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肉核蜜汁揉捏手指_我在厨房插了老师

2019-08-14 15:47作者:admin

 “月儿姐真是个狠心的女人。”

  “还不是因为你小子不老实!”

  林月整理好衣服,小脸儿上满是红晕,哼道:“下次你还敢不听话,我就把你工资全扣了!”

  提到钱刘旭立刻老实了不少,他可不想让小姑失望,更不想让村里人继续看不起。

  诊所依旧没什么人光顾,林月回到了诊所里屋的一张小床上休息,刘旭则百无聊赖的坐在了椅子上,到处实验自己刚刚发现的透视眼,心中越发的欣喜。

  药瓶,纸盒,衣服再也无法对他形成阻碍。

  “嗯?”

  他正玩得开心,忽然发现门口多了个女人,大红色的衣服里沉甸甸的,一条深沟引人入胜,恨不得钻进去看个明白。

  “旭子,你个坏小子,眼睛一点儿都不老实!”

  声音突然响起,才将刘旭从贪婪的欣赏之中唤醒,这才看清楚是村委书记的老婆,孙春花走了进来。

  “春花婶子,你这是哪儿不舒服?”

  “婶子这老毛病了,城里医生说什么膝盖有积水,每次去都用那个大针筒抽出来,忒吓人了,就找找林月丫头,看她有什么别的法子。”

  孙春花也不隐瞒,随后讶异的看着刘旭身上的白大褂问道:“咋你还穿上这身了?林月不在?“

  “月儿姐有点累了,在那屋歇会儿,我以后也是咱村诊所的医生了,要不,我给春花婶瞅瞅?”

  “噢哟那敢情好,你那个短命老爹以前就是个医生,你小子还是个大学生,可得给婶子想个好法子。”

  孙春花倒是对刘旭没太大看法,反而很看好刘旭这个大学生,当即按照刘旭的意思坐在了床边。

  翻起裤腿,一条雪白的小腿露了出来,刘旭禁不住的感叹。

  难怪老话说深山养俊鸟,这孙春花年龄和张丽丽差不多,却一点儿看不出来,皮肤甚至比张丽丽还要好。

  据说几年前她也是村里的一枝花,只是她娘家人有眼光,一下子看中了村委书记葛半山,这些年跟着享福,才渐渐富态起来。

  即便是如此,孙春花的身材非但没有走样,反而更多了成熟女人的韵味。

  “真滑!”

  刘旭的手摸着孙春花的小腿,笑着说道:“婶子的皮肤真好,比城里的小姑娘一点儿都不差!”

  “你这小子都学着说漂亮话了,看来在城里也没老实,说说骗了多少小姑娘。”

  孙春花脸上都乐开花了,家里那个葛半山哪里懂得这些,甚至有时候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宁愿三天两头去城里。

  “春花婶又拿我寻开心,就我这兜比脸干净,谁愿意跟我,要不然我也不能跑回来,给人嫌弃。”

  刘旭的手顺着小腿一直摸上去,孙春花感觉心里也跟着痒痒的,当刘旭的手指在膝盖上按了一下之后,终于是发出了一声哼咛。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疼,总之脸蛋儿泛起了红晕,连说话的声音都变温柔不少。

  “你个坏小子,想弄死婶子?”

  “春花婶你可是冤枉我了,我又没弄你,你咋知道我能弄死你!”

  刘旭咯咯一笑,手指故意用力,孙春花当即忍不住低吟起来……

  “你们在干嘛?”

  林月听到了声音走出来,孙春花的脸色有些尴尬,说道:“这不是腿又出毛病,旭子给我按摩按摩。”

  “春花姨,你那个腿是积水的老毛病,得去城里把水抽出来,按摩怎么会管用?”

  林月嘴上说着,眼睛不停的扫着两人,试图看出点端倪,她刚刚听到的那声音,鬼才信只是按摩。

  “月儿姐,我在学校里学的就是这个,改天给你也试试,保证弄得你舒舒服服。”

  刘旭转身看着林月,视线故意在她的胸口停留了一会儿。

  “没错,我也没看出来,旭子还有这能耐,我的腿真的舒服不少。”

  孙春花一脸的诚恳,看样子也不像是只为了给刘旭解围,林月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来。

  刘旭真会按摩?

