花婶不由得讥讽道,“瞧你个瓜娃子,你以为你多读几年书,就搁婶面前拽词了是吧?告诉你,杨小川,你可别在婶面前假装正经了,可别埋汰婶了!就你,偷看沈玉芬那事我就不提了!你说你,就去年人家李家大儿子结婚的时候,你不也大半夜的趴在人家窗户么?搁村口那树林里,你不也偷看了人家刘美丽么?就你,还搁婶面前假装正经呢?”

听得菜花婶这一顿数落的呀,咱们小川医生的脸终于有些挂不住了,泛起了一阵阵囧红来……

事实上,他也着实不是啥特正经的玩意。

那爬墙头、趴窗户、钻树林等等等,这等事,他杨小川也是没少干的。

所以这在菜花婶面前装正经,着实是有点儿颜面扫地。

但,他也是有针对性的,不是是个女人他都偷看的。

正如他自个所说,女人和女人不一样好不?

只是现在这菜花婶这般的缠着他,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过了一会儿,没辙了,他也只好说道:“我偷看也好,偷听也好,那是我的事情,你菜花婶还管不着呢!成了,你要是真来看病的那就看病吧,要不是成心来看病的,那么你就请回吧!你没事,我还有事呢!”

“哟呵?”菜花婶感觉有些看不懂他小子了似的,“你个瓜娃子还真装上了呀?你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

忽听菜花婶那么的说着,杨小川不由得浑身微颤了一下,貌似还真有点儿惧她似的。

文学

事实上,他也知道,这个菜花婶可是很能缠人的。

上回,他就是玩了个临阵脱逃,才保住了自个的圣洁之身。

因为这菜花婶可不像村里的其她女人,她可是真放得开,且还会软硬兼施。

反正她是个寡妇,谁爱说啥就说啥去吧。

别说是杨小川,就是村长,她菜花婶都曾软硬兼施过。

见得实在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就说了句:“菜花婶,你要真这样的话,我可会报案的哦!”

可是菜花婶则是回道:“你要报案就报案呗,他们派出所管得了抢、管得了偷,还管得了老娘和男人睡觉咋地?”

“……”杨小川彻底无语,一阵狂汗,只觉这菜花婶太彪悍了……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真是没辙了,杨小川也只好求饶道:“菜花婶,你就放过我吧!不管咋说,我杨小川还是个未婚青年呢,将来还要娶媳妇呢!”

可菜花婶则是忙道:“将来娶媳妇那是将来的事情,你说你个瓜娃子的怕个啥呀?再说,咱们小渔村也没有与你年龄相当的姑娘不是?即便你要娶,将来也只能娶个外村的姑娘不是?”

“……”杨小川彻底被打败了,真不知道再说啥是好了,只是觉得这菜花婶不仅彪悍,还一套一套的说词,只要他一句话过去,她就立马一句话给反回来了……

见得杨小川再也没啥可说的了,这时,菜花婶装温柔似的拽了拽他的胳膊,在他耳畔柔声道:“好啦,你个瓜娃子就别磨蹭了。咱们赶紧的进你家里屋吧,完事后,婶还得回去做饭吃呢。”

杨小川听着,实属无奈的扭头看了看她,然后说了句:“那……菜花婶呀,你还是赶紧回去做饭吃吧。”

忽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菜花婶不由得又是一瞪眼:“你?我说……你个死小川,你还真想要婶来硬的咋地?”

没辙,杨小川又是紧皱着眉头,显得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菜花婶瞅着,又道:“我说你个瓜娃子咋就这么木呢?你说这事,有多少男人想要还要不着呢,可是你个瓜娃子……你说婶都这样了,你还有啥不好意思的呀?”

趁机,杨小川忙是说了句:“那你还是去找别的男人吧。”

“你说你个瓜娃子又想存心气婶了不是?咱们小渔村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都跑光了,都外出打工去了,这村里除了你个瓜娃子,哪还有个能雄起的男人呀?这耕地都没有男人了,哪还有男人耕田呀?要是有的话,也不至于这么苦了婶不是?”

可杨小川又是说了句:“不是还有不少老头么?”

“那都是些歪把茄子了,还扯啥呀?”

趁机,杨小川便是没辙的来了句:“我也一样。”

“你小子就是胡扯!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咋可能嘛?”说着,菜花婶又是没羞没臊的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个瓜娃子的不就是嫌弃婶长相不好么?可是婶告诉你,这女人呀,不论美丑,其实都一个样儿,没啥两样的!”

说着,她话锋一转:“好啦,你个瓜娃子的就别磨蹭了!”

可杨小川还是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也不吱声了,反正就站那儿不动。

菜花婶可是有些急不可耐了:“你要再这样,婶可就真来硬的了哦!”

杨小川还是不吱声,只是心里在想,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没想到他这个留守青年的门前也这么多的是非,真是郁闷呀!

