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被小妖精要到腿软的感觉_射出来的精子有果冻状

2019-08-13 12:53作者:admin

第4章  昏中之婚

“哎喂!我说那位小姐,你想干什么……”萧芊兰机敏地大步冲了过去。


女孩回头望了望,又转回去面对江水,满脸的泪痕,“别管我!我今天只有死路一条了。”


“什么什么?哎哎喂,你为什么要死啊?活着多好,天大的事儿也不如生命重要。”萧芊兰说着说着,肚子中某串词又顺口吐槽,“生命如此美妙,你却不要不要,无论为了什么,轻生自杀都没必要。”


那女孩根本没听她说了什么,仍自顾哭泣着。


萧芊兰趁机就窜过去拉住她,见到有人要死在眼前,总不能不管吧。


她不会水性也不是民警不是什么正义勇士,但就人的本性与存在着的良知,还是不能眼睁睁的见死不救吧,至于救不救得了,萧芊兰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可没多想。


女孩见被她拉住,着急了,就开始挣扎与牵扯,“别管我!告诉你别管我,那个男人辜负我,我就看看我死了他会怎么样。”


拉扯之中,站在岸边的萧芊兰陡然觉得脚下一空,竟然被对方无意中推开了,并且是推出岸边,落入危险区域!萧芊兰可不会水性,吓得尖叫起来,随之响起扑咚一声……


医院中,萧芊兰静静的躺着,还没有苏醒过来,守候在旁边的是莫芳芳。


她才想站起身,就见到病房的门被砰的一声推开了,有个人冲了进来,带着满腔的焦灼,瞳孔发红。


正是穆廷皓。


莫芳芳呆了一呆,“穆总您、您来了啊。”


穆廷皓沉着嗓子问:“她究竟怎么掉到水里去的?”


“哎呀,我也不知道,芊兰并不像是想不开的人啊……可能是为了她那个男朋友,她当时离开就为了去见好久没联系的顾云风,说不定受了刺激,脑子一抽,就跳江了。”


莫芳芳胡乱猜测中,穆廷皓听完了脸色更可怕,忽然说:“这里我来照看就好,你回去休息吧。”


夜色来临,病房内仅剩下了穆廷皓陪伴在萧芊兰身边。


萧芊兰却仍然在昏迷中,并没有苏醒,穆廷皓坐在床边望着她,心中在揪痛,他无比的后悔,今天听到自己属下打来的电话,说萧芊兰人在医院,他就放下一切赶了过来。


“芊兰,你醒醒……”


穆廷皓看着萧芊兰那昏迷中全无血色毫无生息的小脸儿,突然有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感,他真的很害怕萧芊兰从此都醒不过来,握起她冰冷冷的手,心中的血液都好像已被抽干。


“芊兰,对不起!”他痛苦的低下了头,为什么自己以前不愿承认,为什么以前抛不掉那见鬼的自尊心,没有对她表白,现在,表白还来得及吗。


“对不起,如果你能醒过来,我会好好珍惜你,绝对不让你再受到半点伤害……”穆廷皓的双手紧紧握着,指甲刺入皮肉里,几乎刺出血丝。


他的眼中沁出了泪光,如果萧芊兰真的救活不过来,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注视昏迷中萧芊兰的氧气瓶,她紧紧闭着的双眸,浓密的睫毛似乎总有种无依无靠的散落感,他内心的恐惧更深,这双眼睛,还能睁得开吗?


尽管他已经向院长吼过了,如果救不活萧芊兰,就立即撤院长的职,这家医院是穆氏投资办建的,穆廷皓的话近乎圣旨。


院长吓坏了,让手下医生们全力抢救,可至今萧芊兰仍然昏迷不醒。


穆廷皓毅然决定了一件事,无论萧芊兰是否醒过来,他的决心都不会改变,立即吩咐人去准备,他要在萧芊兰还有呼吸的时候,还活着的时候和她结婚。


他怕迟了就来不及了。


于是,别开生面的病房婚礼,应运而生。女方还昏迷着怎么去领证呢?别人没办法,穆廷皓有办法,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是难题,穆廷皓在A市还很少有做不到的事。


所以,当萧芊兰还在和死神探讨人生的时候,就已经糊里糊涂的成了穆总裁的新娘……


萧芊兰醒来之后,已经是躺在穆家别墅内的特置修养室内了。


死神对萧芊兰显然并无留恋,把她又赶了回来。


姑娘的眼皮跳了跳,嘴角抽了抽,手臂伸了伸,一切动作还没结束的时候,已听到旁边某个好似发现新大陆般兴致高昂的声音:


“夫人,夫人!您醒了?终于醒了!太好了太好了,我立即告诉先生去!”守护在她身边的女佣见到睁开眼睛的萧芊兰,似乎兴奋得冒泡儿,说完就转身匆匆出房。


她的确很开心,因为只有这位夫人醒了,大家才有好日子过……要不然,整个别墅家宅内都因为某总裁的脸色而处于超低气压之中,压得人喘不过气。

第5章  一反常态

萧芊兰恍了恍神,头脑渐渐的恢复清醒,等等,不对劲啊,这是什么地方,刚才那是谁?为什么叫她夫人?谁的夫人?