  林月不由得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她一直觉得要是能再大一点就完美了,悄悄试了不少偏方都没用。

  听人说按摩有用,她揉了好几次都不见效果,也不知道刘旭行不行。

  “旭子,今天多谢你,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看看铺子。”

  “正好,春花婶我和你一起回去,带瓶酱油。”

  刘旭跟着起身,和林月打个招呼,说道:“月儿姐,我先走一步,明天见,不要太想我。”

  “不要脸,谁会想你。”

  林月咕哝一句,心里打着小九九,该怎么开口让刘旭给她按摩。

  刘旭没想到林月的心思,已经和孙春花回到了小卖部,刚一开门,嗖的窜出个黑影,把孙春花吓得不轻,转身就扑到刘旭怀里。

  胸前的柔软紧紧贴着他的胸口,还挺舒服,送上门的福利,当然没有推开的道理,刘旭顺手抱住了孙春花,手直接盖在了她的屁股上。

  “那是啥东西?”

  孙春花被吓得不轻,都没注意到这些,惊魂未定的观察了好几次门口,都不敢进去,生怕又窜出来一只。

  “哎呀!”

  黑影没看到,倒感觉到了屁股上的异样,触电似地,整个人都忍不住扭动起来。

  “你这坏小子,趁机占婶子便宜!”

  “春花婶,我也是被吓坏了,你说这手也真是的,有时候就是不听话。”

  刘旭特地冲着两只手埋怨,孙春花也不和他计较,只是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小卖部。

  没有黑影冲出来,但不少东西都被撕扯坏了,多半是老鼠或野猫弄得。

  “旭子,酱油就在架子上,你自己拿一下,钱就甭给了,婶子还指望你以后多按摩按摩。”

  孙春花躬下身子,准备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衣服被沉甸甸的胸口压下去,露出了大片雪白,这样的好风景,刘旭怎么能轻易错过。

  “不着急,婶子,我帮你收拾。”

  刘旭也蹲下身来,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孙春花,心中忍不住的感叹,真不愧是当年村里一枝花,本钱就是高。

  “嗯?”

  手忽然抓住了个黄瓜似的东西,但感觉又不像,刘旭低头一看,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他手里抓着的居然是个模具。

  城里他也没少见过这样的店子,甚至宿舍里几个猥琐家伙还特地买回来研究过,他还是第一次在村里发现。

  尤其这个头还不小,难道孙春花平时也得不到满足?才会想到买这个东西?

  “旭子,你这……”

  孙春花看到刘旭手里的东西,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一把夺了过去,脸上泛红,不知所措的解释道:“就是个城里人的稀奇玩具,我瞅着新鲜就买回来了。”

  “春花婶不用解释,我好歹也在城里呆了几年,这东西还是认识的,再说它也不像是刚刚拆了包装,明显都用过好几次。”

  刘旭坏笑着凑近孙春花,说道:“婶子,是不是书记很久都没压你了?”

  “你这毛头小子,啥都敢问!”

  孙春花被拆穿,索性不再掩饰,哼道:“你葛叔三天两头跑城里,一天到晚累个半死,哪里有空闲做那事,再说年纪也大了,那方面也就不行了。”

  “春花婶,这个用多了也不好。”

  刘旭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道:“就好像一个快要饿死的人,喂了一小块馒头,反而会变得更饿。”

  “没想到,你还懂得不少,婶子心里也苦,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孙春花一脸沮丧,有些事情是会上瘾的,尤其在这个年龄,更是如此。她也想着能再享受一回女人的乐趣,可惜希望渺茫。

  “婶子,有时间我再给你按摩按摩,也可以缓解的。”

  刘旭的话顿时让孙春花来了兴趣,欣喜的看着他说道:“那明天婶子去诊所找你!”

