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求求你慢点太深了给我_刺激交换经历过程

2019-09-03 03:07作者:admin

王二牛想着之后找人打探一下,毕竟这事要是完成了,他可是能拿到三十万的酬劳!

时至中午,王二牛吃过了午饭,准备去手机店,然而王二牛出了大门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背后有人叫自己。

“二牛,二牛,你等等……”

王二牛赶忙转身看去,只见齐芳玲正小跑着朝着自己过来。

齐芳玲跑到王二牛近前,两只玉手插着腰大口的喘着气,看样子累的不轻。

齐芳玲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衬衫配上黑色的短裙,将一双美腿展露无遗,她胸前的柔软,好像恨不得把扣子撑开一般,将衣服撑得鼓鼓的。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齐芳玲领口的几个扣子没扣,导致有一片惹眼的雪白暴露在王二牛的眼前,以及若隐若现的粉色内内衣。

女子喘了一会,一抬头正对上王二牛那富有侵略性的目光,发现他正盯着自己的胸脯直勾勾的看着,当即俏脸一红,叫道:“死二牛,你又瞅啥呢!”

王二牛赶忙收回了视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看好看的地方了。”

面对王二牛如此露骨的话,齐芳玲不由得脸色一红,一下就想到了上午发生的事情,不自禁的两条美腿夹了夹,眼神瞟向王二牛的那里。

齐芳玲听见王二牛对自己的夸赞,内心也是欣喜,高大帅气的王二牛绝对有资格做他的情人,但是她不敢表露太多只是轻哼一声道:“上午摸了那么长时间,难道还没摸够吗?”

王二牛嘿嘿一笑,回答道:“怎么会摸够了呢,姐你让我摸一辈子也摸不够啊。”说着竟然缓缓的伸出手作势要扑上去。

齐芳玲吓了一跳,一声惊呼,抬手拍掉了王二牛想要作怪的手,“别闹,这可是在街上呢。”

“姐,你的意思是不在街上就可以了是吧。”王二牛嘿嘿的笑道。

齐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道:“行了,先说正经事,你不是说要跟我借两万块钱吗,我上午取回来了,现在跟我去大棚地小房子里取钱去吧。”

“怎么去那取钱啊?”王二牛有些惊讶,因为那地方可是王家窝铺出了名的私会的地方!

总有耐不住寂寞的男女去那里私会,齐芳玲怎么会带自己去那里呢?难道她是想继续上午没完成的事情?王二牛想着,眼睛再次落到了齐芳玲那傲人的胸脯上面……

看着王二牛的眼神,齐芳玲俏脸又是一红,“瞎想什么呢,我借你钱的事情不能让石文轩知道,我就不敢放在家里,放在那里了。”

“哦,嘿嘿,那我们快去吧。”王二牛挠了挠头嘿嘿笑道。

齐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转身就走了。

王二牛赶忙跟上了齐芳玲的脚步,走向了村东头的大棚地。

一路上王二牛都在幻想着待会到了小房子会跟齐芳玲发生点什么呢,会不会完成上午未完成的事情呢……

谁知,路才走到一多半,原本就阴沉的天气,居然又下起了雨,豆大的雨水不断地打在两个人身上,王二牛急了,不由分说的拉起了齐芳玲的手就快速跑向了那个小房子。

进了小房子,两人都是大口的喘着气,这段路程可真的是有点累。

由于两人是跑着的,所以雨水已经将两人身上的衣服湿的差不多了。

因此,齐芳玲本来就很单薄的衬衫此刻已经紧紧的贴在皮肤上了,顿时那傲人的身体轮廓便是显现了出来,粉色的内衣清晰无比,当然还有她那纤细的腰肢。

此刻的齐芳玲几乎可以说上半身只穿着一个小布片。

王二牛的眼睛落在上面就挪不开了,更是恨不得立刻伸出手去碰一碰那看起来就很丝滑的雪白皮肤,看着看着,他再次有了强烈的反应。

齐芳玲平定了一下内心,长出一口气后白了王二牛一眼道:“今天真是被你占够了便宜了,你心里一定高兴坏了吧。”

王二牛闻言嘿嘿笑道:“姐你这么一个大美人,却是嫁给了石文轩那个假男人,简直就是浪费了,这事让我遇到了我自然不能让它继续浪费着啊。”

齐芳玲白了王二牛一眼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眼睛却是忍不住瞄到王二牛的身下位置,心中浮想联翩。

一想到它的雄壮,她脸色就羞涩了几分。

小房子里只有一张大床,床上有着一个大厚垫子,床边还拉着帘子,挡着床下面。

文学

齐芳玲把手伸进床面,拿出了自己放在这里的两万块钱,转身递给了王二牛道:“给你,收好了,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想找你帮帮忙。”

王二牛接过那两摞红票子,数都没数就装了起来,而后嘿嘿笑道:“姐,你有啥事尽管说。”

齐芳玲再次扫了一眼王二牛的帐篷,红着脸嗫喏着说道:“二牛,我们……”

“快走几步,到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两人都是精神一振,王二牛赶忙趴在窗户向外看去,只见大雨中两道人影正匆匆的朝着小房子跑来。

“不好,有人来了!”