随之,他又在想,既然她们都以看病为由,那么以后老子干脆不开这个诊所得了个屁的,反正也赚不了几个钱……

正在这时候,村里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喂—喂—喂—现在开始广播,请村里的杨小川杨医生听到广播后,请速到村口去一趟……”

还正在广播着呢,忽然,就只见村口的王老头忽地一下窜进了杨小川他家堂屋,急切切的嚷嚷道:“小川,快!拿上你的药箱!赶紧的!村口那儿正人命关天呢!”

这又是广播,又是上门来叫人的,不由得,杨小川忽地一怔,忙是冲王老头问道:“村口那儿都咋了?”

“你先赶紧的拿上你的药箱吧!”王老头急切切的回道,“那个谁……咱们的镇委书记正奄奄一息的呢!所以,你得赶紧的!”

“镇委书记?”杨小川又是一怔,一边急忙的拿上他那个木药箱,“您是说……咱们邬柳镇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

“对!”王老头急切切的点了点头,“就是秦书记!”

“他……他怎么跑来咱们小渔村了呀?”

“哎呀,你小子就先别问那么多了,赶紧的吧!”

“成成成!”杨小川连忙点头的同时,也就忙是扭身出门了……

王老头则是紧忙的跟上了杨小川的步伐……

这会儿,菜花婶瞧着杨小川那个死小子就这么的闪人了,她两眼一愣一愣的,那个郁闷呀,忍不住心说,这个死小川,非得磨磨蹭蹭那么老半天,结果闹得老娘这回又没办成事,真是……唉……下回老娘可就不跟他个死小子磨叽了,直接将他小子给拽进里屋再说,老娘就不信他还真不会吃草?

由于人命关天、情况紧急,所以村口的王老头进来后,也忘了看这菜花婶了,只顾急切切的拉着杨小川走了。

菜花婶她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呀,又在想,刚刚要是那个死小川不磨蹭那么久的话,事情都办完了不是?咱们这小渔村如今连个男人都没有,还真够闹心的呀……

待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赶到村口的时候,一眼就望见了河对岸的河滩上有几个老头围着蹲在那儿,还有村长也蹲在他们当中,他们一个个都一脸焦虑之色,都在焦急的瞅着河滩上躺着的那个人……

貌似躺着的那个人就是镇里今年新来的那个秦书记?

瞧着那惊心怵目的一幕,杨小川没敢多想什么,只顾急匆匆的沿着河滩跑下去,直奔河上的那座木桥而去……

当杨小川跑上了木桥时,村长忽听那‘咚咚’的脚步声,他忙是扭头去瞧了一眼,忽见是杨小川背着个医药箱来了,村长便急忙嚷嚷了起来:“小川,快点儿吧!”

听着村长的嚷嚷声,杨小川下意识的加快了步伐,跑过木桥,然后扭身就朝河滩那方跑去了……

待跑到跟前时,停下步伐,他不由得一阵气喘吁吁的:“啊呼……”

没等他喘匀气,村长又是催促道:“那个……小川,你快点儿吧!”

由于人命关天,所以杨小川也就忙是取下背上的医药箱,给搁在一旁的地上,一边在秦书记的跟前蹲了下来……

待他大致的瞧了瞧秦书记的面色之后,不由得暗自一怔,这……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呀?

此刻,躺在河滩上的秦书记好似已经没有了啥意识,只是一脸扭曲、痛楚的躺在那儿,好像之前他已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挣扎,那脸色憋得乌青乌青的,两个眼袋也是乌黑乌黑的、鼓鼓的,整个面部已经浮肿了。

根据杨小川的初步判断,应该是谁给秦书记下了老鼠药?

要么就是秦书记自个想不开,想寻短见?

暂且先不管是啥原因,还是救命要紧,所以杨小川扭身过去,就打开了他的那个医药箱,从中取出了一瓶乌黑乌黑的药液来……

这是他自个用中草药熬制的祛毒散,能在短时间内缓解中毒的症状。

以最快的速度取出药液后,他这才伸手探了一下秦书记的鼻息,貌似还没死,只是气息非常微弱了,能不能救醒,还不好说?

暂不管那么多,他只顾急忙冲对面蹲在的村长说道:“村长呀,你来帮个忙,帮我把秦书记的嘴巴给掰开!”

村长听着,没敢含糊,忙是挪步过来,立马就用两手给掰开了秦书记的嘴巴……

于是,杨小川也就将那一整瓶的药液一点一点的灌入了秦书记的嘴里……

要是这药液不管用的话,那么恐怕还真就有点儿棘手了?

因为秦书记貌似完全没有了意识似的,药液滴入他的嘴里后,他也没有下意识的往下咽。

只能是等药液顺着他的喉管滑下去了,杨小川才继续往他嘴里滴入药液,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灌着。

旁边那几个围观的老头见着杨小川已经在施救了,他们也就稍稍的放心了一些似的,于是其中的李老头忍不住问了句:“呃,老刘呀,你是咋发现秦书记躺在这儿的呢?”