  “诊所不太方便,人来人往的,这个按摩和按腿不一样。”

  孙春花很快反应过来,笑着说道:“还是你考虑周全,那改天来婶子家里。”

  “好的,春花婶我就先回去了,小姑还等着我这酱油做饭。”

  刘旭计划得逞,起身就要走人, 却被孙春花叫住了,从架子上拿了好几根火腿,还拿了几瓶饮料塞了过来。

  “拿回去吃,就当婶子提前给你付按摩钱。”

  “谢谢婶子。”

  毫不客气的收下,刘旭离开了小卖部,没等走到家门口,就听到了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转过身一看原来是陈大荣。

  想到早上的事情,刘旭还有些心虚,没想到陈大荣倒是一脸笑呵呵的和他打招呼。

  “旭子,吃了饭到家里一趟,雯雯说脚还是不舒服,你去给她瞅瞅,按摩一下什么的。”

  “好勒,大荣叔你这是要出门?”

  刘旭看着陈大荣换了一身脏兮兮的衣服,顺口问了一句。

  “唉,特娘的那些老板偏要晚上出货,我这就得走了,你记得晚上过去,要不明天回来,雯雯又得和我絮叨。”

  “好的,大荣叔你放心好了,路上小心。”

  目送着陈大荣远去,刘旭的心中忽然冒出个古怪的念头,坏笑着回到了院子里。

  “咋这么多东西?”

  “春花婶送的,下午我给她按了按腿,她说这个当诊费。”

  刘旭回来的时候,陈兰兰刚洗了头发,湿漉漉的长发垂下来,把胸前的衣服都打湿了,若隐若现的风景,让刘旭一阵口干舌燥。

  陈兰兰刚要开口,察觉到了刘旭的目光,赶快拿着东西朝厨房走去。

  “你在院子里坐会儿,饭马上就好。”

  好景一晃而过,刘旭无奈的摇摇头,走到水缸边准备冲个澡。

  “旭子,昨天就和你说了,以后不要在院子里换衣服,你又不是小孩子,影响多不好。”

  “怕啥,都是自家人,再说我哪儿小姑没看过。”

  刘旭擦着身上的水珠,满脸的不在乎,陈兰兰却不好意思的扭过头去,她明白刘旭是故意的,所以才要尽可能的克制自己。

  一直以来她都把刘旭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现在却产生了那种心思,实在是太羞耻了。

  “小姑做的饭就是好吃!”

  回过神的时候,刘旭已经穿好衣服,端起碗筷狼吞虎咽起来。

c001c202f25946529d3389269c41c717!400x400.jpeg

  “就你嘴甜,不就是一碗鸡蛋炒面条,谁还不会做?”

  陈兰兰嘴上嗔怪一声,心里美滋滋的。

  “那可不一样,小姑在我心里独一无二,做出来的饭当然也是举世无双,别人肯定做不出这样的香味!”

  刘旭毫不吝啬花言巧语,一边说,还一边用力嗅了一口,鼻子都快凑到陈兰兰胸口。

  “嘿嘿,小姑身上更香!”

  “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陈兰兰笑得眉眼弯弯,她还不到三十岁就成了寡妇,村里人都想着说她的闲话,要不是她检点,只怕早已经成了人人唾骂的对象,更别说有人夸她了。

  刘旭几句话,说的她很是舒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凑到刘旭脸上亲了一口。

  “奖励你的!”

  “这边也要一个!”

  意外的惊喜,刘旭愣了一下,然后嬉皮笑脸的把另一边也凑过去,说道:“小姑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这半边脸要不高兴了。”

  “就会糊弄小姑,你的脸还会不高兴?”

  陈兰兰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刘旭蹭的站起身来,突然在陈兰兰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看,他一不高兴就想亲小姑。”

  一瞬间,陈兰兰居然呆住了,就在刘旭亲上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居然心跳加快,甚至希望再来一次。

  好像,回到了恋爱时候的感觉。

  不行的,我怎么能和刘旭……他以后肯定是要娶媳妇自己成家,怎么能和我一个寡妇在一起。

  陈兰兰想到这些心灰意冷,所有的感觉瞬间溃散不见,连步伐也迟缓了不少。

  刘旭根本没注意到这些,扒拉完饭菜,和陈兰兰打了一声招呼,就去黄雯雯家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陈兰兰洗碗的手也停了下来。

  这样也好,没有开始就不会结束。

  终于找到了安慰的借口,陈兰兰整理了厨房里的狼藉,便是回到炕上躺着了,只想早早的入睡,就可以摆脱这些烦恼。

  当她躺下的时候,脑袋里闪过的都是昨天晚上被刘旭抱着的场景,现在只能裹紧被子。

  以前就是这样过来,以后也可以的。

  陈兰兰找了无数的理由安慰自己,终于是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时候刘旭也来到了黄雯雯家的院子里,才走到门口就传来一阵狗叫,屋里的黄雯雯立刻警觉。

  “谁在外面?”