两人的脸上都是有着惊慌的神色,一男一女出现在这里,说两人没干什么鬼都不信,何况是人,所以两人一定不能被发现。

齐芳玲转身看了一眼那张大床而后急切的说道:“快,我们快躲到床下去,要是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我们就完了。”

王二牛也是反应了过来,齐芳玲可是石家的媳妇啊!

要是被石满天知道了两人在这里的事,那可就不妙了,就算两人真的没做什么,可是谁也不信啊,想着,他不敢在犹豫,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钻到了床下面,躺到了最里面。

他刚躺好,就感觉一道香风入怀,一道带着香气的柔软温热的身躯未经王二牛同意就趴在了王二牛的身上。

王二牛看见齐芳玲居然这么主动的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就咧嘴笑了,眼神肆意的看着齐芳玲露出的大片雪白。

齐芳玲瞪了王二牛一眼道:“你个小色鬼,手老实点。”

王二牛嘿嘿一笑,刚想说话,却被一阵脚步声堵了回去。

“我们抓紧时间吧,一会还有事情呢。”

男人和女人进了屋,男人直接一把将那女人拉了过来,按倒在了床上……

床上的两人似乎是没少来这做这事,因此十分的默契,很快便直入正题。

正戏一开始,那个女人便高低声不断了。

男人也是越来劲,动作更大了,这一系列的声音仿佛与窗外的雨声构成了一曲让人心神激荡的乐章。

然而床上的两人是舒服了,但是一板之隔的床下的两人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两人在上面进行着如此剧烈的运动,床板也是吱呀吱呀的响个不停。

床下的王二牛生怕床板会突然断了,两人会砸下来,然而他更在意的是自己身上的齐芳玲,

“你手别闲着啊。”

“好,你还真是难伺候。”

让王二牛有些意外的是这两人的声音自己居然听不出来是谁,好像不是自己屯的人,难道别的屯人也来这里玩?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屯里的女人找了外面的男人。

唉,说起这事,王二牛不由得一阵感叹。

村里有个化肥厂,那里面多项指标都超标,人工作在里面对人的伤害极大。

尤其是男人,那里面的化学成分吸入多了,不但影响男人的精子成活率,而且还能导致男人不行。

即使这些后果村里男人都知道,但是他们还是愿意去干,不为别的就为了工资高,只不过这下可苦了村里的这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了。

王二牛没有时间继续想下去,因为这近乎奢靡的声音不断的回响在两人的耳边,王二牛早就有了感觉,再加上齐芳玲软乎乎的身子,正毫无阻隔的压在自己身上,让王二牛上午熄灭掉的火焰重新被点燃了起来。

他看向齐芳玲,发现齐芳玲的小脸早就红透了,而且呼吸也是隐隐的加重了起来。

突然,王二牛的眼神又惊又喜的看着齐芳玲,他真切的感受到此刻有一只小手握住了他那里。

齐芳玲双目含春的看着王二牛,那张性感诱人的小嘴中不断地有灼热的气息呼出,扑打在王二牛的脸上。

突然,她把头一沉,彻底趴在了王二牛的身上,伏在王二牛的耳边呼吸灼热的说道:“二牛,我们继续上午的事情吧,姐快忍不住了。”

齐芳玲说着,小手竟然动了起来。

王二牛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在这种别样的刺激下,他险些就把持不住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王二牛心中一阵惊喜,翻身把齐芳玲压在了身下,然后大嘴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

齐芳玲顿时一声轻哼,然后就忍不住玉手环住了王二牛的脖颈,主动回应了起来。

长时间忍受无能的老公,让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下王二牛了。

王二牛的大手自然不会闲着,双双伸进了齐芳玲的衣服内。

床上的两人似乎是想速战速决,二十分钟不到,床上的两人就结束了战斗。

刚好雨也小了一些,两人就顶着小雨走了。

齐芳玲的主动更是给了王二牛鼓舞,王二牛有些疯狂的亲吻着齐芳玲。

“二牛,我们到床上去。”齐芳玲抓住喘息的空隙说道。

王二牛自然会同意,床下毕竟空间小,做事不方便。

很快两人的战场转移到了床上,王二牛饿虎扑食一般吧齐芳玲按到在了床上,然后就开始撕扯着两人衣服。

不一会儿两人的衣服已经脱得精光,看着齐芳玲早就意乱神迷,一副陶醉的样子,她那里也早不可收拾了。

感觉差不多了,王二牛终于是要进入正题。

“老子终于有今天了!”

他呐喊着,然后对准了齐芳玲……

只可惜,就在王二牛准备进入正题的时候,不远处,又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声音。

“咦?这房子里咋还有声音呢?”

