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 > 正文

卫生间里偷欢被我撞见 被男同事强上一夜/乡村艳

2019-08-13 12:42作者:admin

第七章 坏蛋


大奎哥把他想到的主意给我说完,就让我下午或者晚上去向马雪爸马富贵要地。
半年前,养父被撞死那会,我还在读书,他种的几亩地就被马雪爸也是村长马富贵给收走了,当然他还是向征性的给了我一点钱。
后来没两个月,我不读书了,又不会种地,再加上手上有养父被撞死的补偿费,不缺钱,于是就在村里瞎混,并没有找马富贵把地要回来。
“我现在去要地,村长马富贵能给吗?”
想到要地,我向大奎哥问,要知道现在过了半年,别人可是在我家地里种了庄稼的。
大奎哥笑了笑,回答道。
“秋收也没几个月了,你提前给村长打声招呼,秋收过后应该就能给你,再说他是马雪爸,你说要地,不想瞎混了,也能在他心里改变一下对你的印象。”
“哦……!”
我一听,连连点头,果然是娶了媳妇的人,想得就是比我多,于是又给大奎哥递过去一根烟。
就在大奎哥接过我递过去的烟之后,他媳妇叫他回家吃饭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奎哥问我要不要去他家随便吃点,我连忙摇了摇头,说自己早上已经做了一些,回去一热就能吃,不麻烦了。
大奎哥也没有强拉我去他家,转身向家走,而大奎哥走了两步之后,突然转身回来,问我下午要不要他陪着我去村支部要地。
我一听,自然是一口回绝,笑着让他在家里好好陪陪刚娶回来的老婆,下午我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
要回自己的地这么简单的事,对于我这个在村里瞎混了快半年的人来说还是十分简单的,再说大奎哥陪着我去村长那要地的话,有点不太好,感觉像威胁一般。
我回绝之后,大奎哥对我点了点头,跑着回家了。
三个儿时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全部离开之后,村尾的石桥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而这时我的肚子也“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我抬头透过下垂的杨柳看了看毒辣的日头,连忙向家赶。
一路经过其他家的门口,闻到里面诱人的饭香,我的肚子叫唤得更厉害了,可回到自家里,却只有冷冷的锅灶,这让我本来很高兴的心情一下不太好了。
“唉,有媳妇就是好啊!”
我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撸起袖子给自己做起午饭来。
由于早上我给月婷嫂做早餐时多做了一些,现在只需要把剩下的冷菜冷饭热一下就能吃了,十分简单。
半个小时后,我吃过午饭,拍着肚子舒服的躺在坑上准备睡个午觉,等日头没有那么毒了再去村支部向村长要地。
村长马富贵特别喜欢在日头很毒的时候去村支部吹吊扇,当然这也是他做为村长的一项权力,谁也不能说些什么。