混混沌沌的感觉,她觉得头很疼,想不起什么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然之前在梦里,好像懵懵懂懂产生些幻景,似乎梦到一个男子挽着她的手,走进婚礼殿堂,可是又朦朦胧胧完全不清晰。


她甚至没有印象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却拒绝不了,不久后似乎就醒过来了,她怀疑自己是被吓醒的。


正发呆的时候,穆廷皓领着医生匆匆走入,他那急促的步伐,几乎是冲进来的,见到神智清醒的萧芊兰,冷峻的面容上溢满了激动之色。


医生立即开始为萧芊兰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最后只说她情况简直出乎意料的理想,如今还很虚弱,继续调养休息,最多一周左右就能康复起来。


穆廷皓没�嗦什么,只给医生丢下一句话:“用最好的药,最先进的仪器,最科学的调理方式!”


医生唯唯诺诺,然后先退了出去。穆廷皓来到床边,盯着她,脸上的激动余韵未消,目中更是蓄满关怀之情,这让萧芊兰吓得不轻。


她虽然不喜欢他的冷脸色,但一直看惯了他的冷脸色,如今很反常的状态,她完全适应不了,宁愿他还是像以前那么高冷叼拽。


穆廷皓低声问:“觉得怎么样?”


一时处于无措中的萧芊兰,没有立即答话,穆廷皓已经拿过药来,他记得吃药的时间,没有叫女佣来,要自己亲自喂她吃。


萧芊兰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沙沙地说:“穆总……”


穆廷皓没等她说下去,打断了她:“别叫我穆总,叫我名字,廷皓。”


萧芊兰更觉得惊吓,这是几个意思?就算在以前同学时期,她都没亲密到叫他廷皓啊,现在成了他的属下小员工,哪里敢这么称呼,她忍不住开口,声音还是哑哑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穆廷皓简单干脆的回答。


萧芊兰睁大了眼睛,吓得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家……”


穆廷皓却几乎以命令式的口吻说:“别说话,先吃药。”


摄于对方威武的声势,萧芊兰只好乖乖地吃药了,等吃完后,她忽然想起什么,顿时一身冷汗,“穆总,我的工作……”


穆廷皓第三次打断她:“什么都别想,先好好养身体,你的工作我已经安排别人去做了。”


“什么,那我是被辞退的吗?”萧芊兰忽然之间满头黑线,极为忐忑地瞅着对方,有人顶替了她的位置,她担心自己今后没机会再去上班。


穆廷皓只是轻松地笑笑,目光温柔,“告诉你不要多想,好好修养,你身体还虚弱得很,这次能醒过来,实在太不容易了。”


萧芊兰渐渐想起自己之前的经历,也觉得惊心动魂,怎么回事,原来是他救了自己吗?他怎么如此好心,他怎么知道自己落水的事?


满心的疑问,以及还有某个更大的问号,那就是之前女佣称呼过她的一声“夫人”,是什么鬼?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她叫错了还是自己哪根筋搭错了……


但穆廷皓似乎有心回避似的,只告诉她关于怎么救她回来的事,并没告诉她那个最想知道的答案,萧芊兰索性不问了安心养身体,既来之则安之,她并不是个特别喜欢纠结的人。


接下来的几天,穆廷皓让人为她进行最好的调理与治疗,还没到一周时间,她就觉得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每次那个女佣过来照顾她时,她就忍不住趁穆廷皓不在的时候打探口风。


“穆总每天什么时候回来?”


“哎哟,我说夫人,您怎么还穆总穆总的叫,小心先生听了生气啊。”叫杨雪儿的女佣摇摇头。


萧芊兰于是立即趁机问:“你说我是夫人,我是谁的夫人?”


“当然是先生的夫人啊!是总裁夫人啊!”杨雪儿睁大了眼睛,好似看着个三头六脑的怪物般的看着她。


“胡说!我怎么可能是他的夫人?”


萧芊兰反倒大笑了起来,就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你是脑子糊涂了吧,居然说我是总裁夫人,我梦里都没遇见过这样的事,今后不许乱叫啊你,否则让你们总裁听见了才是真的惹他生气呢!我看到他几天的好脸色不容易,可真不想又惹他炸毛。”


杨雪儿似乎哭笑不得,“夫人,您已经是总裁的妻子了,您还不知道吗?如果不是总裁的命令,我们怎么敢这么胡乱称呼夫人,我还要当心自己的饭碗呢!”


于是当不久后弄清了事实真相的萧芊兰,炸毛的变成了她自己。

>>>>本文《顶级婚2总裁的试婚新妻》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