  “小婶子,我是刘旭,大荣叔叫我来给你看看脚。”

  黄雯雯听到是刘旭来了,顿时想到了白天的旖旎事,小脸儿微微泛红。

  “进来吧,门没锁,大黑也拴着。”

  特地留门?

  刘旭心中暗暗思忖,难道是为了我?白天的时候,他能感觉到黄雯雯对他没有那么排斥。

  村里也早就议论过,黄雯雯和陈大荣都结婚几年,肚子一直都没动静,不少人都说黄雯雯是不下蛋的母鸡。

  为此,陈大荣还和人打过架,后来说的人就渐渐没了。

  村里人的思想比较封建,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也不多,刘旭却清楚,生孩子可不一定就是女方的原因。

  陈大荣早年就跑长途运输,像今天这样的深夜跑车也都是家常便饭,那方面受到影响倒是很正常。

  “小婶子,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走到屋里,刘旭看着炕上坐着的黄雯雯,眼睛刷的一下看直了。

  黄雯雯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衬了一件背心,虽然她只是坐着不动,但若隐若现的风景,依旧让人移不开视线。

  “眼睛朝哪儿看!”

  注意到了刘旭的实现,黄雯雯哼了一声,抬脚就要踢他一下,没想到用了受伤的脚,立刻疼的哼哼起来。

  “小婶子你都差点儿把我魂勾走了,怎么还怪我?”

  黄雯雯本想开口,却感觉到脚断了似的剧痛,龇牙咧嘴的说道:“还不快给我按摩,小心我让黑子进来咬你!”

  “别着急,小婶子,我这就给你按摩。”

  刘旭笑着抬起她的小脚,把白皙的小腿搭在了自己腿上,手就顺着摸了上去。瞅准穴位,或轻或重的按压着。

  在这方面,刘旭还真不是吹牛,整个学院里就他按的最好。

  所以很快黄雯雯就感觉到疼痛减轻了不少,而且感觉到刘旭的手指暖洋洋的,带着魔力一般,每次按压都有着一股电流顺着小腿蔓延上来。

  连续几波下来,黄雯雯禁不住发出了嘤咛。

  刘旭心中暗喜,按照记忆中的穴位,加大了力度揉捏起来,黄雯雯居然感觉自己某个地方跟着有了反应,脸颊很快羞红。

  “旭子,差不多了,谢谢你。”

  为了避免被刘旭看出端倪,她想尽快结束这次的按摩治疗,可崴脚哪有那么容易好起来,她这一动,立刻又疼了起来。

  “小婶子,这个按摩治疗是循序渐进的,你这一弄,我又得重头再来,不然根本没效果,除非你想以后变成个瘸子,那我现在就走人。”

  刘旭还真跳下炕,一副就要走人的样子。

  黄雯雯立马慌了,没有人想以后做个瘸子,也顾不上丢人和羞耻,赶忙喊住了刘旭,说道:“是婶子不懂,你继续按摩,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黄雯雯连连点头,刘旭这才又把手放在了脚上,继续按摩起来。

  没一会儿,黄雯雯就感觉身体像面条一样软下来,浑身的力气似乎都随着刘旭的手指散掉了。

  “嗯呢!”

  嘤咛声也再一次响起。

  刘旭听着她的声音,某个地方也有了反应,手顺着小腿摸了上去,手指直接按在了黄雯雯的下面。

  “旭子,你做啥?”

  黄雯雯猛的惊醒,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旭。

  “小婶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肚子疼?”

  刘旭忽然神秘兮兮的看着她,倒是让黄雯雯懵了,点点头问道:“你咋知道?”