“好像是真的?这房子不是没人住了吗,咋还有声音呢?”

“你不知道吗?这可是咱们村的有名的私会之地啊,村长经常带女人来这里。”

“啥?带谁家女人?”

“那我就不清楚了,我偷看过一次,那次是妇女主任。”

“啥?那个婆娘都被村长搞上了?这事你告诉她男人没有?”

“我哪敢啊,我可不想村长找我麻烦,嘘,我们小点声,靠过去看看。”

“嗯……”

房子里的王二牛和齐芳苓早就在两人的声音刚出现的时候就做出了反应,虽然他气的想出去把那两人打一顿。

但是两人不得不停下来,因这种事情要是暴露了,不仅仅是齐芳玲完了,就连他自己,也会在这个村里呆不下去。

两人忍着穿好了衣服,然后王二牛让齐芳玲从后面的小窗户爬了出去,而自己则是躺在床上掏出了手机,找出了一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拿出来鉴赏的岛国影片。

顿时,影片中一个名叫仓井的老师妩媚性感的声音就传了出来,王二牛还特意把声音调大,做出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看着。

门外的两人趴在窗户偷偷往里瞄了一下,结果让他们失望了一下,他们只看到了王二牛一个人靠在墙边。

两人从门口走了进来,看着王二牛,“二牛?你在这里干啥呢?”

王二牛“吓得一激灵”,赶忙按了暂停,看向声音来源“大开哥,大有哥,你俩咋到这来了。”

王大有表情怪异的看着王二牛道:“我俩去工厂刚好路过这里,听到有声音就进来看看,二牛,你是不是在这偷女人了?”

“啥?哪会啊,我倒是想也没人让我偷啊。”我二牛呵呵的笑道。

王大开则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你肯定偷女人了,我刚才都听到女人的叫声了,你是不是把人藏到床底下了!”说着直接躬身掀起帘子往床下看去,发现没有,又是脸色怪异看着王二牛说道:“你把女人藏哪去了,我绝对不可能听错。”

王二牛看着王大开心中不由得冷笑一声,脸上却是笑呵呵的道:“大开哥,你咋就这么确定我藏了女人了,我刚才是在看片子,你听到的声音是这里面传出来的。”王二牛说着晃了晃手机,点开了播放键,然后把手机的声音调到了最大,顿时那个苍井老师放荡而诱人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小房子。

王大开见状顿时说不出话来了,一旁的王大有笑了笑道:“二牛,你看片子还跑这么远干嘛啊,你不知道这是咱们村的炮房吗?你从这里出去让人看见了,难免会在你背后说三道四的。”

王二牛嘿嘿笑道:“大有哥,你又不知不知道,我家那破房子隔音效果不好,我怕放的声音太大了被人听见了,声音小了吧,又不过瘾,所以我就跑到这边来了,这边没人我可以把声音调到最大,这多刺激啊,至于你说的炮房,嘿嘿,我孤家寡人一个,我怕啥。”

王大有哈哈笑道:“二牛啊,你也不小了,确实该找个女娃结婚了,要不然你也憋得慌啊,你放心,回头我跟你嫂子说一声让他给你寻觅寻觅,好了,我们还要去上班就先走了,走吧。”王大有说着转身就向外面走去。

王二牛赶忙对着他的背影喊道:“那就谢谢大有哥了。”

两人走后,王二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暗道还好没被发现,只不过可是苦了自己啊,看着还支棱着呢,王二牛不由得摇头叹息。

王二牛把大兄弟安抚下去,才出了小房子,给看店的兄弟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不去了,然后就回家了,今天的经历真是让王二牛感到又刺激又憋屈,两次机会都被人打搅了。

等到王二牛来到家门口,眼前的景象又是让他眼前不由的一亮……

此刻王二牛的门前正有一道靓丽的身影,那是一个身姿婀娜的女人,此刻她正踮着脚尖朝着王二牛家里张望着。

这个女人叫刘巧云,是村子里最年轻的小寡妇,今年二十四岁,比王二牛大一岁,长相是相当的不错,前几年的时候王二牛还跟她搞过对象,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散了,所以王二牛心里一直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她。

现在刘巧云的丈夫死了,留下她一个人还要带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很是无助,加上之前两人的关系,所以王二牛对她很是照顾。

刘巧云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薄薄小衫,下身是一条短裤,脚上穿的是一双凉鞋。

刘巧云的身材可以说是一点都不逊色齐芳玲,尤其是这双纤细雪白的美腿,明晃晃的,让王二牛的心头都是有些荡漾。

王二牛略显惊讶的走了过去,“嫂子,你找我有事?”

刘巧云闻声回头,看到王二牛,当即就脸红了一下,而后佯装镇定的说道:“是呀,那个我想让你去帮我弄一下监控器,我不会弄那个东西。”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