老刘回道:“我这不想去一趟镇上么?然后我在过桥的时候,也就发现了有一个人趴在河边上的水里,当时我还以为那个人想不开想要投水自尽呢!”

于是,王老头忽然插话道:“也就是说……一开始秦书记还趴在河水里?”

“对。”老刘点了点头,“然后我不赶忙走过来看么?当时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就看见他的手还在微微的动,好像是在挣扎似的,我就感觉这个人可能不想死,所以我这不就赶紧的将他拖到了河滩上么?我这也老了,没啥力气,拖了好久才给拖上来。等我给反转过来一看,忽见是咱们镇里新来的秦书记,好家伙,吓了我一大跳!我这都差点儿被吓死过去了!”

李老头听着,不由得皱眉道:“这事就怪佬?你说这秦书记……无缘无故的,他咋就……”

王老头忙道:“得了!我们还是别瞎猜了吧!这事……估计也只有秦书记自个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小川能不能救醒秦书记了吧?”

“……”

一会儿,待杨小川将整瓶药液都给灌入到秦书记的嘴里之后,村长见得秦书记还没反应,他不由得冲杨小川问了句:“小川呀,你的这药……管不管用呀?”

杨小川听着,也是担忧的瞅着秦书记,回道:“要是不管用的话……可能就……”

一边说着,杨小川一边解开了秦书记的衣扣,然后用手在秦书记的胸口来回的搓揉着……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见得秦书记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似的,杨小川不由得倍觉棘手的皱起了眉头来,想了又想的,在想还有啥办法能够尽快的缓解中毒的症状?

想着想着,他也只能尽力试试了,忙是取出了银针来,赶忙的点着酒精灯,开始给银针消毒……

村长瞅着,不由得疑惑的问了句:“这针灸法能管用么?”

文学

杨小川回道:“试一试吧。应该能排出一些毒来?我也只能是尽力而为了。”

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实在不行,最后一招,也只能是采取内气疗法了,逼出秦书记体内的毒来。

一会儿,待在秦书记的胸口及腹部给布了数根银针之后,杨小川又从药箱里取出了一瓶药液来,又要村长帮忙掰开秦书记的嘴,然后再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

希望这样双管齐下,能见效?

这回,待小半瓶药液灌入秦书记的嘴里之后,忽见秦书记的双眼眨动了一下……

“有反应了!”王老头忽地惊喜道。

“哪儿?”老刘忙是凑近了过来。

“刚刚眨动了一下眼睛。”王老头回道。

“……”

待杨小川继续往秦书记的嘴里滴药后,忽然,又见得秦书记喉咙有意识的哽咽了一下……

忽地,李老头惊喜道:“有救了!看来小川这小子还真是传承了他爷爷的医术的精髓呀?”

村长则是惊喜道:“小川,继续滴药吧!看来真见效了?”

“……”

等再过了那么大约半小时之后,渐渐苏醒过来的秦书记忽然惊慌失措的一颤,然后待瞧清蹲在他身旁的是小渔村的村长后,只见忽地一把攥紧村长的手:“老马,救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救我!否则我死定了!”

村长先是被吓得一颤,然后待反应过来之后,他也是一时不知所云?

于是,他也只好冲杨小川问了句:“小川,秦书记他没事了吧?”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杨小川回道,“但还得药物治疗,因为他体内的毒还没完全的排放出来。若是不继续药物治疗的话,秦书记可能就会慢慢的变成疯癫状态。”

听着杨小川在说话,秦书记扭头怔怔的看着他,问了句:“是你救醒我的?”

村长忙是替杨小川回道:“对,是他。他是咱们小渔村唯一的医师。别看年龄不大,但医术很好。”

秦书记听着,又是怔怔的看了看杨小川,然后忙是说了句:“谢谢!”

完了之后,秦书记扭头冲村长说道:“老马,我暂时在你们村躲一躲吧。你看……你能给安排个住的地方不?”

看得出来,此时的秦书记有点儿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

听得秦书记这么的说着,大家谁也没敢问,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大家都猜想到了,肯定是有人要陷害他。

村长暗自想了想,怕是安排秦书记住他家不合适?

因为村长在想,上回秦书记来小渔村视察情况的时候,就对他家女人眉来眼去的,这要是等他病好了,精神了,无聊了,怕是又会惦记着我老马的女人?

于是,村长也就对杨小川说道:“小川呀,这样,就让秦书记暂时住在你家吧。反正秦书记还要继续治疗不是?这住在你家也方便不是?再说,反正你小子现在也是一个人不是?所以住你家也方便。”

听得村长这么的说着,杨小川有些不悦的愣了一下眼神,忍不住心想,格老子的,你马德民不就是怕人家秦书记惦记上你的女人沈玉芬么?

虽然心里这么的想着,但是杨小川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那就让秦书记住在我家吧!”

听得这话,秦书记那个激动呀:“谢谢、谢谢!等以后我一定会重谢的!”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