  “我是医生,这叫望气。”

  其实都是他随口胡诌,这中医的诊病法子他根本一窍不通,只是刚刚手指按下去感觉到有点厚。

  借着透视眼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就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痛经本就是女人的通病,虽然也有例外,但几率并不大。

  果然黄雯雯也没有例外,刘旭笑呵呵的把手放在她肚子上,说道:“我给你按按,包治包好。”

  “你还会揉肚子?”

  黄雯雯一脸的惊讶,痛经这事情的确烦恼了她很久,尤其是一个人在家里,只能咬牙忍过去。

  陈大荣一个大老粗,完全没有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连个喝热水都不会说,在每个月的那几天能不气她就不错了。

  “当然,就没有我不会的按摩。”

  刘旭好一顿吹嘘,说什么在学校都是全校标兵,黄雯雯被他糊弄得一愣一愣,加上肚子确实疼得过分,索性让他试试。

  黄雯雯没有生过孩子,小腹平坦滑溜,手感很是不错。

  刘旭也不着急按摩,趁机摸了起来,或许是错觉,黄雯雯的确觉得疼痛减轻不少。

  吃了一顿豆腐,刘旭才找到穴位按摩,揉了一会,效果显著。

  黄雯雯感觉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肚子里轻松了不少,只是脸上多了几片红晕。

  比起按脚,肚子更加敏感,尤其刘旭的手,不断的往下,几乎就要触碰到那地方。

  “呀!”

  黄雯雯突然叫了一声,刘旭的手却没停下来,而且更加用力,黄雯雯的身上很快冒出了一层细汗,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刘旭心中暗笑,这些穴位都是刺激那方面的,他也是第一次试验,没想到效果这么惊人。

  黄雯雯的身体不由自主扭动起来,薄薄的睡衣里小浪翻涌,看得刘旭心里痒痒的,手不由得探了过去。

  胸前突然被袭击,黄雯雯的身体一激灵,猛的回过神,瞪大了眼睛盯着刘旭。

  “旭子,你又干坏事!”

  “小婶子,你可误会我了,是这里也需要按摩,难道你不觉得胀痛,只要我按摩一下,就没事了。”

  刘旭一本正经的开口,黄雯雯也被唬住了。

  因为经过他的按摩,脚和肚子的确减轻了不少疼痛,但她可不想就此放纵刘旭胡来。

  “你就隔着衣服按,别想动歪脑筋。”

  “小婶子,隔着衣服我怎么找得到穴位,万一按错了,那可就麻烦大了,弄不好这儿都会得癌。”

  刘旭故意说的夸张,癌症这种东西在村里人眼中,无异于催命符,黄雯雯也立刻重视起来。

  “那,你就隔着背心按!”

  她犹豫了一会儿,把睡衣脱掉,只穿了一件紧身的白色背心,两个浑圆清晰的勾勒出来。

  “也行,可能效果没那么快,要多按摩一会儿。”

  刘旭咽了咽口水,尽量让自己的反应没那么明显,手掌放了上去,轻轻的按了起来。

  电流瞬间流淌全身,黄雯雯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嘴里发出了阵阵低吟,那地方也有了异样的感受。

  刘旭的动作逐渐加快,黄雯雯直接软在了刘旭怀里。

  “旭子,你轻点,婶子受不住。”

  “婶子你忍着点,这都是正常反应,马上就没事了。”

  嘴里打着马虎眼,手上的动作一点儿没减轻,反而更加的过分,黄雯雯突然哼咛一声,身子彻底瘫在了炕上。

  “旭子,我感觉没事了,今天就这样。”

  刘旭不甘心就这样结束,眼瞅着黄雯雯脸色泛白,就没有继续坚持。

  “小婶子,那我明天再来给你按按,差不多就会好了。”

  猛的闻了一口手掌上的香味,刘旭心满意足的朝着家里走去,才走到门口,忽然看到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在门口晃悠。

  有贼?

  特娘的,就这点儿家当还要惦记,老子不抽死你!

  刘旭在门口抓了个棒槌,悄悄的摸了过去,这才注意到那黑影走到了陈兰兰的房门外,趴在窗户上一个劲儿朝里面瞅。

  嘿,哪里冒出这么个鳖孙变态,深更半夜偷看小姑!