可等我一觉醒来之后,外面的天已经开始麻麻黑了,我不由得拍了拍头,暗骂了自己一句,原来瞎混惯了,现在要上进,可不能再一睡一下午了。
现在外面的天已经麻麻黑了,村长肯定是不在村支部了,只能吃过饭后去村长家把事情和他说一说了。
还好这事在村支部和去村长家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于是我又撸起袖子开始做起晚饭来。
吃过晚饭之后,我在家坐了一会,等到村里人差不多全都吃过晚饭后,拿着中午抽剩下的半包烟,从家里出来,向村头的村长家赶去。
一路上,我遇到几个相熟的老家伙,给他们问了声好,继续向村长家走。
现在这个点,忙了一天的村民在吃过晚饭之后都悠闲了下来。
有的把大门一关,在家专心的疼起自己的媳妇来。
有的在自家门口吆喝几个人,闲聊起不知道从哪听到的八卦。
有的则在村里瞎转悠,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由于整个村的青壮年大多数都外出务工了,留在村里的不是年过四十以上的中老人,就是妇女和小孩。
我走到村口的小卖部时,看到不远处一群妇女带着自家的小孩在村口的大榕树下纳凉唠嗑,冬梅婶、玉芬婶、秋霞婶……连雪儿也在,正和一群小家伙玩着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雪儿在远处看到我之后,连忙跑了过来,把我拉到一边,睁着大大的眼睛,问。“二狗哥,明天我就要回学校了,你是来找我玩的吗?”
看着雪儿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我连忙点了点头,说。“是啊,你给我买了衣服,我是专程来谢你的。”
我知道雪儿误会了,但现在肯定是不能承认过来是找他爸谈要地的事,既然雪儿误会了,那就让误会继续下去好了,确实雪儿给我买了衣服,我也应该给她买点什么做为回礼才好。
雪儿听我这么一说,小脸一红,低着头说。
“没事,没事,二狗哥,那衣服你喜欢就好。”
“肯定喜欢啊!”
我说着从怀里掏出五块钱来,递给雪儿。
雪儿一看,连忙摆手说。
“不要钱,衣服是我送给你的。”
我笑了笑说。
“谁说要给你买衣服的钱了,我本来是想给你买点文具谢谢你的,你也知道村里没有这些卖,我就只能把买文具的钱给你了。”
我这样一说,雪儿还是不接我手上的钱,反而说。
“那你下次赶集的时候买回来送我,钱我不要。”
“好、好、好!”雪儿都这么说了,我只好把钱放回了口袋里。
“雪儿!”一旁雪儿的妈妈冬梅婶发现女儿不见之后,马上叫了一声。
“在这呢!”
雪儿大声的回了一句,对我说,“我妈找我,我过去了。”
“嗯!”我点了点头,就在雪儿转身离开时,突然伸手拉住了好白白、嫩嫩的小手。
手被我拉住,雪儿转过头来,低着头,红着脸问。
“干嘛啊?”
我下意识的捏了一下她柔若无骨的手,放开手,说。
“没事,就想再看看你。”
“坏蛋!”雪儿白了我一眼,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雪儿一离开,我转身就向小卖部走去,刚才没有问雪儿他爸在不在家,现在她跑开了,只能进店问一问丁香嫂子了。

第八章 要地


我侧身从小买部半开着的门走进店里,发现小买部里没有其他人,昏黄的灯光下只有丁香嫂子背对着我、低着头趴在柜台上写着什么东西,应该是进货单或者账单之类的东西。
而此时丁香嫂子好像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只是简单的罩着一件白色长衫,里面黑色裤头隐约可见。
而更要命的是丁香嫂子是背对着我,趴在柜台上,那黑色裤头和硕大的屁股正对着我,让我一看之下,整个身体一股热气向下一冲,下面立刻支起了大帐蓬。
一旁正在写东西的丁香嫂子感觉到了异常,转头一看,发现我之后,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啊……!”的一声惊叫,立刻转身大声的问。
“二狗,你怎么进来的?”
“我……”我指了指半开着的门。
“丁香嫂子,小声点,不然别人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虽然外面不远处那些大人和小孩子的唠嗑打闹声震天,但丁香嫂子声音尖细,真把他们招来的话,对我们都不好,虽然我们真没做什么,但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可最喜欢传的就是这些事!
再说我今天真没对丁香嫂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想问问她,她公公马富贵在不在家。
“我不是把门给关了吗?你、你……”
丁香嫂子用右手指着我,声音慢慢小了下来,她也知道把那些人引过来会不好。
“你快出去,我要关店了。”丁香嫂子小声的说。
可现在的我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下面竖立的帐篷更大了!
因为丁香嫂子现在穿得太单薄,再加上她为了奶孩子方便没有戴奶罩,她一转过身来,那两团白白的木瓜奶子以及那两棵黑中带红的葡萄一下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面前,并且贴着左边葡萄的衣服上还有一小团白白的东西。
我在把话说完之后,下意识的一瞟之下,立刻眼眸一缩的愣在了原地。
“啊!”
丁香嫂子小声的一声尖叫,双手在胸前一环,把无限春光给裹了起来。
将重要部位遮住之后,丁香嫂子愤怒的对我说。
“二狗,给我滚出去。”
“好、好、好!”
我立刻回过神来,低着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丁香嫂子,我真的什么也没看到啊!”
就在我侧身刚跨出小买部时,我突然想起进小买部的正事来,转头看着地面,小声的问。
“丁香嫂子,村长在家吗?”
丁香嫂子听到我的话后,过了一小会才回。
“在,正在堂屋里逗小宝玩。”
听到丁香嫂子的回答后,我小声的说。
“丁香嫂子,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进小买部是想问一问村长在不在,我找他有点事。”
把话说完,我快步的向村长家的大门走去,其实这个小买部也能进到村长家的院子里,但现在我刚和丁香嫂子闹了这么一出,她肯定是不会让我从小买部直接进去的。
而出了小买部,我一边向村长家的大门口走去,一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不能在见到村长之后下面还支着帐篷啊!
可刚才的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一直在我脑海中回荡,弄得我到了村长家的大门口,下面支着的帐篷依然还没有消。
我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在村长家的门口徘徊了尽十分钟,才进了村长家。
村长家的大门没有关上,我进了院子之后,隐隐听到村长逗小宝的声音。
“小宝看这里!”
“小宝真乖!”
“小宝要不要坐木马啊!”
走到村长家的堂屋外,我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里面正在逗小宝的村长一听,连忙问。
“谁啊?”
我一边走进堂屋,一边回答。
“村长,是我张凡。”
“哦,原来是二狗啊!”看到我之后,村长眯了眯眼,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村长,抽根烟!”
我递了一根烟过去。
村长瞟了我递过来的烟一眼,摆了摆手。
“说事,说事!”
我知道是村长看我的烟太便宜了,不想抽,于是只得收起烟说。
“村长,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整天瞎混,是不!”
“哦!”村长一听,张了张嘴说,“二狗,你受什么刺激了吗?”
我可是河口村出名的混了,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自然让身为河口村村长的马富贵十分惊讶,只能推测我是受了什么大的刺激才有这么大的转变。
“村长,我看大奎哥都结婚了,我也要醒点事了!”我也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只好这样解释。
“哦,原来是想讨媳妇了啊!”村长马富贵瞬间明白过来,“这是好事啊,可你找我……,哦,你是不是想拿那笔补偿费……”
“不、不,村长!”我摇了摇头,连忙说,“我是想把我家的地要回来种地。”
村长马富贵一听,皱了皱眉头,说。
“你真的不想娶媳妇吗?要知道你把那笔补偿费拿给我,我保证你能娶上一个黄花大闺女。”
要是你能把你幺姑雪儿嫁给我,我就把补偿费给你!
我在心里想着,但肯定是不会说出口的,而是说。
“谢谢了,村长,现在我还小,等我种两年地大一些之后再说。”
村里许多人都惦记我手上的那笔补偿费,村长马富贵虽然没有明着惦记,但传出我手上的补偿费有很多的肯定是他,因为补偿费到底有多少全村没几个人知道,他就是其中之一。
“这样啊!”
村长看我态度这么坚持,皱了皱眉头,问,“你真的想种地?”
“嗯!”我点了点头。
“可你知道不知道种地可是很累人的啊!”村长提醒。
“没事,我爹对我说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连忙说。
死去的养父在教我木工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这句话,虽然我不能太理解吃苦和成为人上人这两个没有啥关系的事怎么说能被他们说得这么有关联,但他们大人喜欢用这句话。
“哦!”村长听我说出这句话,眯眼看了我一下,说,“既然这样,你就要等一等了,因为你家的地现在被老栓家种着,只有秋收之后,才能给你,不然你得赔些钱给他们!”
“秋收之后就秋收之后,我现在说也是想村长先给他们通通气!”我点了点头,说。
“那好,我明天就跟老栓家说去!”村长一听,答应得十分爽快。
既然事谈完了,我和村长又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我刚转身走了没两步,村长突然叫住了我。

>>>>本文《乡0村艳情》全文在线阅读<<<<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