  “我叫你看!”

  刘旭心里腾的窜起一团火,扑过去抡起棒槌,小腿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黑影立刻惨叫一声,刘旭听着声音熟悉,一把拽住了衣领,没想到就是村里的老乞丐。

  “你特么的吃过老子家的饭,还来做这种事?”

  刘旭想起小姑还给过他一口饭吃,怒火更盛,抄起棒槌冲着他就一顿暴揍。

  老乞丐饭都吃不饱,哪里挡得住身强力壮的刘旭,很快哭喊着求饶,把屋里的陈兰兰都惊醒了。

  “旭子,这怎么回事?”

  “小姑,这老王八蛋偷看你睡觉,我得好好教训他一顿,给他长长记性!”

  刘旭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老乞丐连连求饶,眼看着站都站不稳了,陈兰兰也赶快出声阻止。

  “旭子,算了,教训教训就行了。”

  听着这话,刘旭松了手,把人丢在了地上。

  “还不滚?”

  老乞丐得救,立刻连滚带爬的消失在夜色里。

  “小姑,你怎么睡觉都不关上院子的门?”

  刘旭有些怪罪,这要是他回来再晚一步,谁都不知道这个老乞丐能干出什么事情。

  “这不是你没回来?”

  陈兰兰也有些后怕,从嘴里说出来却有些怪罪刘旭的味道,听得刘旭也愣住了。

  也是给我留门?

  “没事了小姑,以后你等我回来再睡就行了。”

  刘旭搂住了陈兰兰的腰肢,笑呵呵的说道:“这样有我护着你,哪个不开眼的敢来!”

  “看把你能的。”

  陈兰兰轻哼一声,靠在刘旭的怀里,感觉无比的温暖,也不知道怎么冒出一句:“今天晚上还和小姑一起睡怎么样?”

  刘旭就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兴奋的在陈兰兰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以后天天和小姑睡,我都乐意!”

  “那要看你表现,好孩子才能和小姑睡。”

  陈兰兰突然被亲了一口,没有反感,反而觉得十分亲切。

  “我肯定是好孩子。”

  刘旭咯咯一笑,跟着陈兰兰回到了屋里。关掉了灯,两人的身体就贴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过分的举动,只是紧紧贴在一起,刘旭就觉得十分满足。饭要一口口吃,这样的事情更加急不得。

  看着陈兰兰像只小猫咪蜷缩在怀里,他很是开心,今天也是个美好的夜晚。

  等到刘旭醒来,陈兰兰已经不在炕上,刘旭抓着还有余温的被子深吸一口,刚巧陈兰兰走进来。

  “小姑身上真香!”

  “一大早嘴巴就抹了蜜?快点起来帮我烧水。”

  陈兰兰指头在他脑门上一点,却被刘旭一把抓住,含在嘴里吸了一口,脸颊瞬间泛红。

  “坏小子,多大人还吃手指头。”

  “小姑的手指头香,我忍不住。”

  刘旭舔了舔舌头,收拾了炕上的东西就去帮忙烧水,解决了早饭,简单收拾了一下,动身去诊所。

  路过黄雯雯家门口的时候,刚好陈大荣回来,热情和他打招呼。

  “旭子,昨天谢谢你了,来家里坐坐。”

  “不了,大荣叔,我还得去诊所,下午没事我再来给小婶子看看脚。”

  有陈大荣在,分明就是浪费按摩的机会,刘旭毫不犹豫的拒绝,寒暄了几句就来到了诊所。

  林月还没来,倒是宋晓先来了。

  “宋老师这么早?”

  “你也很早。”

  宋晓一晚上也没睡好觉,虽然起来感觉好了不少,但还是不太放心,就早早的来换药,没想到先碰上了刘旭。

  想到昨天的事情,她就觉得十分尴尬,看着刘旭开了诊所门,满脸犹豫要不要进去。

  “宋老师不是来换药?进来我帮你换,还是说你想在外面换?我反正没意见。”

  刘旭倚靠在门口,咯咯的笑着。

  宋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踩着台阶走进了诊所,屁股才刚刚挨到床立刻站了起来,疼得龇牙咧嘴。

  “宋老师,你这记忆力可不行,撅着就行,我给你换药。”

  “我等林月换药,不用你。”

  宋晓白了他一眼,可不想再给这个家伙占自己便宜的机会,哼了一声,就靠在门口站着,因为腿也受影响,所以就一直依着门框。

  忽然,刘旭的手机响了,接起来是张丽丽的电话。

  “旭子,林月这丫头生病了,今天不能去诊所,那边你盯紧点。”

  “月儿姐生病了?”

  刘旭故意大声重复了一遍,心中暗暗叫好,这病生的太是时候了。

  宋晓脸色一变,脚步跟着犹豫起来,都准备转身走人,刘旭开口了。

  “宋老师,我善意的提醒你,毒素虽然都吸出来了,如果不及时换药,伤口还有可能化脓,或许还会溃烂,俗称,烂屁股。”

  “你!”

  宋晓气得想跺脚,可牵动的伤口似乎在提醒她,刘旭说的都不是假话,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你不许动手动脚,不然我会喊人。”

  “那我不换了!”

  刘旭换上了白大褂,笑呵呵的说道:“手不能动,脚也不能动,我不就站在这里啥也别干?”

  宋晓被他的无赖理论气个半死,索性自己趴在了床上,哼道:“快点儿换,我还要回去上课!”

  “脱裤子!”

  虽然很不情愿,但宋晓还是把裤子褪了一部分,露出了伤口。

  刘旭拿掉了纱布,观察了一下伤口的变化,其实恢复的很好,但嘴上却不是这么说的。

  “哎呀,宋老师你昨天肯定站太久了,伤口有点儿恶化。”

  “那怎么办?”

  宋晓立刻慌了,她也没想到一只蝎子会给她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其实只要伤口按摩一下,把那些东西排出来,就没事了。”

  “那你快按!”

  刘旭也没想到宋晓这么痛快,当即把手放上去按了起来,把宋晓吓了一跳:“你干嘛?”

  “按摩!”

  宋晓怔了怔,红着脸说道:“那你快点!”

  刘旭根本没理会她的意见,不紧不慢的按着,宋晓很快感觉到身上有些燥热,这家伙的按摩仿佛有着某种奇怪的效果。

  “咝!”

  好一会儿过去,宋晓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某个地方也有了反应,她甚至想要这种按摩不要停止。

  最后的理智察觉到了外面的脚步声,还是及时制止了刘旭。

  “好了没?有人来了!”

  刘旭收回了手,有些意犹未尽的在屁股上拍了拍,说道:“差不多,回去少站多坐,明天就好了。”

  “宋老师!”

  话音刚落,门口走进个男人,刘旭认出也是学校的老师,叫梁小山,听说是镇上的,一直传他对宋晓有想法。

  尤其是宋晓的男朋友太久没出现,这家伙的意图也越发明显。

  “梁老师,你怎么来了?”

  宋晓眉头皱起,明显有些怪罪的意味。

  梁小山当然知道宋晓伤到哪里,所以在看到诊所里只有刘旭的时候,脸色登时沉了下来。

  他早把宋晓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他还没看过的地方,居然先被刘旭看了,这怎么能忍?

  “怎么这里只有你一个男医生?”

  “男人不能做医生?”

  刘旭冷笑一声,说道:“亏你还是个老师,脑袋里居然也充满了偏见,真的怀疑村里的孩子都被你教坏了。”

  “你!”

  梁小山本想反驳,却被刘旭抢过话头。

  “你这镇上来的就是不行,看看人家宋老师,虽然是个女人家,可比你有见识多了,还特地跑来丢人现眼,我都替你害臊。”

  刘旭毫不客气的贬了梁小山一顿,宋晓听得心中也很是开心。

  她一直对梁小山不感冒,偏偏这家伙不知趣,一个劲儿往上凑,简直跟烦人的苍蝇似的。

  “哼,宋老师我们走,不要和这种乡野匹夫一般见识。”

  “不巧,我是正儿八经的医科大学生,敢问,梁老师是个什么学历?”

  梁小山彻底愣住,面色逐渐阴沉,也顾不上喊宋晓,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诊所!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